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477章 教秦逸塵煉丹
    第477章教秦逸塵煉丹

    “唉……”

    田良嘆息一聲,對秦逸塵說起一些注意的事情。

    “如果你考核成功,進入十方丹府,一定不要摻和到那些勢力的斗爭中,否則的話,你極有可能成為送死的炮灰。”

    “當初我在十方丹府,一直小心翼翼,才熬到成為長老……不過,最終也沒能避免……”

    提到這事,田良頗為感慨,但是卻一點辦法也沒有,十方丹府中各方派系的爭斗,太過于復雜。

    只要卷入其中一個派系之中,前途極有可能會被毀滅,當初他好不容易成為一個長老,但是,成為長老之後,斗爭利益變得更為復雜,最後,背後沒有派系的他,才淪落成現在的這般模樣。

    若不是當初府主出面,他根本難以存活下來。

    說到十方丹府府主,這個位置,從來都不是從這片地域選出的。不然,十方丹府內那些勢力,早就因為爭奪府主之位失控了。

    在這片地域,在十方丹府內,府主的地位,無人敢挑釁,哪怕是三大宗門!

    “嗯,我會注意的。”

    對于這些,秦逸塵也極為清楚,不過,他口中雖然這般說,但是心里卻暗自搖了搖頭,只要踏入十方丹府,各種利益的爭斗,他又如何能夠做到置身事外。

    而且,似乎事情並沒有田良想的那般順利。

    “成何體統,竟然連乞丐都放進來!”

    在剛一踏上二樓的樓梯,一道猶如鴨嗓子般的叫聲,從二樓大廳中傳了出來。

    听到這道聲音,下方不少人的眼眸都是微微一眯,仿若是想到了什麼一般,戲謔的視線對著二樓看了過去。

    在二樓在大廳中央的位置,一個與田良差不多大年紀的老者負手而立,此時,他正望著田良,臉上的譏笑之色,沒有半點遮掩。

    而在此人的身後,還有著一個約莫二十歲的男子,仿若也是知曉田良的身份,他的嘴角也是有著一抹嘲諷之色。

    “段圈?”

    見到這個老者,田良的眉頭忍不住一皺,面色變得有些陰沉了起來。

    這個段圈,也是十方丹府的一名長老,素來與田良不合,在丹府中爭鋒相對之事,並不少見。

    而隨著田良的落魄,段圈更是落井下石,若不是府主開口,恐怕田良沒被東臨宗的人弄死,也被他給玩死了。

    听到段圈長老的叫聲,不少煉丹師的目光變得戲謔了起來,段圈和田良不合之事,可不是什麼秘密啊。

    “喲,原來是田長老啊,哎,人老了,竟然將田長老看成乞丐了!”

    段圈陰陽怪氣的笑著說道,那長老兩個字,更是故意咬得很重,語氣中的譏諷之色,沒有半點掩飾︰“這是什麼風,竟然把你給吹進來了!”

    這幾句話一出,讓得田良的面色變得更為難看。

    秦逸塵掃視了段圈與他身後的男子一眼,眸子深處,也是有著一抹寒芒閃過。

    雖然田良並沒有和他說後者的身份,但是在他記憶中,對于這兩個人,他心中可是無比的熟悉啊。

    特別是那個男子,在看到他時,秦逸塵甚至差點忍不住心中的躁意……

    這個約莫二十歲左右的男子,名為段子海,乃是段圈家族年輕一輩中最為優秀的煉丹師。

    在秦逸塵因為趙雅柔推薦進入十方丹府之時,後者在十方丹府中已經聲名赫赫。

    而後,因為趙雅柔的事情,那家伙沒少給秦逸塵使絆,甚至有一次,秦逸塵與趙雅柔差點死在他手中。

    “段子海,上一世讓你死得那麼輕松,真是莫大的遺憾啊……”

    秦逸塵心中暗嘆道。

    “段圈,你怎麼在這里。”田良深吸一口氣,壓抑著心中的躁意,沉聲問道。

    “我怎麼在這?這話不是我問你才對嗎?”

    段圈嗤笑一聲,帶著一抹戲謔的目光落在秦逸塵身上。

    “看來你是舉薦這小子來丹府啊?真是好巧……”段圈打量了秦逸塵一番,笑著說道。

    在他身後的段子海,眼中也是有著一抹不還好意的色澤閃動。

    “兩位長老,如果方便的話,請讓他們倆過來考核吧。”

    在四人間氣氛極其詭異時,一道輕咳之聲從大廳中傳來。那開口之人,正是負責考核的導師。

    “壞了!”

    听到這句話,田良心中猛的一突。

    若是正常考核,他對秦逸塵還是有著幾分信心,但是,怎麼也沒想到,這一次竟然這麼巧,正好遇見段圈推薦之人也來考核。

    以段圈的性子,恐怕兩人同時考核,不會如同平時考核那般正常啊。

    “哈哈……”

    見到田良眼中異芒山洞,段圈大笑一聲,掃了他們兩人一眼,便是帶著段子海對著考核之處行了過去。

    田良皺了皺眉頭,也是硬著頭皮跟了上去。

    “兩位,若是準備好了,便開始考核吧。”

    待到四人一起來到,在他們前方的中年導師指了指一旁的幾尊丹爐,對著秦逸塵與段子海說道。

    “我看還是分開考核吧。”

    田良皺了皺眉頭,開口說道。

    很顯然,他有些擔心段圈會吩咐那個家伙暗中使壞,從而影響到秦逸塵。

    听到這話,中年導師猶豫了一絲,不過卻也不好說什麼,畢竟,田良名義上,還是丹府的長老啊,這種要求並不過分。

    “不用分開了,浪費時間,就一起考核吧。”

    不過,段圈就並沒有打算如此輕易放過他們的意思,他話語中,有著一種不容抗拒的命令之色。

    在段圈的喝聲下,那個中年導師糾結了一下,明顯偏袒向段長老這邊,畢竟,一個是識海受創,用不了多久就會成為一個廢人的長老,而另外一個,是一名不折不扣的人級巔峰丹師,任誰,都知道該如何取舍。

    “你!”

    見到段圈故意攪亂,田良胸口一悶,剛欲說什麼,卻是被一只手臂拉著,停下了後面的話語。

    “田長老,分開考核是有點浪費時間了,我看,就依段長老的意思,一起考核吧。”

    秦逸塵嘴角勾著一抹笑意,對著田良說道。

    “哈哈,一個毛沒長齊的小子都比你懂事啊!”

    段圈大笑一聲,旋即對著身旁的段子海道︰“子海,這小子如此懂事,等下你可不要吝嗇,多教教他怎麼煉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