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486章 暗潮涌動
    第486章暗潮涌動

    十方丹府內,暗潮涌動。

    田良舉薦了一個天才進入丹府的消息,很快就在丹府內傳開了。

    各方反應皆不同。

    誰都知道,田良是什麼人。

    說起來,東臨宗沒有去管田良,也是認為,田良絕不可能翻身,但是,在這件事情發生後,卻容不得東臨宗不重視了。

    原因,當然是在考核的時候,里面的一些情況被傳出去了。

    很快,那個中年導師就被各大陣營叫去詢問。

    在這些巨頭面前,那中年導師當然不敢隱瞞什麼,甚至連故意刁難的一些細節也說了出來。

    當真相擺放在所有人面前的時候,卻是那麼的讓人難以接受。

    一炷香時間內煉化鐵心果!

    一炷香時間內辨別十瓶復雜的混合藥液!

    數分鐘內煉制五品以上的五級丹藥!

    任何一條,能做到的,都能被稱為天才。

    然而,這三條卻集中在一個人身上。

    不過,也就是因為,這些成績都太過耀眼了,很多人都覺得是夸大其詞。

    也的確。

    就算是丹府長老級別的人物,估計要做到其中一條都很難,何況,那對象還是一個不滿二十歲的少年。

    很多人都當做是笑談。

    當然,也有人放在了心上。

    比如,北冥,西戈,東臨,三大陣營。

    東臨就不用說了。

    本來,當年田良是有望成為客卿候選人的,但是,就是因為不願歸附與他,所以,東臨宗就暗下毒手。

    這若是給田良翻身,對東臨宗而言,絕對是一種挑釁,而且,對東臨宗在丹府內的地位,也會造成一定的威脅。

    田良。

    是十方丹府內散人煉丹師的核心人物,只要給他時間成長,他是有一爭客卿之位的實力的。

    北冥宗和西戈宗這兩大陣營,暫時選擇了觀望。

    這事情太詭異了。

    沒有一點征兆。

    誰都知道,一個煉丹師,就算是天賦再好,若是沒有資源,是絕對成長不起來的。

    每一個天才煉丹師身後,都有一個不容小覷的勢力在支撐。

    同樣的,現在出現的這個年輕天才也一樣。

    那麼問題來了,他,為什麼要選擇讓田良舉薦他進入十方丹府?!

    他去找田良,說明,他清楚田良的身份,難道他就不畏懼東臨宗嗎?

    要知道,現在兩大客卿,其中之一,就是來自東臨宗。

    還有一位,則是來自北冥宗。

    雖說就算是客卿,也不能明著使絆子,但是,暗地里隨便用些手段,卻很容易。

    第一步,當然是試探。

    自從上次田良的事情發生後,府主大怒,當初涉事的人,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懲罰,以致東臨宗雖然獲得了客卿之位,但是,其勢力也被很大程度的削弱。

    所以,大張旗鼓,東臨宗是不敢了。

    若再被削弱一次,那客卿之位絕對不保。

    畢竟,一旁還有西戈宗在虎視眈眈。

    很快,機會就來了……

    丹會。

    是十方丹府內,每年舉行一次的聚會,任何人,都可以參與。

    當然,說是說任何人,但是,長老級別以上的人物,一般是不會參與進去的,所以慢慢的,丹會就成為了年輕煉丹師的主戰場。

    每一次的丹會,都是各大勢力互相的踫撞,而,若是能拿下丹會第一,將能獲得一次府主指點的機會。

    這對于任何人來說,都是難能可貴的。

    特別是對于年輕的煉丹師來說,這絕對是無價的。

    府主,不僅僅只是丹府主宰者,他的實力,他的閱歷,都是無人能及的。

    特別是閱歷。

    比如,當初天麟王國的古冶大師,就是因為閱歷有限,始終難以邁出那最後一步,而秦逸塵,卻能一句話就點醒他。

    這就是閱歷的可貴之處。

    ……

    秦逸塵暫時住在了十方丹府內。

    田良雖然被廢了,但是,他長老的身份還在,安排個住處,並不困難。

    住下後,田良沒有離去,反而是既緊張又激動的看著秦逸塵。

    在一開始的時候,他是抱著死馬當做活馬醫的心態,但是,現在卻完全不一樣了。

    從考核的情況來看,田良甚至覺得,眼前的少年,似乎並不弱于當初巔峰時期的自己多少,相反,在識藥和煉丹方面,他覺得,秦逸塵甚至超過了自己!

    這是一個駭人的事實!

    想當初,他田良在丹府內也是頂著諸多頭餃,比如,散人第一天才,驚才絕艷的煉丹天才……等等,數不盡數。

    畢竟,他沒有依附于任何一個勢力,在資源貧瘠的情況下,還能爬到長老的位置,就足以證明他的天賦了。

    但是,這一切和秦逸塵一比,卻顯得很蒼白。

    “田長老別著急。”

    雖然他沒有說話,但是,秦逸塵卻清楚他想要說什麼,隨後,他拿出一卷紙張,遞給田良,“需要的藥材都在這上……”

    “唰!”

    他話還沒說完,手中的紙張就被田良一把搶了過去。

    但是,在田良打開紙張,看到上面一連串的藥材名字後,頓時,眉頭越蹙越緊,到最後,化作一聲嘆息。

    這紙張上面的藥材……不說現在的他,就算是當年巔峰時期的他,想要聚齊,都不是一件輕容易的事情。

    田良只能苦笑。

    “田長老只需要把那些普通的藥材準備好就行了。”

    秦逸塵帶著一抹笑意說道。

    “哦。”

    田良眼楮一亮,看著眼前的少年,他眸光閃爍不定。

    顯然,他在猜測秦逸塵的身份。

    不過,絕對不會是那三大宗門。

    因為,他們都知道自己絕對不會依附于人下,所以不會做無用功。

    當初田良落難,不管是北冥宗,還是西戈宗,都伸來橄欖枝,但是,都被他拒絕了,現在的他,當然也不會改變。

    “那我去準備了。”

    田良有些復雜的看了秦逸塵一眼,拿著紙張,轉身走了出去。

    雖然他位置很尷尬,但是,要想弄到一些普通藥材,卻並不是什麼難事。

    “算算時間,丹會也應該就是這幾天了吧……”

    他走後,秦逸塵的視線投向窗外,眸子內噙著一抹悠遠。

    他之所以幫助田良,是因為,他當初也有過和田良一樣的遭遇,幾乎是九死一生,才讓他逃過一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