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460章 震驚的魯小官
    第460章震驚的魯小官

    “不過如此。”

    秦逸塵一臉淡然而立,似乎,剛才的攻擊,不過是給他撓癢癢而已,根本沒有給他造成什麼損傷。

    “嘶……”

    北冥宗眾人頓時輕吸一口涼氣。

    他們這才想起,眼前的少年,不是尋常人,更不是能任由他們拿捏的軟柿子。

    就目前的情況來看,至少也是武王中階!

    如此年輕的武王中階強者!

    越是打量,他們就越是心驚。

    特別是那些個長老。

    他們都是古稀之年才達到了這個境界,與眼前的少年相比,簡直是天壤之別!

    “此子不能留,不然,將會成為宗門大患!”

    三個長老對視一眼,眼中皆是流露出冰冷的殺意,接著,他們微微點頭,同時暴起,沖了過去。

    他們有共同的一個目標,那就是……秦逸塵。

    身後已經沒有退路,秦逸塵凜然而立,心念一動,饕餮武魂已經激活,一股懾人心神的氣息從他身軀蔓延開來。

    或許,那幾個沖殺過來的北冥宗長老沒有感覺到,但是,站在他身邊的公輸芷依和魯小官卻是實實在在的感受到了。

    “這家伙……”

    魯小官看的發楞。

    雖然,眼前的秦逸塵,依舊是秦逸塵,但是,給魯小管的感覺卻是,眼前站著的依舊不是人,而是一頭擇人而噬的絕世凶獸。

    “武魂武者?”

    魯小官似乎看出了什麼,頓時,他眼眸內流露出一抹深深的駭然。

    他是魯族之人,見識當然不是尋常人能夠相比的。

    在這片地域,或許,根本就沒有人知道天武者的存在,哪怕是在典籍中,天武者,那也是傳說中的存在。

    距離人們太遙遠的東西,人們總是會選擇性的遺忘。

    但是,魯小官卻不同。

    他很清楚秦逸塵精神力的強大,而如今,展現出武魂的秦逸塵,在他眼前已經沒有秘密可言。

    天武者!

    “這個家伙……”

    班門遺族極為自傲,在他們眼中,什麼普通武者、屬性武者,甚至是煉丹師,他們都看不入眼。

    但是,天武者卻是個例外,哪怕是班門鼎盛時期,那群自傲的工匠大師,也不得不認真對待的!

    天武者的實力,是毋庸置疑的!

    “狂妄!”

    望著秦逸塵那平靜的模樣,率先出手的那個長老眼中怒意狂涌,隨著他反手一握,一柄赤色的長劍便是出現在了其手中。

    在那劍身之上,隱約的有著一道道玄奧的紋路浮現,就如同流淌的鮮血一般,而隨著這柄長劍的浮現,一股森然的氣息陡然擴散而開。

    “赤血劍!”

    見到那柄長劍,十名北冥宗弟子眼中都是有著火熱之色涌動,那等武器,哪怕是底蘊豐厚的北冥宗,也只有長老級別的強者才有資格獲得啊。

    “看來雲長老是動真格了!”

    這個手持赤血劍的長老,便是依仗一手詭異而又狠辣的劍法出名,這些年來,不知道有多少武王強者葬身在其手中。

    甚至,這其中還有一個剛突破到武王巔峰之人!

    能夠成為抓捕秦逸塵行動的領頭長老,他的聲望在北冥宗中,是絕對不低的!

    也正是如此,哪怕秦逸塵毫發無傷的抵擋下了他試探性的攻擊,那些北冥宗弟子們,依舊沒人認為他能夠抗衡雲長老。

    要知道,雲長老可不是丘機卓!

    對于那些不看好的目光,秦逸塵並未理會,凌厲之氣在他上方雲長老周身涌動,他依舊面色平靜,沒有半點慌亂之意。

    “逸塵哥哥,小心點!”

    在那種可怕的凌厲之氣的壓迫下,站在魯小官身後的公輸芷依忍不住出聲叫道。

    秦逸塵微微點了點頭,對著魯小官使了個眼色,讓其保護好公輸芷依,免得被戰斗的余波波及。

    “狂妄的小子,敢殺我們北冥宗之人,還不束手就擒,今日,我便讓你知道得罪北冥宗的下場!”

    雲長老面色猙獰的喝道,而後,他手臂一抖,雄渾的真元,猶如潮水一般自其體內爆發開來,一股凶悍的氣勢,彌漫而開。

    “嘩啦!”

    在這股氣勢之下,他下方的密林都是被壓得往下方倒去,那些參天大樹,更是連片的被凌厲之氣斬斷。

    “好強悍的氣息,這個家伙,看來他距離突破也不遠了!”

    感受來自雲長老體內蔓延開來的氣勢,在其身後的兩個長老眼眸也是微微一眯。

    “這老頭的實力,在武王中期里面,應該是最為頂尖一類的了。”

    秦逸塵眼中也是有著一抹詫異之色閃過,難怪這個老家伙能成為領隊追殺自己之人。

    “咻!”

    赤血劍在手,雲長老的目光也是變得凌厲了起來,他盯著下方的秦逸塵,腳下一踏,陡然化為了一道黑影,閃電般的暴射向後者,手中的赤血劍,更是猶如一道血虹一般,以一個極端刁鑽的角度,狠狠的刺向秦逸塵。

    面對雲長老凌厲的攻勢,秦逸塵深吸卻是紋絲不動,待到那道虹芒即將刺在他身上時,他的手臂才是微微一動,靈劍呼嘯而出,將那道虹芒抵御而住。

    “哼!”

    一擊未得手,雲長老並沒有太過驚訝,仿若早就料到了一般,他的手臂一抖,幾朵妖異的劍花浮現而出,而後,他的長劍化為一道道劍影,從不同的刁鑽角度,對著秦逸塵暴刺而去。

    “鐺!鐺!”

    不過,這些劍招的角度雖然極其的詭異和刁鑽,但是在秦逸塵敏銳的精神力感知之下,卻完全畢露無遺,靈劍飄逸的舞動間,一道道劍影被盡皆擋下。

    “那個家伙,竟然擋下來了!”

    望著從容不迫的秦逸塵,北冥宗的弟子們皆是一臉的詫異,可是,從秦逸塵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不過才是武王初級巔峰啊!

    他是怎麼做到了,這個念頭,幾乎是同時在他們心底升起。

    見到自己無往不利的攻勢,竟然被這個小子輕描淡寫的抵擋了下來,雲長老也是越來越心驚。

    在刺出幾劍後,雲長老的身形暴退一丈,而後怒喝一聲,雙手握劍,劍身之上劍芒閃動陡然一縮,異常凌厲的劍氣急速的凝聚,然後,隨著他手臂一揮,猛然劈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