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455章 小道消息
    第455章小道消息

    街道之中,充斥著那幾個佣兵淒厲的哀嚎聲。

    而對于這一幕,那些圍觀者們,眼中卻並沒有什麼同情之色。

    這幾個家伙,平日里像今日這種害人的勾搭可沒少做,今天終于踢到一塊鐵板,也正所謂報應罷了。

    “那幾個家伙,難道是哪個隱世家族出來的嗎?”

    “估計是的,那個小跟班都有這等恐怖的實力,絕對不是普通勢力能夠培養出來的!”

    看了看躺在地上哀嚎的幾個佣兵,稍微有點見識的人,都知道他們已經被廢了,而後,一道道議論之聲,也是悄然的響徹而起。

    而這些喧嘩聲中的小跟班這三個字,卻是讓得魯小官剛踏入酒樓的身形一個踉蹌,他堂堂魯族年輕一輩的第一人,竟然會被人認為是一個小跟班!

    不過,對此魯小官雖然心中不樂意,但是他可不敢去和秦逸塵提什麼意見,最後,他只能輕嘆一聲,心中暗自想道,算了,就看在這家伙實力的確比自己要強的份上,跟班就跟班吧……

    他可不敢保證,自己若是一氣之下跑回去的話,魯庸智會不會活剝了他,那個家伙……自己真的是他親生的麼?

    至于眾人的猜測,他根本就不擔心,因為在外界口中的隱世家族,最多也就相當于三宗一府的存在。

    他們根本無法想象,如同公輸一族、魯族那等存在!

    酒樓與酒館。

    無論是在哪個城市,這兩個地方,絕對是消息傳播最快之處。

    此時,酒樓中幾十號人坐于其中,各種高談闊論,喧嘩之聲不絕于耳。

    除了幾個靠近窗邊的位置察覺到外面的動靜之外,其余人都還不知道剛才外面發生了什麼。

    在進入酒樓之後,魯小官掃視一眼,徑直對著秦逸塵與公輸芷依所在的桌子行去。

    “逸塵哥哥,怎麼這里的酒和我們族中的酒不同呢?”

    此時,公輸芷依眼楮好奇的四處掃視著,不時的還對著秦逸塵低聲問道。

    “搞定了。”

    魯小官來到秦逸塵所在的桌椅前,道。

    不過,出乎了他意料的是,秦逸塵對此並沒有半點意外或者興趣,只是淡淡的點了點頭,便繼續解釋著公輸芷依的疑惑。

    兩人一問一答,完全沒有搭理魯小官的意思,這又是讓得後者嘴角一陣的抽搐,就算是跟班,每次在做完事,也不會如此的被無視才對吧?

    “嘿,听說了嗎?北冥宗的又加大了懸賞!”

    在秦逸塵解釋間,陡然有一道賣關子的聲音,從他們身側的一張酒桌傳來。

    听到這句話,秦逸塵眉頭一皺。側目看去,只見得一個壯漢一邊喝著小酒,一副高深莫測的姿態。

    “老弟,你那消息早就過時了,誰不知道北冥宗說了,只要抓住那小子,便送一個核心弟子的名額?”

    一道譏笑之聲從另外一張酒桌傳出,引起了一片附和之聲。

    “無知!”

    對于這道譏笑,那個壯漢搖了搖頭,道︰“我這個消息可是剛傳過來的,你所說的,不過是上個月的懸賞罷了。”

    “什麼?難道北冥宗又加了懸賞?”

    听到這話,不少人頓時耳朵豎了起來,一道道目光,都是投射向了那個壯漢。

    在數十道目光的注視下,那個壯漢將一碗酒一口飲盡,有兩個識趣之人,連忙是將他的酒再次滿上。

    仿若很是享受這種感覺一般,壯漢再次喝了半碗酒,才是緩緩說道。

    “一個多月都沒有那個小子的半點消息,北冥宗高層震怒,一個長老特意加大懸賞額度,除了一個核心弟子的名額之外,還另外加了一項讓所有人都無法抗拒的條件!”

    壯漢的目光掃視了眾人一眼,最後才是吐出幾個震撼人心的字眼︰“地級武技!”

    “嘶……”

    听到“地級武技”這四個字,酒樓之中頓時響起了一片倒吸冷氣的聲音。

    北冥宗核心弟子的名額,這讓得無數人眼紅。

    而再加上一本地級武技,那麼,這已經足以讓任何一個沒有半點背景之人,一躍成為這片地域中高高在上的人物,甚至能夠輕易的建立一個一流的家族了!

    建立一個家族,必須要有一些底蘊,而一本地級武技,足以支撐起一個一流家族了!

    建立家族,可是無數在外歷險的佣兵,終生最為追求的事情啊!在短暫的寂靜之後,便是有著一道道粗重的喘息之聲在酒樓中響起。

    “唉,別想那麼多了,那人連北冥宗的核心弟子都敢殺,豈是什麼泛泛之輩?就算我們遇見了,恐怕也只有望而興嘆的份!”

    不過,在這里面,還是有著不少理智之人,他們搖了搖頭,嘆息道。

    听到這一道聲音,不少激動不已之人,如同被一瓢冷水從頭淋下,將那抹激動給徹底的澆滅。

    的確,人家能殺北冥宗的核心弟子,那至少是武王中期的實力,他們這一群區區靈境的佣兵,就算遇見了又能如何呢?

    “北冥宗……”

    此時,秦逸塵也是輕嘆一聲,忍不住微微揉了揉腦袋,這些話題听起來,似乎與他有著一些關系啊。

    其實,這也怪不得北冥宗如此震怒。

    雖然每年,都會有不少北冥宗弟子隕落,其中不乏核心弟子之人。

    但是,可從來沒有人,敢在大庭廣眾之下,擊殺北冥宗的核心弟子!

    身為核心弟子的丘機卓被斬殺,這無疑是狠狠的在打北冥宗的臉面!

    在消息剛一傳開,便是有人推波助瀾,將那人描繪得極為夸張,說什麼他就是看丘機卓是北冥宗之人,才故意下的狠手。

    雖然北冥宗的高層知道,這些說法,不過是一些有心之人故意為之,但是,他們依舊無法壓制心中的怒意。

    身為這片地域的頂尖勢力之一,何曾有人敢那般對他們的弟子出手?

    于是乎,為了抓捕在大庭廣眾之下擊殺丘機卓之人,北冥宗也是心一狠,直接開出了核心弟子的條件。

    而兩月多的時間過去了,卻依舊沒有半點消息,他們又不得不再次加大條件。

    一本地級武技與核心弟子的名額,已經足以讓這片地域中無數大小勢力願意付出任何代價來得到了!

    “真是麻煩啊……”

    秦逸塵揉了揉腦袋,心中低嘆道,此時,他似乎察覺到幾道隱晦的視線,不斷的在他身上掃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