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449章 魯族
    第449章魯族

    “這戰船不是我們族的啦!”

    仿若是看出了秦逸塵心中的疑惑,公輸芷依解釋道。

    “嗯?”

    秦逸塵眼眸微微一眯,不是公輸一族的?

    “我也不喜歡他們!”

    公輸芷依嘟著小嘴,望著那艘戰船,面色明顯有些不滿。

    “芷依妹妹!”

    戰船從天徐徐而降,一道聲音也是適時響起。

    伴隨這道聲音而來的是,一道虛空緩緩而落的青年,青年弱冠年紀,劍眉星目,端的是俊朗出眾。

    然而,當青年略帶激動的神情,在看到芷依身邊的秦逸塵時,也是逐漸變得陰沉起來。

    “你是誰?跟芷依妹妹挨得如此近,可經過本公子同意?”青年劍眉緊蹙,眼中滿是妒火滋生。

    秦逸塵頓感頭大,幾乎凡是身邊有亮眼的美女在,總會有許多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來挑釁。

    但他還未來得及說話,公輸芷依已經站了出來。

    “魯小官!”

    公輸芷依氣鼓鼓道︰“我跟誰靠的近,跟你有什麼關系?說把,無事不登三寶殿,你們家到我公輸一族領地又有何指教?”

    “呵呵!”

    魯小官冷笑道︰“你是我指腹為婚的未婚妻,怎會跟我沒關系?這次來,也不瞞你,我已經說服我爹,前來向你公輸族正式提親。”

    “你從哪來,回哪去,我才不會嫁給你!”

    公輸芷依美眸一瞪。

    “嗚嗚……”

    便在這時,那艘戰船也是降落在了青蘭山山腰。

    此等盛事也自然驚動了公輸一族的族人。

    戰船上走來了一位身穿紫色錦衣,腳踏雲履靴,貴氣恆生的中年人。此刻下了戰船,面帶笑容朝公輸芷依走來。

    “魯伯伯。”

    公輸芷依揖禮道。

    對于同出班門之後的魯族,該有的禮節不能少。

    “幾年不見,芷依愈發美麗了,今後你得改口了啊,哈哈!”

    魯庸智心情似乎極為不錯,看著貌美氣質極佳的公輸芷依,顯然已是認同魯家的媳婦,就該如此。

    公輸芷依經歷了成人禮的精神海洗禮,直接連破數十道陣,精神力近乎凝實,自然那股由內而外的精神氣質,便是上乘。

    配合她那離開公輸一族,必定是禍國殃民般的姿色,少有人能不動心。

    秦逸塵站在一旁,心中暗暗驚訝,沒想到前世那近乎吞並公輸一族,徹底成為魯班遺族的掌舵人魯庸智,便是眼前這個英氣逼人的紫衣中年人。

    似乎察覺到秦逸塵的打量,魯庸智這才注意到公輸芷依身邊,那其貌不揚的秦逸塵。

    起碼在魯庸智看來,一身寬松長袍的秦逸塵,雖然說還算長得俊朗,但在他看來,卻不及他兒子魯小官的十分之一。

    但就是這麼個普通人,卻跟公輸芷依如此接近,甚至說近的有些過分。

    魯小官見父親到來,底氣也是大了幾分,看到父親的神色,他知道自己跟公輸芷依的婚事,多半能成,當下也是心中竊喜。

    公輸一族族長公輸玉山的千金,當配的上他魯門一族的公子。

    只是那始終抿嘴淺笑,看起來一臉無害的秦逸塵,卻極為礙眼了些。

    魯小官終是忍不住開口問道︰“不知這位小兄弟是?”

    “逸塵哥哥,我們走!”

    公輸芷依心中氣憤,這該死的家伙,指腹為婚能當真?也不撒泡尿照照,能有逸塵哥哥千分,萬分之一優秀?

