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454章 小跟班
    第454章小跟班

    而對于公輸芷依的一些問題,秦逸塵也是有問必答,沒有半點不耐,這一切被魯小官看在心里,卻是極其的不舒服,他多麼的希望,那個對公輸芷依夸夸其談的不是秦逸塵,而是他。

    但是,其實公輸芷依的問題,他也一個都回答不上來。

    畢竟,他對外界,並不熟悉啊,

    而公輸芷依這般行徑,卻是吸引了不少不懷好意者的注意,兩個毛都未必長齊了的少年,還有一個一看就是沒出來過的蘿莉,穿著還不差,這在不少人眼中,可是幾頭肥羊啊。

    而這些隱晦的目光,秦逸塵都是感覺到了,不過,只要他們不做出什麼過分的事情,他也懶得去搭理。

    “逸塵哥哥,那個是什麼呀?”

    公輸芷依拉著秦逸塵的袖袍,一手指著一座四面都遮有紅布的樓房。

    “那個是……”

    秦逸塵正準備回答,而在瞥了一眼之後,發現是風月場所時,他頓時有些尷尬的不知道該怎麼去說了。

    他可不想帶壞這個純情可愛的小蘿莉啊。

    “嘿嘿……小妹妹,那個可是好玩的地方哦!”

    而就在秦逸塵猶豫時,一道壞笑之聲從公輸芷依側方響起。

    “好玩的地方?”

    一听到好玩兩個字,公輸芷依的美眸之中頓時迸發出了喜悅之色。

    秦逸塵眉頭一皺,因為隨著那道聲音的響起,在他前方有著三個壯漢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小妹妹,我帶你去玩吧,那地方可好玩了,想來你的小哥哥也不會介意的,對吧?”

    在公輸芷依旁邊的壯漢先是對著公輸芷依誘惑道,旋即臉色一寒,對秦逸塵問道,話語中充斥著威脅之意。

    “逸塵哥哥……”

    被幾個滿臉橫肉的家伙攔住去路,公輸芷依終于是察覺到了不對勁之處,她本能的往秦逸塵身旁靠了靠,拉著前者袖袍的小手,捏得更緊了。

    “不好意思,我介意!”

    對于幾個不過靈境實力的佣兵,秦逸塵沒有半點興趣,他聳了聳肩膀,直接是撞開眼前的大漢,拉著公輸芷依行過。

    “敬酒不吃吃罰酒!”

    見到這個少年竟然這麼大膽,這幾個佣兵頓時惡膽橫生,之前他們便觀察過,並沒有什麼護衛跟著這三個少年!

    “把那兩個宰了,小蘿莉我帶走,等享受完了,再給你們!”

    最先誘惑公輸芷依的那個佣兵,看起來是他們幾人之間的頭頭,他眼中閃過一抹寒芒,狠聲說道。

    “鏘!”

    另外三個佣兵舔了舔舌頭,眼中迸發出了污穢的光芒,直接是抽出腰間寒芒閃爍的武器。

    察覺到這邊的動靜,原本熙攘的人群,頓時讓空出了一個大圈。顯然,對于這種事情,雲林城之人都是見怪不怪了。

    “下手輕點,廢了就可以了!”

    而就在不少人暗自為秦逸塵他們感到可惜時,他卻是頭都沒回,一句毫不在乎的話語,從其口中飄然傳出。

    而後,在一雙雙愕然的目光中,秦逸塵徑直帶著公輸芷依走入旁邊的一個酒樓之中,仿若根本沒有在乎這幾個佣兵一般。

    三人只剩下一個陰沉著臉的魯小官,依舊站在原地。

    他很不服氣。

    但是,一想到自己父親的那些囑咐……他只能將心中的怒火發泄在這些人身上了!

    原本因為秦逸塵的話語,那四個佣兵還有些謹慎的掃視了四周一眼,在他們凶狠的目光中,圍觀之人都是悻悻的縮了縮脖子,沒有一人有插手的意思。

    “裝神弄鬼,以為這里是你自己家族嗎?”

    因為那個少年的一句話語,而猶豫了一下,那幾個佣兵頓時都是感覺臉上一陣火辣辣的羞怒,他們仿若已經察覺到不少從微觀人群中投射而來的譏諷笑意了,竟然被一個少年給嚇到,這簡直就是恥辱啊。

    “我先宰了這個小兔崽子!”

    一個佣兵怒喝一聲,雙手持刀,狠狠的對著魯小官的脖頸劈砍而去。

    “啊!”

    見到這幕,不少圍觀者都是不忍的別過頭去,一些血腥場面見得太少的,更是發出一道尖叫,緊閉雙眼,不忍看到這幕。

    魯小官此時很生氣!

    這群家伙竟然敢調戲公輸芷依!

    而且,身為魯族年輕一輩的最強者,竟然淪為了那個家伙的打手!

    “這麼喜歡發呆,我就送你一程!”

    見到這個少年猶如白痴一般愣在原地,那個佣兵眼中有著猙獰之色迸發而出,他口中大喝一聲,大刀不僅沒有停頓,反而他手下力度再次加大了幾分,大刀帶著破風之聲猛的劈砍至魯小官的身前。

    “?v br />

    一道清脆的聲響,在街道中響徹而起。

    那些原本正準備看好戲的圍觀者,此時卻是眼瞳一縮,他們眼前,並沒有想象中,一顆頭顱沖天而起的景象。

    讓得他們有些驚訝的是,根本沒見得這個少年如何動作,那個佣兵的大刀,竟然是破碎了開來。

    最為詭異的,是大刀爆裂開來的碎片,竟然沒有落地,而是靜靜的漂浮在那個少年的周身。

    “這是……精神力,難道他是煉丹師?!”

    最先動手的佣兵眼中也是有著驚駭之色涌現而出,他感受到,似乎有一抹隱晦的波動傳蕩而出,然後他那柄鋒利的大刀,便是爆裂開來了。

    此時,原本喧嘩的街道安靜了下來,一道道目光都是不解的望著那漂浮著的碎刀。

    “咻!”

    在一雙雙眼楮的注視下,下一瞬,這些碎片陡然急射而出。

    “啊!啊!”

    那四個佣兵甚至還來不及反應,身形立馬蜷倒地,淒厲的慘嚎之聲,更是從他們口中傳出。

    “哼,若不是他交代只廢了你們,今天你們一個都別想走!”

    魯小官冷哼一聲,冷眼掃了躺在地上的四人一眼,才是邁步對著秦逸塵所進入的酒樓行去。

    “嘶……”

    周圍,頓時響起一陣倒吸冷氣的聲音,那一雙雙眸子內都是充斥著震撼。

    在他們心中,那些佣兵已經是極強的存在了,不然,也不可能讓他們在城市內橫行霸道。而魯小管,竟然連手都沒出,那些佣兵就全部倒下,這到底需要何等的實力?

    最主要的是,貌似這個人還只是前面兩個人的……小跟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