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470章 出乎意料
    第470章出乎意料

    “秦先生!”

    見到這可怕的攻擊,趙家家主趙翁庭,忍不住失聲叫道。若是秦逸塵失利,那他趙家也唯有覆滅一途啊!

    “ !”

    那一道修長的身影,幾乎是在一瞬間,便是被這可怕的真元浪潮給籠罩而住。

    “這次你還不死?!”

    岱青山獰笑道,這翻海掌,可是他最為得意的武技,在同為武王中期的強者中,可沒有幾人能夠抵擋得住,對于這一擊,他相當的自信!

    “嘩啦!”

    然而,岱青山心中的聲音還未落音,那片可怕的真元浪潮中陡然被撕裂開了一道裂縫,一股極其可怕的氣息,在其內若隱若現的閃動著。

    “這……怎麼可能?!”

    見到自己全力以赴的翻海掌,不僅沒有將秦逸塵擊殺,反而是被一種摧枯拉朽的姿態撕裂開來,饒是岱青山,面色也是陡然變得難看了起來。

    “該死的,就算你打娘胎里修煉,又能強到哪去?!”

    全力一擊被撕裂,岱青山眼中閃過一抹狠色,迎著那勢若雷霆的一擊,一拳轟了過去。

    他就不相信,一個十幾歲的少年,能強到哪去。

    “無知……”

    見到岱青山如此自負的舉動,秦逸塵忍不住嗤笑一聲,難不成他當自己這有著兩層雷印的一擊,還和之前單單動用肉體的攻擊相比嗎?

    隨著秦逸塵手臂一抖,一股磅礡的勁力更是洶涌的噴發而出。

    “ !”

    僅僅是一個呼吸間的功夫,兩人便是狠狠的轟擊在了一起。

    “啊!……”

    然而,讓人大跌眼鏡的是,在接觸的一霎那,原本一直佔據上風的岱青山,竟然發出一道淒厲的慘叫之聲。

    “咻!”

    而後,在一道道驚駭的目光中,岱青山的身體,猶如被重物撞擊,狼狽的對著後方暴射而去,沿途的桌椅,在接觸到其身體的霎那,都是被那股暗含勁力轟然震碎,化為漫天木屑。

    “ !”

    這般暴退,直至沖掠了大半個大廳,才是撞在一堵牆壁上停了下來。

    “嘶……”

    望著那堵布滿裂紋的牆壁之下,右臂無力垂落著,雙眸不可置信瞪得老大的岱青山,大廳中頓時響起了一片片倒抽冷氣之聲。

    一道道目光,呆滯般的轉射到秦逸塵身上,久久無人言語。

    “交出趙雅柔,不然,休怪我大開殺戒!”

    一拳將岱青山轟飛,秦逸塵仿若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他將目光落在向任寒與向子迪的身上,有些冰冷的聲音,淡淡的在大廳中響起。

    被秦逸塵目光盯著,向任寒與向子迪如同感覺被一頭凶猛至極的魔獸眈視著,一種如入冰窖的寒冷,從他們心中蔓延而開,遍布全身。

    連岱青山都無法抗衡秦逸塵,他們又如何能夠抵擋?!

    “大、大人……”

    向任寒聲音有些顫抖的想要求饒,可是在後者冰冷的眼神中,他愣是沒敢繼續說下去。

    “五分鐘的時間,我見不到趙雅柔,今日我便將你們趙家屠了!”

    如若輕喃的一句話語,從秦逸塵口中淡淡的傳出,但是,這句話中的殺意,卻是讓任何人都無法質疑。

    “快、快放人!”

    听到這話,向任寒身軀猛的一顫,連忙是對著身後大聲呼道,听到他的聲音,才有兩個護衛反應了過來,慌忙的對著後方跑去。

    秦逸塵眼眸微微一眯,目光望向那兩個護衛離去的方向,心中也是稍微松了一口氣。

    如此看來,趙雅柔還活著。

    “咻!”

    而就在這時,一道急促的破風之聲陡然響徹而起,只見得受創嚴重,原本躺在地上呻吟的岱青山,竟然持著一把長勾,悄然對著秦逸塵後背刺去。

    那柄漆黑色的長勾之上,隱隱的有著碧綠的色澤流動,赫然是染了劇毒之物!

    “殺了他們!”

    已經掠至秦逸塵身後,岱青山猙獰的大喝道,同時,左手持著的長勾,狠狠的對著秦逸塵兩脅暴刺而去。

    見到這幕,大廳中不少人眼中有著鄙夷之色閃過,但是,所謂成王敗寇,只要是有經驗之人,都不會在這個時候分神,可見秦逸塵還是太過年輕,竟然如此大意,才會讓岱青山有機可乘。

    “殺!”

    雖然岱青山這般動作極度無恥,但是,一想到今日如果殺了秦逸塵後,自己等人定然會跟著岱青山享受宗門的獎勵,甚至,或許還能得到只有核心弟子,才能獲得的武技、靈兵!

    想到這里,那一個個北冥宗的弟子們,眼眸陡然就赤紅了起來,口中怒喝一聲,他們身形便是對著公輸芷依與魯小官殺了過去。

    “逸塵哥哥,小心!”

    見到閃掠至秦逸塵身後的岱青山,公輸芷依忍不住驚呼一聲。同時,在她玉肩之上的木鳥飛掠而出。

    在其身旁的魯小官也是冷哼一聲,一道黑影陡然從其身後射出。

    “ ! !”

    不過是幾個呼吸間的功夫,甚至還有許多人都未曾看清是什麼動的手,那十多個北冥宗的武王強者,已經是全部躺在了地上。

    鮮血流了一地,剛才還喊打喊殺的十多個強者,已經全無呼吸了!

    “該死!”

    岱青山也是察覺到了身後的異動,面色也變得極為難看,他怎麼都沒想到,兩個看上去只是配角一般的小家伙,竟然有這等可怕的底牌!

    但是,事已至此,只要殺了秦逸塵,哪怕這兩個家伙的底牌再強悍,想要留住他,恐怕也不可能。

    岱青山的短劍,已經刺到了秦逸塵的腰間,此刻,他忍不住舔了舔嘴角,仿若已經看到鮮血四濺的場面了,只要殺了宗門的心腹大患,何愁日後不發達騰飛!

    “叮!”

    而還在這般幻想中的岱青山,隨著一道輕響,面色上的獰笑陡然凝固。

    他的短劍,在秦逸塵腰間衣袍半分之處陡然凝固,仿若是刺在了一堵看不見的牆壁之上,再也無法前進半寸!

    “這……這是、精神力?!”

    岱青山不可置信的盯著短劍劍尖,從那里,似乎有著一圈圈隱晦的波動蕩漾而開,讓得他突然的襲擊盡數落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