    想到秦逸塵的種種,公輸芷依俏臉也是微紅,心頭如小鹿亂撞。

    在看到太爺爺公輸蒼幽跟父親公輸玉山,帶領族人迎客而來,便下意識拉著秦逸塵的手,想要離去。

    “站住!”

    魯小官陡然冷喝出聲,猛地拍向秦逸塵的肩膀︰“你小子,我可批準你走了麼?”

    “恩?”

    秦逸塵眉頭微蹙,難道自己這公輸一族的貴客身份就這麼不管用?

    區區魯族,也能對他頤氣指使?

    秦逸塵臉色瞬間寒了下來,若非以後要借助公輸一族的力量,不願破壞魯族與公輸一族的關系,否則之前早就出手解決。

    畢竟,能夠將戰船開進公輸一族領地的家伙,跟公輸一族的關系,那是絕對不會差。

    “放開你的狗爪,否則我不知道你會面臨什麼樣的後果!”

    秦逸塵這次是真的動了怒氣。

    本來,對于公輸芷依與眼前這長得俊朗的魯小官,有指腹為婚的約定,心情就已經不算好,此刻對方的挑釁,無疑是火上澆油。

    “狗爪?你信不信我撕了你?”魯小官怒急,若非要在公輸芷依面前表現出紳士風度,以他的性格,早已經將眼前狗膽之人活撕了。

    以他不過弱冠年紀,便是武王初期的強者,這在整個班門之後的族人中,也都是鳳毛麟角般的存在。

    眼前這家伙,弱不禁風,他吹口氣都能將他吹飛。

    “小官,不要胡鬧,這是你公輸叔叔的貴客,不能怠慢!”魯庸智開口勸道,但神色卻是有幾分試探之意。

    魯小官眉頭一挑,得到父親的首肯後,掌下陡然發力。

    一股武王強者的氣息迸發而出,強大的真元波動,讓得青蘭山山腰都刮起一陣勁風。

    “魯小官!”

    公輸芷依怒了。

    然而,更怒的卻是忍耐到極限的秦逸塵。

    “你這是在找死!”

    秦逸塵肩膀一抖,強大的真元直接爆發而出。

    居然硬生生地,壓制住了魯小官的武王氣息。

    “咦!”

    魯小官神色微微動容,正待他打算再次出手之際,卻陡然看到,眼前的秦逸塵居然消失了。

    “人呢?”魯小官大吃一驚。

    終于收起了輕視之心。

    這才想到,能夠成為公輸一族的貴客,起碼也是有些實力的。

    “呵呵,看來我大意了,不過,再強能強過我魯小官?”

    魯小官搖頭嘆息,眼眸陡然一凝,因為他的強大精神力已經感知到,秦逸塵就在他頭頂上空。

    當下,渾身真元調動,直接朝著頭頂轟擊而去。

    然而……

    “我原以為你有些能耐。”

    秦逸塵的聲音,如同鬼魅般傳入魯小官的耳中。

    而他的身體也近乎是貼著魯小官的後背。

    “太差了!這樣的你,如何配得上公輸芷依?”

    秦逸塵森然的聲音傳出,悍然出手‘ !”的一聲,魯小官身形直接從青蘭山山腰上倒飛了出去,正好砸在趕上來的公輸一族族人身上。

    “誰要跳崖?”

    公輸玉山的聲音適時響起,當看到居然是魯庸智最看重的公子魯小官時,吃了一驚。

    “糟糕,似乎秦逸塵跟芷依在上面……”公輸玉山,立刻便知道發生了何事。

    也就在此刻,大有讓魯小官一戰揚名的魯庸智,看到自己的兒子被眼前面生的家伙擊落山腰,眼眸赤紅。

    “小子,找死!”

    魯庸智正要悍然出手之際,一聲冷喝也是適時響起。

    “庸智兄,這樣怕是不好吧!”

    公輸蒼幽的身形陡然如箭矢般出現在秦逸塵身前,而他的神色也是緩緩陰沉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