<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490章 大人物
    第490章大人物

    “咳咳,考核之事,恐怕是有人故意夸大其詞罷了,我也就僥幸才勉強通過考核。”秦逸塵干咳兩聲,笑著說道。

    的確是僥幸。

    如果換成是上一世的他,是絕對不可能在被刁難的情況下,還能進入十方丹府的。

    “少跟我扯,我親口听那個負責考核的家伙說的,他可沒膽量在我面前說謊。”

    而秦逸塵隨口捏造的借口,直接是被這個美貌的女子給戳穿了。

    現在,關于秦逸塵的版本,外面不知道有多少,但是,那個負責考核的中年導師卻最清楚秦逸塵到底有沒有作弊,事情的經過,是不是夸大其詞。

    不過說實在的,她是有些不信的,不然,也不會一而再再而三的詢問秦逸塵。

    眼見才為實!

    所以,她一直慫恿秦逸塵參與到丹會里面去。

    但是,秦逸塵這家伙卻油鹽不進。

    因為,他壓根對那丹會的獎勵沒有任何興趣。

    如果獎勵換成是焚心果的話,那都不用她來慫恿,秦逸塵也會參加。

    不過,秦逸塵想要置身事外也不可能了。

    因為,東臨宗已經盯上了他。

    再怎麼樣他也不過就是個新人。

    想當年田良在丹府內還擁有長老之位,也就是在這丹會上,被東臨宗用手段廢了。

    在看到東臨宗陣營的幾個人有朝著秦逸塵靠近的時候,整個丹會,頓時氣氛就變得有些詭異,甚至,讓開一條道路來。

    這一變故,讓場面上的目光大部分都集中了過來。

    為首的是段圈。

    他得到了東煬的旨意,顯得有些肆無忌憚。

    “呃……”

    不過,在段圈看到站在秦逸塵身邊的那個女子後,頓時僵直在原地。

    而跟隨在段圈身後的那些個東臨宗陣營的煉丹師,也接連變色,甚至有幾個還顯得有些慌亂。

    “這家伙到底是誰?”

    秦逸塵不由瞥了身邊笑意盈盈的女子一眼,眼中好奇之色更濃了。

    或許,是因為時間的關系,當年他來到這里的時候,是幾十年後,如今提前了幾十年,當然會出現他不知道的人物。

    “咯咯,你們繼續。”

    就在段圈他們擔心這女子會站在秦逸塵這方的時候,女子輕笑著與秦逸塵拉開了一段距離。

    秦逸塵嘴角不著痕跡的抽了抽。

    他很明白這女子的用意,就是想要逼自己展露實力。

    “嗯?”

    本來想退回去詢問對策的段圈,頓時站在原地也蒙圈了。

    直到,看到女子退開後,他才反應了過來。

    原來,這女子並沒有要幫秦逸塵的意思。

    “看來,這年輕人還是在劫難逃!”

    “不知道會不會踏上田良的老路……”

    看到這一幕後,從人群中便是傳出一些議論之聲。

    在他們看來,就算眼前這個少年實力不凡,天賦異稟,但是,也絕對不可能對抗東臨宗這尊龐然大物。

    然而,即便是所有人都不看好秦逸塵,面對如此幾乎在眾人看來是絕境的境地,他依舊微笑以對。

    在他臉上,沒有慌亂。

    “府主到!”

    就在雙方即將發生踫撞的時候,一個洪亮的聲音突然響徹,整個丹會場面都安靜了下來,目光也全部轉移了到了聲音來源處。

    一行人走了過來。

    在那行人最前面,他們看到了那許多年都沒出現的神秘府主。

    頓時,本來坐著的兩位客卿長老也都站了起來,迎接府主的到來。

    別看兩位客卿風光無限,掌管丹府大小所有事物,權力滔天,但是,府主,卻可以剝奪他們身上的權力。

    這讓他們不得不敬重府主。

    不過此時,府主身邊卻站了幾道陌生的身影。

    其中一人,甚至與府主並列走在前面。

    這讓所有人心中一動。

    雖然他們對那人很陌生,但是,能與府主並列,顯然也不是什麼簡單的人物。

    而在兩人身後跟著的那幾個人,明顯就顯得很年輕,大概都是二十來歲的模樣。

    雖是年輕,但是,他們看向眾人的時候,眼眸內明顯流露出一些……不屑一顧?

    高傲,寫在了他們臉上。

    那高人一等的姿態,讓眾人都不由大皺眉頭。

    “府主!”

    最先迎上去的是兩位客卿長老,隨後,眾長老也紛紛走了過去。

    “等會在和你算賬!”

    段圈對著秦逸塵冷哼一聲,也走了過去。

    在府主面前,可沒有人敢造次。

    “嗯。”

    府主只是淡淡的對兩位客卿長老點了一下頭,然後,就與那幾個人走上高台。

    在他們兩人落座後,那幾個年輕人則是站在那神秘大人物的身後。

    顯然,這些年輕人是他帶來的。

    “申兄這十方地域可謂是地杰人靈啊,不錯,不錯。”

    那大人物砸了一下嘴巴,口中說著恭維的話,但是,卻沒有夸贊的意思。

    “哪里比的上文兄的白雲地域。”

    府主回了一句,臉色很平靜,看不出情緒的波動。

    听到兩人的交談,眾人心中不由一震。

    顯然,這是一位與府主身份不相上下的大人物!

    “早就听聞十方地域內有一株堪比藥王的焚心果樹,不知道申兄能否讓為兄見識一下?”

    大人物一句看似無心的問話,卻道明了他的來意。

    焚心果樹!

    而他身後的那幾個年輕人,眼眸內也是流露出一抹火熱。

    看來,他們是為了焚心果而來。

    焚心果,雖然不是藥王,但是,對于煉丹師來說,絕對與藥王不相上下,如果能得到一枚,對于他們來說絕對有巨大裨益。

    “那估計要讓文兄失望了,焚心果樹,可不是觀賞之物。”

    府主呵呵一笑,滴水不漏的婉拒了他的要求。

    “你這人好不識抬舉,我們千里迢迢而來,難道這就是你們十方地域的待客之道嗎?”

    那大人物身後,一個年輕人站了出來。

    府主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頓時,他就如遭雷噬,身軀一顫,連續倒退四五步。

    雖然沒有摔倒,但是卻也是冷汗淋灕。

    這時,他才想起,眼前的人,可不是他能夠挑釁的。

    這還僅僅只是看了一眼而已,若是出手的話……想到這,他臉色更白了幾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