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459章 地煞澗
    第459章地煞澗

    在接下來的逃竄中,那三個北冥宗長老的攻勢越來越凶猛,在秦逸塵的幫助下,三人能夠勉強躲開這些攻擊,這更是讓得那三個北冥宗的長老暴跳如雷。

    堂堂北冥宗的長老,聯手之下,竟然還被幾個小毛孩逃竄了這麼久,若是傳出去,恐怕會招來不少的嘲笑。

    而雖然躲過那些攻擊,但是秦逸塵沒有半點放松,畢竟這樣逃下去,也不是長久之計,才是武王初期的魯小官,根本無法長期堅持。

    而還在秦逸塵為如何逃亡糾結時,他的眼瞳陡然一縮,飛掠的身形也是陡然停頓了下來。

    “怎麼了?”

    原本飛掠的魯小官,見到秦逸塵停了下來,連忙問道。秦逸塵沒有回答他,目光望著前方,臉色異常的凝重。

    見到秦逸塵的面色,魯小官也是朝著前方看去,在看到眼前的一幕時,他也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在他們前方不足一里之處,有著一條看不見盡頭的巨大深澗,那條深澗一眼看去,黑漆漆的一片,根本望不到底,一種隱晦的波動,從深澗下方傳蕩而出,讓得深澗上方的真元都是極其的紊亂。

    那等紊亂的空間,恐怕連武王強者也不敢從上方飛行而過。

    “地煞澗!”

    望著眼前的深澗,秦逸塵面色有些難看,地煞澗乃是一種極其罕見的天然險地,哪怕是武王巔峰的強者,也不敢深入其中,因為里面那種飽含煞氣的真元,能夠侵蝕人體,除非是超越武王境的強者,才能幸免!

    魯小官雖然不知道眼前這道深澗是什麼,但是從其中隱約散發出來的那種隱晦煞氣,已經讓得他渾身泛起一層雞皮疙瘩,不用深想,他都知道,若是掉入其中,絕對是九死一生!

    就在秦逸塵他們頓足之時,從後方三個北冥宗長老已經是追了上來,在見到那讓得他們都是無比忌憚的地煞澗後,他們頓時是狂笑了起來,看來,就連老天都在幫他們啊!

    “哈哈哈哈!小兔崽子們,你們逃啊,怎麼不逃了!”三人中間的那個北冥宗長老大笑幾聲,譏笑道。

    在看清秦逸塵的面容時,他們已經完全肯定,這個小子,就是擊殺了丘機卓之人。

    對于他的譏笑,秦逸塵並沒有理會,他面色陰沉的盯著眼前煞氣翻涌的深澗,雙目不斷的閃爍著。

    他怎麼也沒想到,無數人窮極一生都無法預見的地煞澗,竟然出現在了他的眼前,更為要命的是,出現在這里,完全阻攔了他的去路!

    “咻!咻!”

    不過片刻,跟隨三個長老前來的十名武王強者,也是趕了過來。望著阻攔在前方的地煞澗,他們微微一愣,沒想到這小子運氣竟然差到了這種程度,被一條地煞澗給攔截了下來。

    “小子,還不乖乖束手就擒,或許我等心情好,會給你留個全尸!”

    三位長老中間那個對著秦逸塵冷哼道。

    “對,若是你乖乖就範的話,我們倒是可以賞你個痛快!”在其旁邊的一個鬢發發白的長老,也是沉聲道。

    在他們眼中,這個小子如今已經是窮途末路了,此時,北冥宗的三個長老並不急著出手了,他們冷漠的眸子中,帶有譏諷之色。

    “小子,你是主動束手就擒,得個痛快,還是讓我們敲斷你渾身骨骸,掛在城牆上以示眾戒?”

    在最左邊的老者,也是冷笑一聲,譏諷聲之中,帶有幾分殘忍之意。

    “逸塵哥哥……”

    在秦逸塵停頓下來後,公輸芷依才是戀戀不舍的松開前者的臂膀,听到這幾個老家伙這麼對秦逸塵說話,她的黛眉忍不住一皺。

    她很是想不明白,這幾個還不夠小黃虐的老頭,究竟是哪來的這麼大口氣。

    秦逸塵拍了拍公輸芷依的腦袋,將其拉到魯小官身旁,在對著後者示意了一下,他深吸一口氣,腳下輕動,一步邁出。

    “束手就擒?你們幾個老家伙算什麼東西,也配?”

    狂傲的話語,猶如驚雷一般,在這片山林中炸然響起,面對十余名武王強者的威脅,秦逸塵的身形站得筆直,面上沒有一絲的懼意。

    听到秦逸塵譏笑的反質之聲,十余名武王強者都是微微一愣,顯然是沒有想到,到了這個時候,他竟然沒有絲毫的退縮,語氣中的狂妄,更是讓得他們震怒不已。

    “呵呵,真是好硬的骨氣,就是不知道,你的骨頭是否有這麼生硬,待到將你骨頭敲碎之後,不知道你還有麼有這麼硬的骨氣!”

    三位長老中間那個,也是怒極反笑,雙眼之中閃爍著極其殘忍的神色。

    “北冥宗弟子听命,封鎖左右,不可再讓他再逃!”

    隨著一道大喝之聲響起,十名武王強者五人一組,分別攔截在秦逸塵的左右兩翼。

    前有地煞澗,後又三個武王中期的北冥宗長老,此時,左右再被攔住,秦逸塵真正的是窮途末路,上天無門了!

    “小子,敢殺我們北冥宗弟子,今日,你除了一死,別無選擇!”

    一名長老飛掠而出,手臂一震,強悍的真元呼嘯而出,而後,天際之上,一道約莫三四丈大小的真元匹練陡然形成。

    “死!”

    隨著一道怒喝,這道真元匹練呼嘯而出,撕裂長空,以一種不可抵擋的架勢,狠狠的轟向秦逸塵。

    這道強悍的真元匹練所蘊含的真元波動,讓得十名武王強者眼中都是充滿了震驚之色,在這道真元匹練之下,僅僅只差一個級別的他們,都是感覺到了一種無力之感。

    “吼!”

    在山林間,感受到這等可怕的真元波動,一道道不安的獸吼也是不斷的傳出。

    “咻!”

    這道真元匹練猶如貫穿長空的虹芒一般,幾個呼吸間便是暴射至秦逸塵的面前。

    “轟!”

    隨著一道巨大的轟鳴聲響,在秦逸塵十丈之內,一株株參天大樹被生生轟爆,化為漫天木屑,他們三人的身形,也是被籠罩在了其中。

    “哼,這便是與我們北冥宗為敵的下場!”望著那一片塵埃,出手的那名長老冷笑道。

    不過,就在他準備派人去收拾尸體時,他的眼瞳陡然一縮,雙眸瞪得老大望著下方。

    在漫天塵埃之中,似乎有著一道身影凌然而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