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448章 膩人的妮子
    第448章膩人的妮子

    在青蘭山頂,三道身影坐于竹亭之中,愜意的喝著熱茶。

    “逸塵,多謝你了……”

    公輸玉山帶著一抹笑意對著秦逸塵說道。

    若是之前秦逸塵點頭答應公輸芷依,他還真不知道怎麼拒絕才好。

    秦逸塵喝了一口熱茶,搖了搖頭。

    他並不是不想帶公輸芷依去外面,只是,現在還不是時候。

    在外界,因為天命絕域的事情,北冥宗定然會大張旗鼓的搜索自己的消息,雖然他能改變容貌,但是公輸芷依跟在他身旁,多少還是有些不方便。

    關于公輸芷依的事情,他想還是等外界安穩下來再提吧,到時候,以公輸芷依的事情,再來與公輸玉山說說借助他們一族力量之事吧。

    “公輸族長,若沒什麼事的話,我先回去歇息了。”

    雖然在那里面收獲頗豐,不過長時間緊繃的心神,一松緩下來,讓得他有一種倦意襲來。飲完茶之後,秦逸塵伸了伸懶腰,對著公輸玉山與公輸蒼幽告退道。

    公輸玉山仿若是有話要說,不過公輸蒼幽對其使了個眼色後,他到了嘴邊的話語,卻又咽了回去,最後只是吐出兩字︰“去吧!”

    “蒼幽老哥,那我先走了!”

    秦逸塵也是發現了公輸玉山的變化,不過,既然後者沒說,他也沒有去問,當即點了點頭,對著公輸蒼幽抱拳後,便是對著半山的竹屋飛掠而去。

    待到秦逸塵的身形消失在山頂之後,公輸玉山才是輕嘆一聲,有些不解的望向公輸蒼幽。

    “太上長老,您不是一直等待那個人麼,現在他已經出現了啊……”公輸玉山不解的問道。

    公輸蒼幽微微搖了搖頭,深吸一口氣,道︰“還沒到時候,雖然他在那里面表現驚人,但是他接觸工匠一道的時日還太短了……”

    “等過些時日,再看吧。”

    公輸蒼幽沉吟少許,最後決定道。

    ……

    在經過公輸芷依的成人儀式後,整個公輸一族,都是變得沸騰了起來,這種沸騰,並未因為時間的流逝而有所減弱,甚至有愈演愈烈的趨向。

    這一切,皆是因為那一道每日清晨都會出現在宗祠殿宇前,指導他們的身影。

    班門傳人……秦逸塵。

    從他引起的動靜,到在陣圖中引起的各種異動,還有最後出來之時,以一己之力震退族長、太上長老的精神力!

    這些,完全讓公輸一族的族人認可了這個叫秦逸塵的少年,對于巨匠之錘選擇了他,再也沒有人敢有異議。

    在從陣圖中出來後,秦逸塵的日子又是變得清閑了起來。他絕大部分的時間,都是用在了修武之道上。

    因為他精神力已經完全凝實,而距離突破到破靈境,卻還有一段不小的差距,這段差距,在短時間中,恐怕難以做到。

    所以,他更多的時間,都是放在了真元的修煉之上。

    而在,每日清晨時分,秦逸塵在短暫的晨練之後,還會到宗祠殿宇中去,自己在稍微熟練工匠之道的同時,時而也指點一下公輸族人。

    在這種日子中,他工匠之道上的感悟和熟練,也是愈發的精湛,而他平日里廢寢忘食的修煉,更是讓得他真元進展上,取得了不少的效果。

    雖然他依舊未突破到武王中期境界,但是他還是能夠感受到,他已經站在了武王初期最頂尖的層次了,距離突破到武王中期,只有一步之遙。

    或許這一步,有無數的武王強者卡在那里,抱憾終身,但是秦逸塵有信心,這道溝壑攔不住他,他所差的,只是一個契機而已。

    然而,這種清閑的日子,終于是在一月之後,隨著公輸芷依的出關而結束。

    在經過成人儀式,被公輸玉山好說歹說,連哄帶騙的,終于是讓公輸芷依暫時放下拉著秦逸塵出去的念頭,閉關去了。

    但是僅僅是一個月的時間,公輸芷依已經是將自己所感悟的工匠一道上的造詣給掌握了,這讓得公輸玉山在頭疼之時,也沒有半點借口再阻攔。

    青蘭山山腰,真元不斷的涌蕩著,似乎都是被吸引著,朝著某處翻騰而去。

    而真元涌蕩的最中央,一道正盤膝坐于竹屋之前,一抹抹淡淡的真元,猶如水霧一般,隨著他的呼吸,從其口鼻間進吐出。

    那漫天濃郁的真元,也是不斷的隨著他的呼吸,被其吞納,這幅景象,看上去讓人升起一種自然之感,看上去好不祥和。

    不過,這種祥和之感,在某一刻被突然打破。

    “逸塵哥哥!”

    人還未到,已聞其聲。

    隨著一道悅耳的叫喚聲,秦逸塵緊閉的雙眸陡然睜開,而後,隨著急促的破風之聲響起,一只木鳥馱著公輸芷依來到了他的身前。

    “芷依?你閉關結束啦?”

    秦逸塵寵溺的拍了拍公輸芷依的腦袋,正準備詢問下後者工匠一道上感悟得如何。不過,他還未開口,那只手掌便是生生的頓在了半空之中。

    “逸塵哥哥,快點走吧,我都等不及啦!”

    公輸芷依那雙琉璃般的眸子,閃爍著激動的光芒,俏臉之上,盡是希翼之色。

    望著公輸芷依那無邪的眸子,秦逸塵心中一陣的愧意,若不是因為北冥宗的事情還未解決,他何嘗不想快些破開公輸一族不準外出的例條?

    “芷依……”

    秦逸塵忍了忍心,正準備拒絕公輸芷依,陡然他眉頭一皺,腦袋抬起,望向了前方的天際。

    見到秦逸塵的動作,公輸芷依的目光也是順著看了過去。

    “轟隆!”

    在兩人的目光中,轟隆之聲大作而起,一片烏雲也是出現在了兩者視線的盡頭。

    “那是……戰船?”

    秦逸塵皺了皺眉頭,那東西與當初接自己來的戰船極其相似。

    “公輸一族的族人平日里根本不會離開這里,這艘戰船接的是誰?”秦逸塵皺了皺眉頭,心中猜測道。

    只不過,他沒有看到,在被黑雲包裹的戰船下方,有著標志與公輸一族戰船完全不同。

    而且,公輸一族除了在接待秦逸塵時,動用過戰船之外,根本就沒有任何勢力,有資格讓公輸一族以戰船迎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