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466章 難道是他?
    第466章難道是他?

    這次出來,岱青山帶了兩百余名北冥宗外圍弟子,但是在一天的時間中,損失了一小半,這事情若是傳回宗門去,他的執事長老之位,恐怕也會不保。

    他並不是不想幫那些弟子報仇,只是,這件事情擺明了就是有強者在故意針對他們北冥宗的人!

    岱青山雖然不在乎向家護衛的死活,但是自己帶出來的弟子,可不能再損失了。

    “岱大人……這定然是趙家趙翁庭他們搞的鬼!”向任寒腳步頓住,在皺了皺眉頭之後,說道。

    “就憑他們,還沒那膽子!”

    岱青山搖了搖頭,眼中寒芒閃爍,而後,他仿若是想起什麼一般,問道︰“上次那個擊敗清泉的人級丹師叫什麼?”

    “听趙翁庭他們稱呼其為秦先生,具體他叫什麼名字,我們也不是很清楚……”

    向任寒連忙是拱了拱手,回答道。

    “秦先生……”

    岱青山皺了皺眉頭,不斷的低喃著這三個字,而在某一瞬,他的眼瞳陡然一縮,心中猛的想起了三個字︰“秦逸塵!”

    “不可能是他!”

    剛一想起這個名字,岱青山連忙是搖了搖頭,低喃道。

    “師傅……”

    見到岱青山自言自語的模樣,不知為何,向子迪心中有著一抹不安。

    若是這個時候,岱青山的念頭有什麼轉變,那對于他們向家來說,無異于是滅頂之災啊!

    “放心吧,我既然答應了給你主持婚禮,那我們回北冥宗定然會在你婚禮結束之後。”岱青山皺了皺眉頭,還是硬著頭皮說道。

    他正是看中了向子迪的天賦,所以才將其收入門下的,向子迪的天賦甚至堪比一些核心弟子,這也是為何他會如此幫向家的緣故。

    寧陽城中。

    無數人驚愕的發現,在損失了好幾批弟子之後,北冥宗的弟子們竟然都縮回向家所在,甚至在城中再也沒有見到一個穿著北冥宗服飾之人巡邏了!這無疑是那個執事長老退縮的一種表現!

    見到竟然有人能夠讓北冥宗的長老如此抉擇,無數人都在心中暗暗猜測,究竟是何方神聖,才能有如此可怕的威懾力。

    而在北冥宗弟子們退回向家之後,那種血腥的場面倒是沒有再發生。

    這也是讓得岱青山暗自松了一口氣,看來,定然是先前某個北冥宗弟子不小心招惹到了某個強者,所以才會引來如此報復。

    而絕不會是自己所想的那個秦逸塵,或者秦先生。若是他們的話,恐怕此時已經殺上門來了吧?

    在北冥宗弟子退縮的第四天,終于是迎來了寧陽城向家,向子迪的大婚之日。

    這一天,向家寬敞的大院之中,人頭擁擠,極為熱鬧,張燈結彩間的大院,更是洋溢著一股喜慶的氣息,前些日子的不快,仿若也是被一掃而空。

    在向家大廳之中,安置著一張張豪華的特定桌椅,這些桌椅上,坐著來自附近城市,甚至一些不小宗門的首領或者代表。

    這些勢力,平日里對于向家甚至有些不屑,但是此時他們卻盡皆到場,只是因為那坐在向家大廳首位上,那個雙鬢發白的老者︰岱青山!

    此時,站在岱青山下方一些的向任寒,老臉之上盡是喜色,不斷的與前來的賓客打著招呼。

    從門外,不斷的有著一道道通報之聲傳來,一個個的勢力,都是為了巴結上北冥宗,而趕來赴宴送禮。

    望著滿堂的賓客,向任寒臉龐上的笑意越來越濃,在方圓百里中,能有如此號召力的,除了這巴結上北冥宗的向家之外,再也找不出第二家了!

    “寧陽城,趙家家主到!”

    在喧嘩聲中,陡然有著一道通報之聲響徹而起,听到這道通報之聲,滿場的喧嘩,在此刻都是頓了一頓。

    稍微有點情報系統的勢力,都是不難知道,向家這次,可是用一種強行的手段,搶了趙家即將進入十方丹府的趙雅柔啊!

    听到這道通報聲,向任寒的眼眸也是微微眯起,在與岱青山相視一眼後,他又是挺著胸膛,親自走下來,對著大門處迎接了過去。

    “老趙,你怎麼親自來了!”

    還未走到門前,向任寒便是一臉笑意的對著走進大廳中以趙翁庭為首的一行人,叫道,他的雙手,也是對著趙翁庭伸了過去。

    然而,對于他的這種熱情,趙翁庭並不感冒,他只是憤怒的瞪著向任寒,如果眼神能夠殺人的話,他的眼神定然化為無數柄利劍,將這個滿臉笑意的向任寒給撕成碎片了。

    “快,快,里面坐吧!”

    對于趙翁庭的態度,向任寒心中閃過一抹不快,不過,他還是做著樣子虛手指著一掌桌椅,笑道。

    “坐就不必了,向任寒,快些將我女兒還給我!”

    而就在這時,出乎人意料的一幕出現了,趙翁庭不僅沒有要往座椅去的意思,反而是對著向任寒大聲說道。

    听到這話,原本喧嘩的大廳,頓時變得寂靜了下來,眾多勢力的首領和代表,都是帶著一副看好戲的姿態,將目光投射在趙翁庭與向任寒的身上。

    向家與趙家素來不和,這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如今,向家巴結上了北冥宗,還搶了趙家崛起的希望,換成是誰,都會接受不了。

    不過,現在的向家,可是有一名貨真價實的北冥宗執事長老在坐鎮啊。

    這可不是區區寧陽城趙家這等勢力能夠招惹得起的。

    “哈哈,親家說笑了,趙佷女與我兒里結連理,都是雙方自願,哪有什麼還不還的。”

    向任寒不愧是老狐狸,面對這尷尬的場面,他不僅沒有發作,反而是大笑著說道。

    “向任寒,少扯這些不著邊的,今日,你不將我女兒還給我,我趙家便于你們拼了!”

    然而,趙翁庭不僅沒有半點順水推舟的意思,反而是極其激動的大喝道,在他身後的眾多趙家之人,也都是上前一步。

    “鏘!鏘!”

    在他們剛有所動作時,向家的護衛也都是抽出了腰間武器,一時間,原本喜慶的大廳,變得劍拔弩張了起來。

    眾多賓客都是稍微後退了一些,一臉戲謔的望著這邊。

    “干什麼!”

    而就在雙方氣氛緊繃到極點之時,一道怒喝之聲,陡然從大廳首位之上傳蕩而開。

    在這道怒喝之下,眾人只感覺耳朵一陣發麻,旋即,一道道驚駭的目光,都是投射向了首位之上的岱青山。

    北冥宗的執事長老,終于忍不住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