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467章 岱青山的震怒
    第467章岱青山的震怒

    听見岱青山的怒喝,向任寒眼中閃過一抹笑意,看來趙翁庭送上門來,今日倒是可以省去他日後不少功夫啊。

    見到岱青山從首位站起,趙翁庭眼中也是有著濃郁的忌憚之色閃過。

    北冥宗的執事長老,單憑這個身份,已經足以碾壓他們趙家了,只要他一聲令下,絕對有無數大小勢力為了巴結上後者,而瘋狂的覆滅趙家。

    “今日是我徒兒的大喜之日,我不想開殺戒,趙翁庭,你若是識趣的話,就乖乖就坐,不然的話……”

    岱青山冷哼一聲,聲音森然的說道,語氣之中的威脅之意,畢露無遺。

    眾多勢力的首領和代表眼中都是有一抹忌憚之色閃過,趙雅柔就是被岱青山所劫持,現在,竟然還有一言不合,就準備動手的架勢。這種強硬的姿態,讓得他們深刻的記住了,北冥宗,可遠不是他們所招惹得起的。

    “岱長老真是好大的脾氣啊,不過,今日這里恐怕不能如你所願的進行下去了……”

    在安靜的大廳之中,突然有著一道淡淡的聲音,很是不合時宜的響了起來。

    听到這道聲音,岱青山眉頭一皺,望向趙翁庭身後,剛才那道聲音的來源之處便是那里。

    在一道道驚愕的目光中,一個身披黑袍的身影緩緩從趙翁庭身後走了出來,徑直來到大廳前。

    見到這道黑袍身影,眾多賓客在短暫的錯愕之後,目光都是投射向了面色陰沉的岱青山,當即,不由的為這個黑袍人默哀了起來,敢忤逆岱青山之人,可沒有什麼好下場啊。

    這突然出現的黑袍人,同樣是讓得向任寒心中陡然一凜,這道身影,他就算是死,都不會忘記,那個輕易擊碎清泉大師的人級丹師,秦大師!

    “閣下是誰?”

    岱青山目光陰森的望著大廳中央的黑袍人,皺了皺眉頭後,他沉聲問道。

    “我是誰,想來向家主很清楚吧?”

    這個黑袍人正是秦逸塵,他帶著一抹笑意,對著岱青山身旁,那面色很不好看的向任寒笑道。

    岱青山將目光望向向任寒,後者連忙是附在後者耳旁,低聲言語了幾句。

    隨著他的低語,岱青山的面色也是有所變化,一個能夠擊敗清泉的人級丹師,哪怕是身為北冥宗的執事長老,也不能輕易招惹。

    因為煉丹師這個職業,就如同一個馬蜂窩一般,何況,這還是一個擊敗了清泉大師的人級丹師!

    可以說,只要這個秦大師願意,他隨時都能夠振臂一呼,都有無數的武王強者會為其奮戰!

    這也是十方丹府傳承歲月,比起他們北冥宗等宗門還要悠久的最主要原因,因為煉丹師的號召力實在是太強了。

    “我乃北冥宗執事長老,岱青山,今日是我徒兒的大喜之日,還望閣下能夠賞面暫歇一下,有任何事情,等到今日宴會結束後,再來商談如何?”

    岱青山也不愧是一只老狐狸,腦中稍一思量,便是想出了對策,在一說完之後,他又是拋出一個誘惑極大的橄欖枝︰“同時,我代表北冥宗,誠邀先生加盟我宗,只要你答應,待我稟告宗門後,立刻能讓你獲得一個客卿長老之位!”

    “嘶……”

    听到岱青山的這番話語,大廳之中頓時響起了一片倒吸冷氣之聲。

    北冥宗長老,這個誘惑可不是什麼人都能拒絕的啊!

    在這片地域上,無數人終其一生的努力,只是希望能夠巴結上北冥宗,至于這個長老之位,尋常人等根本就不敢奢望。

    而現在,這個出來鬧事的黑袍人,岱青山不僅不怒,反而發出這種邀請,實在是有些讓人猜疑不透這究竟是何原因。

    只有少數見過當初秦逸塵擊敗清泉大師那幕的細心之人,對他的身份,才是隱約的猜測到了些許。

    趙翁庭此時面色也是陡然一變,說實在的,自己趙家與這個少年交情並不深,甚至,在他幫助趙雅柔回來後,他們家族的長老還質疑過後者。

    若不是趙雅柔的關系,恐怕這個少年根本就不會搭理他們吧!

    而對于趙雅柔與這個少年的交情,他也曾听趙雅柔提起過,根本沒有什麼過深的交情,或許,他僅僅是因為對趙雅柔有些好感罷了。

    此時,在這麼巨大的誘惑面前,換成任何人,恐怕立場都無法再堅定了。

    一方面是這片地域頂尖宗門的長老,而他們趙家,不過是一個二流城市的家族,如何取舍,恐怕不難定奪!

    “北冥宗?就它可沒這個資格!”

    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岱青山拋出的巨大誘惑,根本沒有吸引住這個黑袍人,他甚至是嗤笑一聲,很是不屑的說道。

    這一道嗤笑,頓時在大廳中引起了軒然大波!

    北冥宗沒有資格請他做長老?

    這句話竟然從一個二流城市的人口中說出,傳了出去,定然會被人笑掉大牙。

    就算是十方丹府,也被北冥宗花費大代價挖了幾個人級丹師到北冥宗來,這個黑袍人竟然有這麼大的口吻,簡直就是狂妄得沒邊了!

    “老頭,別廢話,趕緊把趙雅柔交出來。”

    而眾人還在譏笑他先前的話語時,這個黑袍人突然又是開口,仿若是有些不耐的對著岱青山呵斥道。

    沒錯,這種語氣,絕對算得上是呵斥!

    此話一出,大廳之中的眾人頓時呆滯了起來,一道道目光望著口出狂言的黑袍人,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楮,顯然有些無法理解這一幕。

    就算這個家伙不接受岱青山的提議,但是,他又有何資本,來呵斥一個北冥宗的執事長老呢?難道他真是故意來惹怒這個長老,自尋死路嗎?

    “這個家伙,腦子絕對有問題!”

    這個念頭,幾乎是在所有人的心中響起。

    而岱青山死死的盯著秦逸塵,他的面色,也是陰沉到了極點,那有些蒼老的面龐,此時更是顯得極為猙獰。

    自己好心好意的提出拉攏,這個家伙不僅不識趣,竟然還敢呵斥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