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475章 希望的曙光
    第475章希望的曙光

    “大、大人,我本來是想趕走他的……”

    酒樓老板不住求饒道,突然,他眼光一瞥,見到秦逸塵時,他的手臂一揮,指著後者,大聲說道︰“大、大人,是那個小子硬要拉他進來的,真的與我無關啊!”

    “嗯?”

    順著他手臂所指的方向,四名東臨宗弟子的目光望了過來,在見到秦逸塵時,他們眼中都是有著嘲諷之色。

    隨後,四人帶著不懷好意的陰笑,徑直走了過去,將秦逸塵與田良圍在中間。

    “小子,第一次來十方古城嗎?”

    一個銀袍男子上下打量了秦逸塵一番,一臉輕蔑的問道。

    對此,秦逸塵先是點了點頭,又是搖了搖頭。

    只能說,這一世,他的確是第一次來這里。

    而見到秦逸塵這幕怪樣,那四個銀袍男子卻是忍不住嗤笑一聲,這個小子,已經被他們嚇傻了嗎?

    在一側,有不少圍觀者眼中都是流出一抹憐憫之色,一個善心的小子,剛來十方古城,就招惹上這等麻煩,真是可惜了。

    “小子,你知道這個乞丐是誰嗎?”

    一個銀袍男子指著田良,對著秦逸塵質問道。

    “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

    原本以為秦逸塵會連連道歉,豈不料他卻是一臉平靜,淡淡的說道。

    這般姿態,直接是讓得整個酒樓中的氣氛都是詭異的一滯。

    一個個圍觀者都是不可置信的望著秦逸塵,他們眼中盡是不可思議之色,這個少年,難道連他面對銀袍男子,代表的是什麼都不知道嗎?

    四名個東臨宗之人也是錯愕了一瞬,旋即,他們眼中便是有著羞怒之色涌現。

    雖然這十方古城是十方丹府的地域,但是,他們在這里,也從來沒被人如此無視過!

    “帶走!”

    隨著一道怒喝,一個銀袍男子便是對著秦逸塵的肩膀抓了過去。

    一爪之下,後者落入自己手心,這也是讓得他們幾個認為,這個少年只是一個沒見識,又愛多管閑事的毛小子。

    “吧嗒?”

    不過,在他剛準備拉著秦逸塵走的時候,一扯之下,後者竟然沒有半點動靜,反而是讓得他的身軀一個踉蹌,差點摔倒。

    “咦?”

    這邊的異動,也是讓關注著這邊的眾多圍觀者發現了,當即,一道道驚疑之聲悄然響起。

    好像,事情有些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啊。

    而東臨宗的這些人卻愣住了。

    實實在在的呆了,以至于短時間內他們沒有反應過來。

    竟然有人敢反抗他們?!

    這種事情,或許他們從來都沒有遇到過。

    “可惡!”

    特別是那個出手的銀袍男子,在短暫的錯愕之後,頓時化為滿腔的怒火,煞氣流露,再次出手,但是卻抓向秦逸塵脖頸的位置。

    顯然,他已經不僅僅只是想抓人了,這一抓,如果抓實了,不死也得重創!

    很多人都不忍心的閉上眼,似乎不想看到那血腥的一幕,而那些東臨宗的人,卻都是流露出殘忍的獰笑。

    他們就是要立威。

    他們要告訴所有人,敢反抗他們東臨宗是什麼樣的下場!

    田良也想要出聲提醒,但是,在他看到依舊是一臉淡然的秦逸塵後,頓時心緒不有輕輕一震。

    很顯然,眼前的少年知道他的身份,也知道這些人的身份。

    而田良想不通的是,既然這少年知道這些人的身份,為什麼他還能如此淡然處之?

    難道他就不怕東臨宗嗎?

    又或許,他是來自其他兩大宗門?

    不過,這種可能性極小。

    如果眼前的少年真的是來自另外兩大宗門,那麼,他為什麼還要找自己舉薦呢?

    這是不符合常理的事情。

    在他思索間,那銀袍男子已經抓向了秦逸塵的脖頸……

    “砰!……”

    隨著一道震響傳出,一道身影從中被震飛了出去,撞碎了數張桌椅,直到撞到牆壁上,才停滯了下來。

    “嘶!……”

    在眾人的視線落在那道被震飛的身影上的時候,頓時都不由輕吸一口涼氣,眼眸內,一片駭然。

    因為,被震飛出去的,竟然是那東臨宗的銀袍男子!

    看著那碎裂的桌椅和狼藉的一片,酒樓老板欲哭無淚,但是卻也不敢吭聲。

    能在十方古城內開店,他當然也有不俗的背景,但是,就他那點背景和東臨宗比起來,根本就什麼都不是。

    他現在只能祈禱著,眼前這些爺不要把他酒樓拆了才好。

    那些東臨宗的人臉上的獰笑凝固了下來,化為了驚愕與不可置信。

    竟然有人對他們出手了!

    “小子,你這是在找死!”

    他們對視一眼,都是怒火朝天的沖向秦逸塵。

    “砰!砰!砰……”

    接下來就是一連串的震響聲,一道道人影飛向四面八方,周圍的人都因此遭殃,紛紛逃離這里。

    “唰!”

    在解決了他們之後,秦逸塵站起身來,風輕雲淡的整理了一下衣衫,對著那也是一臉愕然的田良說道,“前輩,請!”

    田良還處于震驚的狀態,直到秦逸塵連續叫了他好幾聲,他才反應了過來。

    再次看向秦逸塵的時候,他無法在保持淡定的心態了。

    或許,眼前這個少年,真的能給他帶來一絲希望的曙光。

    難道他真的甘心于現狀嗎?!

    肯定不是的。

    他想反抗。

    但是,東臨宗卻如若一座大山一樣壓在他頭上,讓他動彈不得,甚至淪落為乞丐。

    周圍,沒有一個人能幫助他,所有人都疏遠他。

    他之所以還頑強的活著,其實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夠出現奇跡。

    而現在,這個奇跡出現了!

    田良沒有任何猶豫,他站起身來,原本微駝的腰桿也被他挺直,大步的朝著外面走去。

    或許,他此舉會引怒東臨宗,但是,他卻知道,如果他不抓住這一次的機會的話,那他這一輩子都無法翻身!

    走到了門口,秦逸塵才轉頭,對著樓上站著的魯小官微微點了點頭。

    他沒有將趙雅柔他們牽扯進來,這次,他要一個人去面對。

    他很清楚,進入十方丹府後,會困難重重,但是……他會怕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