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483章 對答如流
    第483章對答如流

    “段子海,第二關成功識別出八種藥液,通過!”

    隨著考核導師的一聲輕喝,段圈也是滿意的點頭,而後,他趾高氣揚的對著田良嗤笑一聲,道︰“怎麼,田良,不能搞小聰明,你們就沒轍了?”

    的確,在這一項考核上,根本沒有作弊的可能性。

    因為,所有藥液,都是那中年導師才配置出來的。

    田良沒有說話,不過,深深皺起的眉頭,卻顯露出了他內心的擔憂。

    本來,他對秦逸塵一直都保留了一絲希望,但是,剛才秦逸塵對待考核的態度,卻讓他很是失望。

    因為,在他看來,秦逸塵那舉動明顯是自暴自棄了。

    不過,田良心里明白,這當然不能怪秦逸塵。

    哪怕是他自己,也不可能在短短的一炷香內分辨出那其中八瓶藥液的成份,何況是秦逸塵這個年輕人。

    “輪到你了。”

    原本一臉奉承的中年導師,在轉向秦逸塵後,頓時又變成了一張刻薄的長臉。

    “嘿嘿。”

    段子海和段圈都是發出輕蔑的笑聲,都是在等待秦逸塵出糗。

    “走吧。”

    田良輕嘆一聲,不忍心看到秦逸塵備受侮辱,拉了一下秦逸塵,想要退出去,但是,卻發現,秦逸塵依舊不動聲色,而且,並沒有要隨他離去的意思。

    “你……”

    田良還想說什麼,但是,卻看到秦逸塵投來一記眼神,頓時,他內心猛的一顫,“難道……”

    “不可能!”

    似乎是想到了一種可能性,但是,很快就被田良自己否決了。

    絕對不可能!

    因為,秦逸塵只不過是輕嗅了一下每一瓶藥液而已,難道,就憑那一嗅,就能辨別出來了?!

    就算是以藥為伍的那些老藥師都不可能做到。

    “噗嗤,他竟然還想垂死掙扎,哈哈……”

    見狀,段子海更是嘲笑出聲,但是,秦逸塵卻只是看了他一眼,也不惱怒,而是指向第一瓶藥液。

    “這第一瓶藥液,是由四種不同的藥材混合而成,分別是,烏金藤,約加入了三兩左右,血雲草,加入了一兩上下……”

    隨著秦逸塵的開口,最先變色的是那中年導師。

    或許,段子海他們還會認為秦逸塵是在胡說八道,但是,他卻不同。

    這些藥液是他配置的,他當然比誰都清楚。

    他是怎麼也沒有想到,秦逸塵不僅僅是識別出了混合在一起的藥材,而且,竟然連分量都說的絲毫不差!

    這簡直……太可怕了!

    中年導師甚至感覺頭皮發麻。

    “我說的對不對?”

    直到,秦逸塵收聲,詢問,他才回過神來。

    看著眼前完全沒有半點慌亂的少年,他眸光流轉不定。

    “是何年月的烏金藤,是何年月的血雲草……”

    原本在等待他否決的段圈,段子海,突然,听到中年導師口中吐出這麼一番問話,頓時都不有一楞。

    “一年半左右的烏金藤,四月天采摘的血雲草尖……”

    秦逸塵依舊淡然處之,有條有理,口齒清晰的回答著。

    “怎麼……”

    段圈還想詢問什麼,但是,在看到中年導師那張陡然變色的臉龐,頓時內心也不由一顫,“難道他說的是對的?”

    事情的經過,他可是看的一清二楚。

    秦逸塵只是那麼輕微一嗅而已!

    若是真的就將混合的藥材,甚至分量,甚至年月都分辨出來……那就未免太夸張了。

    這份能力,段圈自問,自己是做不到的。

    雖然,給他時間,他還是能分辨出來,但是,絕對不會如此輕松。

    “導師……”

    段子海下意識的叫了一聲,中年導師卻充耳不聞,而是繼續對秦逸塵追問,“那這一瓶呢?”

    他隨便拿起其中一瓶。

    “這是由五種藥石混合而成,里面,加入了少量銀光石……”

    “這一瓶呢?”

    “這是由兩種藥材混合而成……”

    秦逸塵對答如流。

    相比他的輕松,那中年導師卻是汗如雨下,他和秦逸塵之間的身份,似乎顛倒了過來。

    直到,最後一瓶。

    “怎麼可能……”

    中年導師一臉驚愕的看著秦逸塵,感覺腳下發軟。

    竟然十瓶全部答對,讓他根本找不出瑕疵!

    他雖然沒有說秦逸塵有沒有答對,但是,他臉上的神色,卻說明了一切。

    “嘶!……”

    田良忍不住輕吸一口涼氣,眼眸內,被驚駭所充斥。

    他也並不看好秦逸塵,還以為其是自暴自棄了,卻沒有料到會是這樣的一個結果。

    “妖孽啊!”

    他只能這樣形容了。

    甚至,他對秦逸塵的那個承諾也怦然心動。

    或許,自己識海的創傷真的能痊愈也說不定呢?

    別人是做不到,哪怕是丹府長老級別的人物都做不到,但是,現在秦逸塵就已經做到了長老級別都難以做到的事情。

    這讓他們都懷疑,秦逸塵是不是從小就在藥罐子里面泡著長大的,不然,怎麼可能如此清楚藥理。

    只是那麼一嗅,就能洞察一切。

    然而,這些對于秦逸塵來說,卻不過是小兒科而已。

    開什麼玩笑,他可是站在丹道巔峰的丹聖,不說這中年導師最多才混合了五六種不同的藥材在里面,就算是上百種混合在一起,秦逸塵一樣能夠輕松的分辨出來。

    不過,即便是這樣,已經是讓段圈他們感到難以接受了。

    什麼丹道天才,什麼丹道奇才,處于十方丹府的他們,見識過不少,一個個天賦都非常驚艷,但是,和眼前的少年相比,似乎,卻顯得那麼的黯淡無光。

    或許,他已經脫離了天才和奇才的範疇。

    段子圈也不說話了,臉色極其難看。

    段圈也是如此。

    本來是想著靠這第二項考核,讓秦逸塵知難而退,並且讓其出糗,但是卻沒有想到,讓其鋒芒畢露。

    到了現在,段圈他們就算再笨也明白,是阻止不了秦逸塵進入十方丹府了。

    “通……通過……”

    簡簡單單的兩個字,中年導師卻說的很沉重。

    他復雜了看了一眼段圈和段子海,心中頓時浮生起一抹深深的懊悔。

    但是,現在說什麼都已經晚了。

    人,已經得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