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452章 抉擇
    第452章抉擇

    “好啊,好啊!”

    公輸芷依當即拍手叫好,她做夢都想著去外界,否則也不會一而再,再而三的要求秦逸塵帶她出去。

    “胡鬧!”

    公輸玉山瞪了眼公輸芷依,而後看向秦逸塵,略微猶豫道︰“此事還得從長計議,而且,異族余孽是否安在,都尚且不知……”

    這是他擔憂的事情。

    魯庸智已經急不可耐,當即說道︰“正是要出山,才能知曉當年被我族擊潰的異族是否還在,如果還善存,是否還在蠢蠢欲動,我們固步自封在此,長此下去,此消彼長,若異族再此來犯,我們用什麼去抵擋異族的攻勢?!”

    公輸一族族人面面相覷。

    “這……”

    公輸玉山沉默了。

    其實,他心里知道,出山已經在所難免。

    現在也有了一個更好的出山契機,那就是……秦逸塵的出現。

    看著他的反應,秦逸塵心中也是暗自松了口氣,只要公輸玉山不迂腐到死也不出山,那他便能想出方法,讓公輸一族成為他的助力。

    而且,若魯族也真的能夠為他所用,那麼這對他來說,未嘗不是件好事。

    “老夫倒是建議,不如選出兩族中最年輕優秀的弟子,出去見識一番……”

    一直沉默的公輸蒼幽,此時輕叩著桌面,深邃的眸子中,也是有種期待。

    “那該派誰出去?”

    公輸玉山見老爺子如此說,不禁輕嘆了口氣︰“事關我族興衰,應當慎重再慎重。”

    畢竟身為一族執掌,族人興衰,大于天。

    無論做何種決定,他都務必站在族人興衰的角度考慮,這也使得向來行事果斷的他,也不禁有些猶豫。

    “爹,兩族最年輕優秀的弟子,公輸一族,那必然是我……我雙手贊成太爺爺的提議。”公輸芷依歡呼雀躍起來,臉上也是爬上一抹紅霞。

    “使不得……”

    听到這話,秦逸塵手掌微不可察的一抖,渾身一顫,幾乎是立刻說道。

    這小妮子太膩人了,而且就這副姿色,他還真擔心,出去後會帶給他無限的麻煩。

    “逸塵哥哥……”

    公輸芷依美眸通紅,淚花涌現,顫聲道︰“你答應過我的,出關後便帶我玩。”

    秦逸塵心生不忍,但想到外面的險惡,他真不想小妮子深陷危機當中,說道︰“這可不是出去玩,這是大事……”

    公輸芷依不依道,“人家不管,說話要算數,不然我會恨你一輩子!”

    “這……”

    秦逸塵快哭了,他真是為了公輸芷依好,為何她就是不明白呢。

    外面太危險!

    你這小白兔一般,出去,鐵定被一群狼給盯著。

    “咳……”

    公輸蒼幽咳嗽一聲,老臉一紅,輕聲道︰“芷依也說的沒錯,論資質天賦,她確實是我族最強的年輕人,就讓他跟著逸塵老弟出去見識見識……相信有逸塵老弟在,芷依也能安好無恙。”

    “太爺爺真好!”

    公輸芷依破涕為笑,帶著頗有挑釁意味的眼神看向秦逸塵。

    對此,秦逸塵只能無奈地聳了聳肩,不禁暗嘆……有這小妮子跟著,苦逼的日子還會遠嗎?

    不過,誰讓他需要借助公輸一族的力量,不同意都不行。

    “逸塵老弟……”

    魯庸智這才注意到,老不死的公輸蒼幽,居然稱呼如此年輕有為的掌門為‘老弟’,不禁心頭癢癢,暗恨為何之前要與其交惡,若是最初交好,也來個以兄弟相稱,豈不美哉?

    “那魯族派出何人?”秦逸塵目光落在魯庸智身上。

    魯庸智深吸了口氣,有些不好意思道︰“逆子小官,是我魯族年輕一輩最強……”

    “噗嗤!”

    公輸蒼幽剛喝進去的那口茶,此刻听到魯庸智的話,盡數噴了出來……忍俊不禁的模樣,讓得魯庸智臉色有些不好看起來。

    “不好意思,魯族長,莫見怪,莫見怪!”

    一想到魯小官被秦逸塵直接丟下山崖,再聯想到魯小官乃是魯族年輕一輩的最強者,公輸蒼幽就算活了這麼久,也倍感好笑。

    “哼!”

    魯庸智冷哼一聲,別過頭去,便也默不作聲。

    場中的氣氛,一時也不由尷尬了起來。

    “既然如此,那擇日不如撞日,今天我們就出發!”

    眼看沒人說話,秦逸塵其實心理一直擔憂風千雪的事情會不會出現變故。

    畢竟,他來到這里,已經花費了許多時間了。

    他絕對不會允許悲劇再次重演!

    公輸芷依雙手贊成︰“好!太好了,我們現在就走吧!”

    只是想到跟她同行的是魯小官時,她的心情便有些不美,原本高漲的情緒,也不免有些惆悵起來。

    魯庸智此刻也是暗暗點頭,正聲道︰“那待小兒甦醒過來,便準備出發,恰好,我族戰船便用來送掌門出山。”

    “有勞!”

    秦逸當即起身,眼中也是浮現一抹火熱。

    工匠之道出神入化的班門遺族,如今將會成為他的一大助力,哪怕是對上那歐陽世家又何妨?!

    當下,魯庸智便前往魯小官的療養之地,作為即將代表魯族,跟隨擁有巨匠之錘的秦逸塵出山,他有太多的東西要交代。

    而公輸芷依,也被其父親叫走,怕也是有所交代。

    “逸塵哥哥,你可不許跑啊!”

    臨走時,小妮子還有些擔心,生怕她一離開,秦逸塵便會消失一般。

    “我能跑哪去?”

    對此,秦逸塵也是萬分無奈,攤上這麼個膩人的妮子,他是沒有絲毫辦法。

    一旁的公輸蒼幽,將這一切看在眼里,暗暗點頭,嘴角不著痕跡地揚起一抹弧度。

    在他看來,若公輸芷依能夠跟秦逸塵發生點什麼,這對于整個公輸一族,將是巨大的好處。若……能跟秦逸塵結合,那便是說,班門掌門便是他公輸一族的女婿。

    想到這,公輸蒼幽滿是皺褶的臉上,也是難掩喜悅之色,握著藤椅的手掌,也是微不可察的緊了緊。

    ……

    半日後,魯族少主魯小官,總算從昏死的狀態中甦醒過來。

    一醒來,便是大聲嚷嚷道︰“秦逸塵,我要殺了你……”

    “啪!”

    魯庸智當時便是一巴掌抽了過去。

    魯小官捂著臉頰,半響才回過神來,似乎……自從公輸芷依身邊的秦逸塵出現後,他的父親便變得跟以往不同,甚至,還會對他動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