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469章 正面硬抗
    第469章正面硬抗

    對于向子迪的叫喝,秦逸塵僅僅是一眼瞥去,後者的怪叫之聲戛然而止!

    在秦逸塵收回目光後,向子迪臉上一陣羞怒,自己身為執事長老的親傳弟子,竟然被一個比自己還要年少的家伙,給震懾住了!

    “師傅!”

    向子迪狠狠的瞪著秦逸塵,低聲對著岱青山求助道。

    岱青山點了點頭,因為這段時間他一直在寧陽城中,所以對宗門內的情況,他並不是多了解,對于秦逸塵殺了三個長老之事,他也僅僅是當成那幾個老頭糊涂大意,遭人暗算了才失利的。

    陡然,岱青山面色極其猙獰,在其森然的眼眸之中,更是有著一抹激動之色,若是自己將這個小子解決掉,那宗門的獎勵,僅僅是想象便是讓其心中無比的激動。

    “小子,拿命來!”

    在下一瞬,岱青山怒喝一聲,強悍的真元波動暴涌而出,他的身形,更是化為了一道殘影,一拳夾雜著可怕的真元波動,對著秦逸塵轟擊而去。

    “好快!好強,那小子能躲過去嗎?”

    見到這股氣勢,大廳中眾多的賓客眼中皆是有著駭然之色涌動,這種威勢,恐怕同階的武王中期強者也未必能夠接得下來!

    看來,岱青山並沒打算拖延,一開始就動了真格!

    然而幾乎出乎了所有人預料的是,面對岱青山這凶狠的一拳,秦逸塵竟然沒有要躲避的意思,甚至,他也是揚起手臂,在短暫的拉伸後,迎面一拳轟出。

    “他瘋了嗎?!”

    見到這幕,不少人都是失聲叫道,看來,這個小子不僅在語言上狂妄無邊,甚至,連行事都是如此。

    只不過,他們並不知道,當實力達到可以碾壓身前的一切時,這種態度並不是狂妄,而是自信!

    “ !”

    隨著一道巨響,一股可怕的氣浪波蕩而開,將周邊的桌椅吹得四分五裂。

    “噠噠……”

    這一拳之下,秦逸塵的身形忍不住倒退了三步,而反觀岱青山,僅僅是後退一步!兩者高低,很是明了!

    “唰!”

    還不待秦逸塵喘息,岱青山的腳下一踏,身形又是化為一道殘影沖掠而上,而面對他凶狠的攻勢,秦逸塵並沒有躲閃的意思,依舊是欺身而上。

    “ !”

    “ !”

    一道道巨響不斷的傳蕩而開,不過是幾個呼吸間的功夫,兩人已經閃電般的交手了四五次。

    而在這些交手間,無一例外都是岱青山佔據了一絲上分,秦逸塵稍微有些吃虧。

    “ !”

    再一次將秦逸塵震退數步之後,岱青山稍微停歇了下來。

    “嘿嘿,小子,現在知道得罪我們北冥宗的後果了吧?既然今日你敢送上門來,那就乖乖的將小命交代在這里吧!”

    岱青山揉了揉有些發麻的拳頭,雖然後者能夠在自己全力的攻勢下堅持這麼久,讓得他有些詫異,不過,這些都不足以成為後者翻盤的理由啊!

    面對岱青山猙獰的笑意,秦逸塵無奈的搖了搖頭,並沒有想要和他廢話的意思。

    “該死的家伙,還是這般狂妄嗎?!”

    望著秦逸塵有些譏笑的眼神,岱青山心中一股無名之火升騰而起。

    “看來沒什麼看頭了……”

    “這麼小的年紀,能在岱青山長老手下堅持這麼久,已經很不錯了!”

    “可惜了,如果再給他成長的時間,或許北冥宗還真拿他沒辦法,但是他卻蠢的自己送上門……”

    此時,大廳中的也是響起了一片片喧嘩之聲,雖然秦逸塵態度強硬,不過,似乎這並沒有什麼作用啊。

    “ 嚓!”

    在這一道道喧嘩聲中,陡然有著一道細微的聲響悄然傳出。

    只見得秦逸塵身軀微顫,真元從其身軀中暴涌而出,在其立腳之處,一道道細小的裂縫,從其腳下蔓延而開。

    凶猛的真元,節節攀升,一股強橫的氣息,也是自此刻,徹底的從其體內暴涌而出,在這股氣息之下,周圍那些畜生嘲諷之人,聲音逐漸的便小了下來,最後,完全沉寂下去。

    望著那渾身氣息不斷攀升的秦逸塵,岱青山眉頭一皺,眼中有著一抹錯愕之色涌現。

    剛才,那小子根本就沒有動用真元,而是單憑肉體,在與其抗衡?!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這小子的肉體,豈不是比尋常武王中期強者還要強悍了?!

    想到這里,岱青山與眾多賓客的嘴角都是忍不住抽搐了起來。

    這種節節攀升的氣息,終于在武王初級巔峰停了下來。

    “可惜,力度不夠,還是差一點啊。”

    感受著距離武王境中期,還差一步的鴻溝,秦逸塵微微搖了搖頭,有些不滿的喃喃道。

    他的低喃之聲,在這片寂靜中,卻是清晰的被所有人听見了。

    力度不夠?還差一點?

    難道他之前是故意那般,就是想趁機突破不成?!

    面對北冥宗的執事長老,竟然還如此狂妄,這個家伙……

    這種事情,若不是親眼所見,任誰都會覺得一陣的荒謬吧!

    “裝腔作勢!小子,就算你本事再大,今日也唯有一死!”

    听著一道道竊竊私語,岱青山的老臉一陣羞紅,當即,他獰聲喝道。

    “ !”

    這一次,岱青山話語剛落下,還未有所動作,在其對面的秦逸塵卻是腳下猛的一踏,隨著一道劇烈的音爆之聲響起,他的身形,陡然化為了一道道殘影,僅僅是一個呼吸間的功夫,便是閃現在了岱青山身旁。

    望著速度在頃刻間成倍增長的秦逸塵,岱青山的面色猛的一變,他眼瞳微縮,死死的盯著那在眼瞳中逐漸放大的肉拳,在那拳頭之上,似乎有著一道道雷電閃爍。

    在下一刻,一股比起秦逸塵還要凶猛上幾分的氣息,陡然從岱青山身軀中暴涌而出,而後在其雙掌間飛快的凝聚而起。

    “給我死!翻海掌!”

    岱青山怒喝一聲,雙掌一推,一股磅礡的真元浪潮席卷而出,狠狠的對著秦逸塵拍擊而去。

    “轟!……”

    在這股真元浪潮之下,堅硬的大廳地面崩裂出一道道裂縫,一些稍微靠的近一點的強者,都是承受不住這種壓力,吐血倒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