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476章 進丹府
    第476章進丹府

    有些人,注定默默無聞。

    有些人,卻注定被人們記住。

    若是前路布滿了荊棘就停止不前的話,那就注定只能默默無為。

    迎難而上,或許,你會頭破血流,但是,只要有這個勇氣,你就已經脫離了平凡。

    ……

    十方丹府,坐落在十方古城中央位置,它猶如一尊城中城一般,巨大高聳的圍牆,將內外隔絕開來。

    在繁華街道上,不時的有著一道道目光投射向從其中進出的煉丹師身上,目光之中盡是羨慕,尊崇之色。

    幾千上萬年來,從十方丹府中走出無數優秀的煉丹師。

    在悠久歲月的沉積下,十方丹府中也是有著無數令煉丹師們眼饞的配方和精神力修煉法門,但是,無奈十方丹府招收的條件太過苛刻,讓得很多人唯有望而興嘆。

    田良與秦逸塵很快便是來到十方丹府之前。

    望著眼前猶如一個城門一般的通道,田良的面色變得有些糾結了起來,他的眸子,也是有著迷茫之色涌動。

    雖然他一直生活在十方古城中,但是,他已經記不清有多少年沒有來到這個地方了。

    並不是他沒有資格進入其中,而是因為十方丹府中各種派系交錯,他一個識海被創的長老,進入其中,只會徒增嘲諷罷了。

    “前輩,這里才是你應該在的地方。”

    在田良神思間,秦逸塵堅定的聲音卻是落入他的耳中。

    听到這道聲音,田良的身軀顫抖了一下,眼中迸發出一道駭人的精光,不過,這道精光轉瞬即逝。

    “走吧。”

    田良苦笑一聲,然後身形便是對著那座城門走去,秦逸塵目光一掃,然後也是迅速的跟了上去。

    在剛一踏入城門的範圍,秦逸塵便是發現,有著眾多的目光對著自己與田良投射而來,不過,那些目光,基本上都是帶著輕蔑和譏笑。

    所幸,田良這些年來受到的侮辱夠多,面對這些異樣的目光,他仿若沒有察覺一般,徑直走入城門中,對著其中一座高樓行去。

    本來他還有些擔心秦逸塵會因為受不了別人的這種目光,而惹出什麼事情來,不過,在他看到秦逸塵那比自己還要淡然的臉色後,他便是明白,是自己多慮了。

    這個小子,真是讓他有些看不透啊,從先前輕松擊敗那麼多東臨宗之人,便是不難看出,秦逸塵的實力不弱。

    而擁有如此實力之人,面對這麼多異樣的目光,竟然沒有一絲的浮躁,這不由的讓田良暗暗吃驚。

    這等心智,竟然出現在一個如此年輕的少年身上。

    見到秦逸塵的態度,田良對于他所抱的希望,不知不覺的又多了幾分。

    田良前進的步伐,最終在一座顯得磅礡大氣的建築物前停了下來。

    秦逸塵也是停下腳步,目光望向前方這座巨大的建築,它的造型別致,整個外形大致的看起來,就猶如一尊放大幾百倍的丹爐一般,在建築物之上,還有許多猶如通風口一般的窗戶,在最上面的房頂,更是猶如丹爐的頂蓋一般,遮掩而下。

    最後,秦逸塵的目光落在建築物大門的正上方,那里有著一塊巨大玉石牌匾,三字古樸的字體,閃爍著隱晦的波動。

    “十方閣!”

    秦逸塵嘴中輕喃一聲,這里便是所有想要進入十方丹府之人,必須經過的考驗之處。

    不論是推薦、考核,還是日後一些十方丹府的任務,都是在這里進行。

    田良和秦逸塵的出現,也是引起了不少詫異的目光。在深吸一口氣後,田良無視那些目光,腳步一邁,便是對著其中踏了進去。

    十方閣的大廳,極為寬廣,雖然在其中有著近百余人,但是卻沒有半點擁擠之感。

    似乎是听到門口一些異樣的喧嘩之聲,一些人將目光投射到了這邊,在見到乞丐裝扮的田良時,他們眼中皆是有著一抹詫異和譏笑之色,旋即又都是低下頭,各自做自己的事情,一道道竊竊私語之聲,也是悄然響起。

    “那不是田良嗎?他不是得罪東臨宗之後,都沒來過了嗎?今天怎麼過來了?”

    “不知道,不過,看他帶著一個毛小子,難不成他是來舉薦的?”

    “噗?推薦?怎麼可能有人敢要他的舉薦!”

    田良的落魄,在十方丹府中不是什麼秘密,幾乎人所皆知,他們很好奇,這個家伙怎麼還有臉面來這里。

    難道真是如那些竊竊私語聲中的那般,是來推薦人進入十方丹府的?

    不過,這些人心中都是知曉,後者雖然落魄,但是丹府並沒有取消他長老的身份,在丹府中,極其講究身份的尊卑,所以他們也沒敢上前去詢問什麼。

    對于這些竊竊私語與諷刺的目光,田良自然也清楚的听到和感受到了,他暗自搖了搖頭,帶著秦逸塵徑直對著大廳的一側走去。

    見到田良走了過來,兩個管理推薦的工作人員才是收起臉上的嘲諷之色。

    “名字,年齡?”

    在工作台上,一個中年男子懶洋洋的問道。

    “秦逸塵,十八歲。”秦逸塵也沒有在意後者的態度,答道。

    “十八歲?”

    听到這個年齡,那個中年男子眼中倒是有著一抹詫異之色閃過。

    不過,他在看了看秦逸塵身旁的田良時,輕笑一聲,隨便拿了張紙登記了一下,便是指了指大廳一側的樓梯,示意他去二樓考核。

    田良對著秦逸塵點了點頭,兩人便是在一道道異樣的目光中,對著二樓的考核之處行了過去。

    “田良長老這是故意害人嗎?”

    “呵呵,不知道那小子怎麼拉田長老回來這里的,不過,無論考核成功與否,恐怕他都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嗯,不過,秦逸塵這個名字怎麼有些耳熟呢?”

    對于下方的議論之聲,田良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秦逸塵幾眼,和他扯上關系之人,可都沒有什麼好下場啊。

    而對此,秦逸塵僅僅是聳了聳肩膀,同為這片地域巨頭之一的北冥宗都招惹了,他豈會還怕再多一個東臨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