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442章 精神海
    第442章精神海

    而隨著一個個大陣被破除,在公輸一族宗祠之外,那種異動也是緩緩的消散。

    而這些異動的消散,卻並沒有讓得公輸玉山等人的面色變得欣喜,反而,他們的臉色都是變得低沉了起來。

    那種可怕的天地異動消失,只有兩種可能。

    其一,陣法被破,自然無法再凝聚天地真元的攻勢,引發那等可怕的異動。

    但是,剛才那種恐怖異動,公輸一族的所有人都知曉,考驗之地中的難度絕對是前無古人之難,那等考驗,恐怕就算是族中幾個長老也不可能通過,更何況,是公輸芷依和秦逸塵了。

    而讓得異動停止的另外一種可能性,那便是陣法中之人已死,陣法便會自動消散……

    隨著異動的消失,公輸一族宗祠中被一種沉悶的氣氛壓抑著,一個是本族天賦最好,而且討人喜歡的公輸芷依,另外一人,雖然有很多族人不服,但是他們也不得不承認,那個家伙是巨匠之錘的擁有著。

    這兩個人,任何一個的死亡,對于公輸一族來說,都是莫大的損失。

    而且,巨匠之錘遺落在那個地方,想要找回來的可能性,幾乎是難于登天,巨匠之錘剛剛出現,若是因為這個成人儀式的考驗再度遺失的話,那整個公輸一族,便是班門的罪人!

    “芷依……”

    公輸玉山輕喃一聲,他眉宇間的皺紋,也是加深了幾倍,正面看上去,他就如同是蒼老了十余歲一般。

    而在他身前,太上長老公輸蒼幽此時也是眉頭緊皺,但是他的眸子依舊是緊盯著宗祠之上,巨匠之錘模型前的陣圖,仿若,他想透過那個陣圖,看穿考驗之地中的景象一般。

    “族長……”

    等了少許時間,大長老沉聲叫喚道,如果公輸芷依與秦逸塵已經失敗了的話,那麼這次的成人儀式,也就結束了。

    而維持開啟那個地方,消耗可不小……

    听到大長老的聲音,公輸玉山的身軀猛的一顫,他眸子望著那個陣圖,還有在他身前的公輸蒼幽,最後,咬了咬牙,道︰“再等等。”

    而這種等待,一等便是過去了一個時辰,在這段時間中,沒有一人出聲,眾人的眸子都是緊緊的盯著那陣圖,仿若是希望奇跡的出現一般。

    ……

    而此時,在那考驗之地中,陣法破碎的漫天光屑,終于是緩緩的消散。

    秦逸塵與公輸芷依,也是戀戀不舍的從那種感悟中甦醒了過來。對于外界的情況,他們自然毫無察覺。

    在經過那一個多時辰的時間感悟,秦逸塵感覺自己在工匠一道上的造詣,已經遠遠超過之前一個月的苦修,甚至可以說,在那短短時間內,能比常人數十年的苦練。

    “工匠一道……”

    想著自己見到的那種場景,可謂是削木成器,踏泥成兵,這個時候,秦逸塵才是窺視到當年輝煌班門的冰山一角。

    難怪當年魯班會以一己之力,抵御住了異族的攻勢,做出那麼大的貢獻!

    “逸塵哥哥,我們快去精神海吧,只要出去,你就要帶我去玩哦!”

    公輸芷依在清醒過來後,並沒有多做什麼感慨,而是雙眸放光的望向那散發著隱晦而又強大波動的精神海。

    “精神海……”

    秦逸塵目光也是投射向了精神海所在,那種隱晦而又強大的波動,就連他都是感到一陣的心悸啊,可見,這精神海的錘煉,可沒有想象中的那麼簡單。

    “只要你無恙,我答應你的自然不會反悔。”秦逸塵微微一笑,道。

    “嗯……只要在那里面堅持一天就可以了,那我先進去了!”

    見到秦逸塵沒有反悔,公輸芷依才是笑眯眯的點了點頭,而後嬌軀一動,直接是射向精神海之中。

    “嗡……”

    隨著公輸芷依的投入,精神海猶如平靜的湖面,被投入一顆石子一般,一圈圈的漣漪蕩漾而開,而後,靚影被那種漣漪給包裹。一種可怕的波動擴散而開。

    因為公輸芷依的進入,秦逸塵察覺到那片廣闊的精神海中,有十分之一的範圍都是因為她的進入而波動了起來。

    “天賦還算不錯吧。”

    望著那有些波蕩的精神海,秦逸塵輕喃道。

    普通的公輸一族族人,進入精神海中,恐怕連百分之一的精神海都未激活,而公輸芷依能夠做到這步,已經證明了她天賦之妖孽。

    “若她引動十分之一精神海的壓制,那我呢……”

    秦逸塵嘴角一抽,不由的想起之前因為自己好心的幫忙,結果引起的動靜了。

    ……

    而隨著公輸玉山進入精神海中接收錘煉,在外界公輸一族的祠堂中,巨匠之錘模型前的陣圖,陡然爆發出了一陣青光。

    “這……這是?”

    見到陣圖的異像,那些雙眸緊盯著陣圖的眾人頓時眼瞳一縮。

    陣圖發出這種光芒,便是代表著有人進入了精神海之中!

    “難道……秦逸塵與芷依那妮子突破了大陣的阻攔,進入精神海了?”二長老聲音有些顫抖,不可置信的喃喃道。

    “哈哈,你這不是廢話嗎?沒看見是有人闖入精神海了嗎?”

    在其身旁,大長老大笑一道。

    陣圖最前方,公輸玉山緊繃的身軀,也終于是松緩了一些,看來,事情並沒有往最壞的方向發展。

    “可是……剛才那種異動,芷依真的能堅持下來嗎?在那里面,她連任何傀儡都帶不進去啊。”

    而就在眾人都是松了一口氣時,不知從哪,冒出來一道猜疑之聲。

    這話一出,頓時讓得原本已經欣喜的眾人,如同被一盆冰水從頭淋下!喧嘩之聲,更是戛然而止。

    “我……我只是猜測而已……”

    見到場面詭異的安靜下來,那個開口的族人頓時怯怯的說道。

    不過,已經沒人在乎他所說的什麼了,所有人剛松緩下來的內心,再度被揪了起來。

    公輸玉山的老臉,更是難看的皺成了一團,的確,剛才那等異動,引發的陣法,絕不是公輸芷依能夠抗下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