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463章 值不值
    第463章值不值

    北冥宗,三宗一府地域中最為強大的勢力之一,數千年的傳承,已經讓得這個宗門,屹立在這片地域之巔。

    然而,在這段時間中,卻不斷的有一些對北冥宗具有負面消息的傳言傳出。

    而這些傳言中,都是有著一個熟悉的名字……秦逸塵。

    一個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少年,年紀不過十八、九歲,但是卻屢屢做出震撼人心的事情。

    在天命絕域外,當著眾多武王強者的面,擊殺了北冥宗的一個核心弟子︰丘機卓!

    這個消息,如同瘟疫一般,飛快的傳蕩而開。

    在他名頭響徹之時,也引起了北冥宗的震怒,當即,北冥宗便是下了通緝令,然而,在兩個月的時間中,這個少年就如同人間蒸發了一般。

    在各種大規模的搜捕中,沒有一絲的消息。

    而就在所有人都以為他是死了,或者是別的地域某個強大勢力派來歷練的年輕一輩時,他卻突然出現在了雲林城。

    結果,不過數天的時間,一個震驚了整片地域的消息傳了出來。

    這個叫秦逸塵的小子,反殺了北冥宗三個武王中期的長老!

    這個消息,曾讓無數人質疑,但是,在見到北冥宗默認的姿態後,他們才是相信,這是真的。

    多少年了。

    沒有人敢去挑釁三宗一派的威信,但是,現在這個少年卻放出狂言……要拜訪北冥宗!

    這對于一個站在這片地域的巔峰勢力來說,是何等的恥辱?!

    北冥宗震怒。

    但是,其他勢力,包括另外兩大宗門對此卻是喜聞樂見的。

    北冥宗行事向來狠辣,與其他兩大宗門之間也沒少有摩擦,現在,有人站出來打北冥宗的臉,他們當然樂的看戲,甚至,還暗地里給北冥宗的人使絆子。

    平靜之下,其實暗潮洶涌。

    有很多勢力,也想得漁翁之利。

    ……

    “什麼?雲長老死了?!”

    在北冥宗議事大廳中,坐于首位旁邊的大長老一拍桌子,不可置信的吼道。

    “三個武王中期的長老,不僅沒把那小子處理掉,竟然還被人反殺了!廢物,廢物!”

    大長老一臉的怒意,他的咆哮之聲,不斷的在大廳中響徹而起。

    而此時,在大廳中的眾多長老,各個都是沉默不語,生怕大長老將怒火轉移到自己身上來。

    “三個廢物!死得好,連一個十八九歲的少年都解決不了,要他們何用!”

    過了好半響的時間,大長老才是勉強壓抑住了心中的怒意,低罵一聲,閉上眼眸。

    “呼……”

    見到大長老的模樣,眾多長老心中才是長吁一口氣。

    “大、大長老……那小子還說,他要來拜訪我們北冥宗……”

    而就在大廳剛陷入沉寂中時,一道聲音卻是很不適的響起。

    “?v br />

    這話剛一落音,大長老身體豁然站起,一掌拍在面前的石桌之上,隨著一道不堪的呻吟,堅硬的石桌直接被拍得四分五裂。

    “他敢來,我就活剝了他的皮!”

    最後,大長老雙目惡狠狠的掃視一圈,面色猙獰的低喝道。

    “大長老切莫動怒。”

    不遠處,一個一直坐在他旁邊悠閑著喝著茶的三角眼老者開口了。

    見是他開口,盛怒當中的大長老竟然稍微收斂了一點,並且用比較溫和的語氣問道,“羊先生的意思是?”

    “大長老覺得,那秦逸塵與宗門萬星河相比如何?”

    三角眼老者淡淡的反問了一句。

    萬星河,北冥宗年輕一代第一強者,不到三十,但是,一身實力已經能比武王高階強者!

    在宗門內,甚至許多長老都不是他的對手。

    “星河的天賦,數百年難得一見,那小子如何能與星河相比?”

    “羊先生未免也看看得起那小子了吧?”

    大長老還沒開口,大廳內一些人就紛紛開口了。

    大長老雖然沒說話,但是,他臉上的神色說明,他也是這麼想的。

    “的確,在這片地域,年輕一代中,萬星河的實力絕對是首屈一指的,但是,那個少年,可要比星河年輕至少十歲啊,十年前的星河,能有他那等實力嗎?”

    被他們反駁,羊先生也不動怒,不咸不淡的一句話,讓大廳眾人沉默了。

    的確,或許人家現在和萬星河有一定的差距,但是,人家年輕啊!

    正當大長老心中萌生殺意的時候,羊先生後面一句話,讓得他面色凝重了起來。

    “那麼諸位再仔細想想,能培養出這等天才,而且還是三個堪比武王中階強者的勢力,能比我北冥差多少嗎?”

    別看北冥宗現在風光無限,但是,周圍也是暗潮洶涌,不知道有多少勢力在盼著北冥宗跌落下去,他們好取而代之。

    這片地域,可不只是三宗一府那麼簡單。

    一些隱世勢力,擁有的底蘊,其實並不比三宗一府差多少。

    若是在這個時候,北冥宗與一個相差不多的勢力火拼,就算是僥幸贏了,北冥宗也絕對會損失慘重,到時候,絕對會從現在的位置上跌落下去。

    “大長老可要慎重行事啊。”

    羊先生說完,便是起身,朝著後殿走去。

    作為一個宗門的智囊,該說的他已經說了,這些人會怎麼做,他也左右不了。

    看著他離去的背影,大長老眸光閃爍不定。

    其實,不管是丘機卓還是那三個長老,對于北冥宗來說,根本無關痛癢,最主要的是,宗門顏面上的問題。

    一個丘機卓而已,真的值得他們去和一個未知的大勢力開戰嗎?

    大長老臉上流露出掙扎。

    宗門的顏面和有可能跌落的危險上,他無法做出選擇。

    最後,他重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閉目假寐,片刻後,他開口,“我要閉關三月,這三個月內,任何事情,都不要來找我!”

    說吧,他拂袖離去。

    看著他這樣,大廳內那些人老成精的長老,自然也明白了他的意思,一個個紛紛退去。

    確實,只是為了一個核心弟子而已,根本不值得北冥宗去冒這個險。

    人家若是沒有底氣,怎麼可能說出要拜訪宗門的狂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