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485章 通過考核
    第485章通過考核

    不過,世事總有意外。

    還在段子海心中算盤著等下怎樣將秦逸塵弄死之時,他側面的那種聲響卻是陡然停止,同時,後者的聲音,也是淡淡的響了起來。

    “好了。”

    好了?

    段子海身軀一顫,有些僵硬的扭過腦袋,正好見到秦逸塵將一枚丹香四溢的丹藥放入玉瓶之中。

    見到那枚丹藥,段子海的臉色瞬間蒼白了起來,眼神渙散的盯著秦逸塵手中的玉瓶,腳下一軟,差點跌倒在地。

    那枚丹藥,他極其的熟悉,正是他準備煉制的紫雲丹!

    那可是貨真價實的五級丹藥啊!

    這才過了多久?!

    自己連第一份藥材都沒提煉完,他就煉制成功了?

    這一刻,在段子海心中,一種無比荒謬而又可怕的念頭升了起來,這個家伙,根本不是人!

    他才多大年紀?!

    這麼快的煉制出來,就算是他段家那兩個負責煉制紫雲丹的長老,也沒有這麼快的速度啊!

    “嗤嗤……”

    最後,一股藥材被燒毀的煙霧,從段子海身前的丹爐中升起,這才是將他從那種失神狀態中拉了過來。

    “快、快給我看看!”

    田良激動的走了過去,伸手道。

    “咳咳……那個,田長老,丹藥必須要我先看過……”

    中年導師也是回過神來,他尷尬的咳嗽一聲,說道。

    “滾一邊去!”

    田長老眉頭一皺,呵斥道。

    這個時候,他顧及不上什麼規矩不規矩了!

    身為一名煉丹師,他自然清楚秦逸塵剛才的煉丹手法是有多麼的獨特玄奧,連他的心神都被沉浸了進去,可想而知,秦逸塵用的手法,絕對比他要高上許多。

    而在這麼短時間中煉制出來的丹藥,他很好奇,會不會因為時間太短的緣故,而有很大的瑕疵呢?

    “咳咳……”

    被田長老呵斥,中年導師尷尬的咳嗽兩聲,來掩飾自己的尷尬,在不久前,他還是為了巴結段圈,而故意刁難秦逸塵,還諷刺田長老,在見到秦逸塵可怕的天賦後,他已經不敢再造次了。

    見到田長老如此激動的模樣,秦逸塵笑了笑,將玉瓶遞了過去。

    田良一把搶了過來,然後在中年導師緊張的目光中,傾斜玉瓶,一枚丹香四溢的丹藥,頓時滾落在其手掌之中。

    “這種丹香……至少是五品以上的五級丹藥啊!”

    望著田良手掌中色澤圓潤,丹香濃郁的丹藥,中年導師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聲音有些沙啞的喃喃道。

    “五品五級丹藥?!”

    在他們後方,雖然沒有臉湊過去看,但是听到這道低喃時,段圈的嘴角還是忍不住狠狠的一抽。

    五品五級丹藥。

    他要煉制,成功率也極高。

    但是,他也非常清楚,自己根本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中煉制成功!

    “導師,我算過關了嗎?”

    在震驚之中的幾人,終于是被秦逸塵的輕叫之聲拉回神來。

    “過、過關!”

    中年導師身軀猛的一顫,連忙是回答道。

    而後,他從懷中掏出一塊玉牌,遞給秦逸塵。

    “這是丹府的神識玉,只要你將精神力注入其中,你便正式成為丹府的一員了。”

    結果玉牌,一種清涼之感從手中傳遞而來,讓得秦逸塵的精神微微一振。隨後,他點了點頭,隨手將它塞入懷中,沒有多問。

    這神識玉,便是進入丹府的標志。

    不過,這可不是普通的玉,它乃是丹府用一種特殊的藥液長期浸泡過之物。

    長期戴在身上,能讓人神清氣爽,精神倍增,甚至,在煉制丹藥時,它還能增加佩戴者的敏感度,從而能夠更好的控制溫度,提高煉制丹藥的成功率。

    可以說,無數煉丹師為了擠入丹府,也有幾分沖著這東西來的緣故。

    “走吧。”

    秦逸塵對著田良笑著說道,而後,根本沒有搭理段圈兩人,徑直是對著下方走去。

    “這小子……”

    望著秦逸塵的背影,段圈的眼眸微微眯起,在那條細縫之中,有著一道駭人的精光。

    秦逸塵給他的威脅實在是太大了,在這般年紀,有這等實力,若是在他的陣營之中,那他做夢都會笑醒。

    不過可惜,田良推薦之人,注定不會被他所用……

    “既然不能被我所用,那留著你遲早也是一個禍害!”

    段圈心中暗暗算盤著,以秦逸塵的天賦,若是不早點解決掉他,萬一被上面幾個大人物發現了,恐怕他再想要動手,就晚了。

    對于從段圈身上隱隱傳蕩出的暴戾波動,那個負責考核的中年導師也是有所察覺,不過,做人圓滑的他,可不敢在這個時候再去和段圈說些什麼。

    萬一段圈將怒火傾瀉到他身上,那就得不償失了,而且,最為重要的是,現在在他心中,秦逸塵與段圈,已經有些難以取舍,不知道該去巴結誰好了。

    “咦,下來了?”

    而隨著田良與秦逸塵從二樓大廳出現,緩步走了下來,在一樓的眾多煉丹師目光都是投射了過去,在見到是他們兩人時,眾人的眼瞳都是微微一縮。

    “那小子怎麼一點事都沒的樣子?上面不是有段長老在嗎?”

    “是啊,段長老和田長老素來不合,他們怎麼會完好無損的下來了?”

    而在見到兩人緩步走下來時,眾人都是忍不住猜疑道,不少人都是知曉,段圈就在田良他們前不久上去的。

    “難不成,那小子通過考核了不成?”

    這時,突然有人猜測道,不過,他的話剛落音,便是被人否定了。

    “開什麼玩笑,段長老會有那麼大肚量?有他在那,田長老推薦的人怎麼可能進得了丹府。”

    “噓,你聲音小點,這話傳到段長老耳中,你還想不想在丹府中混了!”

    ……

    對于那些喧嘩之聲,秦逸塵自然是听到了。

    “看來,剛進丹府,便是被人惦記上了啊。”

    秦逸塵心中低嘆一聲,他也知道,雖然通過了考核,但是段圈定然不會輕易的放過他。

    不過,既然選擇了讓田長老推薦他進丹府,將要面對的排擠,他心中早就有所準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