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471章 向家的滅亡
    第471章向家的滅亡

    “噗!”

    接著,只見得一柄靈劍自岱青山的胸口刺入,從其後背穿透而出。

    “ !”

    在一道道錯愕的目光中,北冥宗的執事長老岱青山的身軀轟然倒地,至死,他的雙眸都瞪得老大,他無法理解,這個少年是如何做到這一步的!

    靈劍在從岱青山背部穿透而出後,沿著大廳飛旋了一周,才是緩緩的懸浮在秦逸塵的身前,此時,整個大廳中,仿若都是充滿了一種可怕的凌厲之氣。

    這個時候,再看向秦逸塵平淡的面龐,無人不感到心驚膽戰!

    這個時候,他們才是知曉,這個少年,根本不是大意,而是有絕對的實力,面對這里的一切突發事件!

    寬敞的大廳中,已經變得凌亂無比,血腥的味道充斥著眾人的嗅覺,地面上殷殷鮮血,與大廳梁柱上的那些喜慶紅色,襯印得極具嘲諷意味。

    雖然大廳中人頭涌動,但卻是鴉雀無聲,詭異的場景,讓得大廳中彌漫著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氣氛。

    隨著時間的緩緩度過,大廳中的那種沉悶之感愈加的凝重,想著秦逸塵限定的五分鐘時間,向任寒心中便是一陣發毛。

    不過,所幸在約莫過了四分鐘左右,從大廳後方,終于是有著腳步聲傳來。片刻,兩個護衛攙扶著一道靚影,終于是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中。

    那道靚影正是趙雅柔!

    不過,在見到趙雅柔時,秦逸塵原本有些欣喜的面色,陡然便是陰沉了下來。

    趙雅柔身穿紅色喜慶的袍服,但是,她腳下步伐極度虛弱,仿若行走都是極其吃力一般,而她渾身的氣息,也是有些不穩定的跡象,特別是她嘴角的那一抹殷紅。

    由此可見,這些日子以來,她在向家是怎麼熬過來的。

    看著秦逸塵變得陰沉起來的面色,向任寒心中閃過一抹不安之色,然而,還不待他反應過來,一股可怕的真元波動,陡然從大廳中央迸發而開。

    一股狂怒的氣息,充斥在大廳之中,在這股可怕的氣息與強悍的精神力威壓之下,眾人都是戰戰兢兢,沒有一人敢言語。

    “轟!”

    隨著一道巨響,向任寒尚未反應過來,在其身旁的向子迪已經被轟得吐血而飛,人還在半空之中,卻已經昏死了過去。

    然而,秦逸塵似乎並沒有打算就此放過他。

    可怕的精神力蔓延而出,直接如若一柄重錘一般轟在了向子迪的識海內。

    “啊!……”

    即便是已經昏死了過去的向子迪,在識海遭受如此毀滅性的打擊後,捂著腦袋,口中發出淒厲的慘嚎聲。

    “嘶……”

    看到這一幕的眾人,頓時不有再一次倒吸一口冷氣。

    他們自然看的明白,第一擊,秦逸塵以真元震碎了向子迪的本命武珠,第二擊,則是震毀了向子迪的識海。

    雖然,秦逸塵沒有直接殺了向子迪,但是,這樣的結局,卻遠遠比殺了他更難受。

    “秦……先生……”

    原本眼神幾乎接近麻木的趙雅柔似乎也清醒了過來,看著眼前一臉狂怒的秦逸塵,她原本無神的眸子內,出現了絲絲神采。

    “趙……姑娘,你沒事吧?”

    轉向她的時候,秦逸塵身上那盛怒的煞氣,頓時消散,他快走幾步,來到了趙雅柔的面前,小心翼翼的問道。

    “你來了啊,我……”

    趙雅柔還想說什麼的時候,突然,一陣眩暈襲來,她只感覺眼前一黑,人便是倒了下去。

    “唰!”

    秦逸塵身形一動,摟住了她要倒下去的嬌軀,接著,一把將她橫抱起來,什麼話也沒說,抱著她,朝著外面走去。

    向家,包括那些幸存下來的北冥宗弟子,沒有一個人敢去攔他。

    眾人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秦逸塵抱著趙雅柔,走出了向家。

    “一幫壞蛋!”

    公輸芷依哼哼了兩聲,跟了上去。

    魯小官沒有說什麼,收起了身邊那凶煞的巨狼一同離去,留下這些人在原地面面相覷。

    “向家完了……”

    在他們走後,眾人心中都是浮現出了這麼一個念頭。

    雖然秦逸塵沒有直接滅掉向家,但是,這和滅了向家並沒有什麼區別。

    向家唯一的依仗倒了!

    而且,向家還因此得罪了秦逸塵。

    所有人都清楚,向家被吞並,那是遲早的事情。

    “完了……”

    向任寒癱倒了下去,一雙眸子失去了神采。

    周圍的人更是唏噓不已。

    誰能想到,昨日還風頭正盛的向家,今日就落到了這般的田地。

    這個時候,眾人不由看向那些還沒退去的趙家眾人。

    趙家,難道就不強嗎?!

    趙家是城內第一個與三宗一府搭上關系的人,當年,趙家巔峰的時候,甚至比現在的向家還要強上數倍。

    因為,趙家那位先輩,在十方丹府內,也是有著不弱的名頭。

    但是,趙家卻沒有如向家這樣膨脹,更沒有因此去強搶豪奪去擴張自己家族的底盤,反而一直很低調。

    先前,沒有人理解趙家為什麼不把握那千載難逢的機會。

    但是現在,眾人似乎明白了。

    或許,正是因為這樣,趙家才能一直安穩的走到現在。

    趙家的人也走了,接著,眾人也緩緩的退出了向家。

    ……

    秦逸塵並沒有去關心後面的事情。

    向家這一次,將全城的勢力都得罪了,現在,向家沒有了依仗,城內的各大勢力,都不會放過向家。

    趙雅柔的閨閣內。

    秦逸塵將她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床榻上,然後給她把脈。

    在探查到趙雅柔只是因為精神疲憊,身體虛弱才昏睡過去後,他才松了口氣。

    若真的趙雅柔這一次出事,他將會愧疚一生。

    因為,是他改變了趙雅柔的命運。

    或許,趙家會迎來一場劫難,但是,趙雅柔卻不會受到波及。

    正是因為他殺了那清泉大師,所以才招來了岱青山。若是清泉大師不死,就不會有今日的這些事情了。

    接著,秦逸塵給趙雅柔服下了一枚清心定神的丹藥,看著她熟睡了過去後,秦逸塵才起身,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