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473章 乞丐
    第473章乞丐

    十方古城。

    城內外人群川流不息,摩肩接踵,人聲鼎沸,八街九陌。

    街道,到處都是叫賣聲,花花綠綠的商品讓人更是眼花繚亂。

    公輸芷依哪里見過這等情景,當下就跳下了馬車,擠入人群中。

    本來被擠開的人都有些怒意,但是,在看到是這麼一個冰清玉潤的少女後,怒意全消,甚至被那道輕盈的身影給吸引住了。

    “這妮子……”

    秦逸塵搖了搖頭,也並沒有去阻攔,不過,他的視線,卻一直鎖定著她,只要有什麼意外,他就會在第一時間內趕到她身邊。

    魯小官雖然沒下馬車,但是,目光卻也不斷在周圍掃過,顯然對周圍的一切也很好奇。

    雖然,他或許出來過,但是,絕對沒有來過如此繁華的城市。那些商鋪內,各種各樣的商品,讓他也是應接不暇。

    上午進城,直到近黃昏,野夠了的公輸芷依才回到了馬車上。

    而馬車內,大半個空間都被她購買的一些小物件所填滿。

    “太好玩了……”

    如果不是秦逸塵拉住她,估計她還不會收心。

    雖然人在馬車上,但是,一雙眼珠子卻一直停放在那一間間商鋪的商品上,特別是路過服飾店的時候,她更是兩眼放光。

    不過天已經要黑了,而他們卻還沒有找到住處,秦逸塵當然不允許她繼續亂跑了。

    當晚,四人隨便找了個客棧住下。

    夜間。

    秦逸塵盤坐在床榻上,思索著一些事情。

    如何進入十方丹府。

    這是他現在面臨的問題。

    十方丹府,可不是人人都可以進的。除天賦以外,還需要有人推舉才行。

    比如前世秦逸塵,就是暮光公國公會推舉的。

    而趙雅柔,也是因為趙家擁有推舉名額,才進入十方丹府的。

    所以,現在秦逸塵必須要找個推舉人才行。

    當然,以他的天賦,找個推舉人是沒多大問題的,但是,這樣的話,就必須要站在推舉人的陣營。

    而現在的情況,秦逸塵想要找個推舉人無疑是很難的。

    雖然,北冥宗對他選擇了避讓,但是,他同時也是得罪了北冥宗。

    他可以不顧忌北冥宗,其他人卻必須要顧忌這一點。

    也就是說,秦逸塵沒有過多的選擇,除非是其他兩大宗門,不然沒有人會敢推舉他。

    而秦逸塵顯然是不願意去和另外兩大宗門扯上什麼關系。

    “該找誰呢……”

    秦逸塵有些頭痛,一晚上都沒有什麼結果。

    第二天,他走出房門,便是听到樓下一些叫罵之聲……

    “走開點你這臭乞丐……”

    “我只是想要討點酒喝……”

    秦逸塵有意無意的往下看了一眼,在他的視線落在那形似乞丐的人身上後,頓時楞了一楞,旋即叫到,“等等,他的酒,我請了!”

    “呃……”

    店小二茫然的抬頭,愕然的看著他。

    “還不讓開,你這狗眼看人低的東西!”

    趁著這個機會,那乞丐一把推開他,然後整了整自己的那邋遢的衣服,大搖大擺的走進了店內。

    店小二本來還想說什麼,但是,在秦逸塵拿出一袋銀幣放在他手上後,頓時,他便低眉順眼的去準備酒菜去了。

    酒菜一端上來,乞丐就開始大快朵頤,大口喝酒,酒水順著他嘴角留下,衣衫也被打濕了,行舉都很粗獷。

    而秦逸塵就坐在他對面,帶著一抹淺淺的笑意看著他,也不說話,也不打攪。

    “多謝了,這位小兄弟……”

    乞丐邊吃著,邊含糊不清的對秦逸塵拱了拱手。

    從這可以看出,這個乞丐有點不一樣。

    若是換成尋常乞丐,有這種好事,早就感恩戴德了,但是他卻並沒有多少感恩之意。

    直到,第四桌酒菜全部被消滅後,乞丐才打了個飽嗝,半眯著眼楮,舒服的翹著腿,坐在那里剔牙。

    而秦逸塵,依舊是保持著先前的姿勢,對他的舉動,也沒有絲毫不悅,相反的,嘴角的笑意更濃了。

    原因,當然是他認識這個所謂的“乞丐”。

    “嘖,小子,你真不賴。”

    突然,乞丐吧砸了一下嘴巴,吐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話來。

    “呵呵,比起前輩,我還差的遠呢。”

    秦逸塵笑呵呵的回了一句。

    眼前的“乞丐”並非乞丐,相反的很有來歷,甚至很出名,而且,在十方丹府內也有一席之位。

    田良。

    他的事跡,其實誰都知道。

    他是個散人,沒有任何勢力背景,憑靠著自身的天賦,他硬是在十方丹府內闖出了自己的名頭。

    但是,卻因為十幾年前,在與一個來自東臨宗的煉丹大師斗丹,他擊碎了對方的識海,所以,遭到了來自東臨宗的迫害。

    若當時不是十方丹府府主出面,他估計也難以存活下來。

    即便是這樣,他也因為識海受創,再加上東臨宗放話出來……任何接近他的人都視為與東臨宗為敵!

    所以,他所有的資源都被剝奪了。

    而且,他的行動也限制于這十方古城。

    他很清楚,東臨宗不會放過他,只要出城,他肯定是死路一條。

    在沒有任何資源,沒有任何人接濟的情況下,他識海的創傷根本無法恢復,所以,才變成了眼前這個形象……形同乞丐。

    所以,方才他才說,秦逸塵很不賴。

    因為,根本就沒有人敢去接濟他,而秦逸塵卻做了。

    現在或許表面上看上去風平浪靜,事實上,暗地里已經有人向東臨宗報信了。

    “嗯?”

    看著眼前神色自若的少年,田良微微一怔,一雙眼楮都是眯了起來。

    既然秦逸塵這麼說了,那就說明,是認出了他!

    所以,他心中很疑惑,為什麼在知道自己身份後,眼前的少年還這麼淡定,難道這少年就不怕東臨宗嗎?

    要知道,以前他一些好友也暗地里想幫助他,但是結果……很慘,慘到後來田良甚至不敢去接受先前一些好友的幫助。

    他不能因為自己,而害了自己的好友。

    “你……”

    “不知道田前輩可否推薦我進入十方丹府?”

    田良還想說什麼的時候,秦逸塵卻率先開口了,“作為報酬,我會讓田前輩傷勢痊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