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440章 束手無策
    第440章束手無策

    “咳咳……那個,芷依,咱們還是先找陣心吧。”秦逸塵尷尬的撓了撓腦袋,輕咳兩聲,說道。

    “逸塵哥哥,這麼多陣法疊加,怎麼找得到陣心?”

    公輸芷依在掃視四周一番,最後嘟著小嘴,一臉氣嘟嘟的望著秦逸塵。

    起碼有二三十個陣法疊加,要找出它們的陣心,然後一一破除,可不是什麼簡單之事啊。

    “轟!”

    而就在秦逸塵觀察著這些陣法之時,這些陣法突然頃刻間猛的動蕩了一下,頓時,這片空間中的真元沸騰了起來,耀眼的光芒,籠罩了這片區域。

    “該死,這竟然不僅僅是困陣!”

    察覺到陣法的動蕩,秦逸塵面色變得陰沉了起來,這種動蕩,乃是代表著陣法被徹底的啟動。

    秦逸塵面色凝重,真元也是從其周身涌蕩而起,他的目光望著那復雜的陣法,其中,隱約可見一道道真元光線鏈接,形成了極其復雜的陣圖。

    秦逸塵試圖動用精神力來觀察大陣,最後卻是無奈的發現,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精神海的緣故,他的精神力被死死的壓制著,僅能在周身一米的範圍內。

    “轟!”

    而就在秦逸塵仔細觀看陣法之時,在其頭頂陡然光芒大作,旋即,一道巨大的光束橫掃而下,攜帶著滾滾真元,快若閃電般的對著秦逸塵與公輸芷依轟擊而來。

    “芷依,小心!”

    秦逸塵大喝一聲,將後者拉入懷中,他僅僅做出了這般動作,還來不及閃避,便是被這一道真元狠狠的轟擊在了後背之上。

    “?v br />

    真元光束爆裂而開,秦逸塵的腳步被震得踉蹌踏出一步,他背上的真元在爆裂中,被轟得黯淡了一絲,直到秦逸塵再次催動真元,才是再度被如同透明火焰般的真元給包裹。

    “嘶……”

    從後背傳來的疼痛感,讓得秦逸塵忍不住咧了咧嘴,這種攻擊,已經相當于武王初級強者的一擊了!

    雖然以他的肉體,硬抗這種攻擊已經沒有什麼大礙了,不過,那種疼痛感卻是無法避免。

    “轟!轟!”

    在第一道真元光束剛剛爆裂,在大陣之上,又是有著一道道可怕的真元光束凝聚著。

    “這些光束……”

    秦逸塵眉頭一皺,他有些心悸的發現,這些光束似乎是鎖定住了他,而並不是公輸芷依。

    為了證實這個,將公輸芷依松開後,秦逸塵側步對著右邊行了丈許距離。

    “轟!轟!”

    下一瞬,十余二十道真元匹練猛的對著秦逸塵轟擊而去。還不待公輸芷依反應過來,秦逸塵的身形已經被這些真元光束所覆蓋。

    “逸塵哥哥!”

    公輸芷依俏臉一變,驚聲叫道,在她的琉璃般的眸子中,已經含有了淺淺的淚水。

    “快去找陣心!”

    就在公輸芷依擔憂不已之時,秦逸塵的聲音卻是從幾丈開外響起。

    原來,剛才眾多真元光束的狂猛攻勢下,秦逸塵不敢托大硬抗,而是在緊要關頭將身法施展到極致,險險的避了過去。

    “轟!轟!”

    而這些真元光束,仿若是沒有盡頭一般,不斷的在凝聚著,而它們的目標也很是明顯,鎖定了秦逸塵那不斷逃竄的身形。

    “嗯!”

    見到秦逸塵竟然沒有事,公輸芷依的小臉上再次露出了純真的笑容,察覺到那些真元光束似乎都是對著秦逸塵轟去,她沒有再猶豫,撒開小腳丫,飛快的在陣法中奔掠尋找了起來。

    而在秦逸塵與公輸芷依困于陣法中時,卻殊不知在宗祠之外,場面已經變得有些混亂了起來。

    “糟糕,這種異動,芷依肯定引發了陣法,她怎麼抵擋得了那里面的陣法啊!”

    “就是因為那個家伙胡亂闖入,才引發的這種異動!”

    在殿宇中,喧嘩之聲不絕于耳,其中絕大部分都是有些責怪秦逸塵的意思。

    異動越大,就代表著考驗越為凶險,若不是他,公輸芷依的考驗雖然也會艱難,但是絕對不會有這麼變態!

    公輸玉山面色陰沉,他心中並沒有責怪秦逸塵的意思,但是此時,他波瀾不驚的內心,也是一團混亂。

    一個是手持巨匠之錘,並且在短短一月時間中,掌握了工匠一道心神合一的妖孽少年,另外一個是自己的心頭肉寶貝女兒。

    這兩者,任何一個出了半點差錯,他都難以接受!

    “如此嚷嚷,成何體統!”

    而就在殿宇中喧嘩聲不絕于耳時,一道威嚴的怒喝之聲在這片天際中炸然響起。

    “太上長老!”

    听到這道聲音,眾人心中都是一驚,旋即,漫天的喧嘩之聲緩緩的湮滅了下去。

    而後,在一道道敬畏的目光中,一道蒼老的身影緩緩自天際落下,最後站在宗祠的最前方。

    “玉山,他進去了?”

    公輸蒼幽望著天際上的異動,深吸了一口氣,沉聲問道。公輸玉山點了點頭,一臉的愧意。

    見到公輸玉山點頭,公輸蒼幽的面色變得凝重了起來,對于公輸玉山,他很是清楚,後者絕不會因為自己女兒的事情,故意讓秦逸塵進去。

    那麼,秦逸塵進去,定然是因為那巨匠之錘的緣故!

    “或許是因為諸位先輩感受到了巨匠之錘……”公輸蒼幽低喃一聲,雙眸緊緊的望著那柄巨匠之錘模型前的陣圖。

    “太上長老,有沒有辦法阻止這次考驗?”

    在一旁,二長老有些心急的問道。

    公輸芷依可是他看著長大的啊,對于後者,他早就將其當成了自己孫女一般。

    隨著二長老的話語,無數道目光都是連忙投射向了公輸蒼幽身上,他們都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

    面對一道道熾熱的目光,公輸蒼幽卻是輕嘆一聲,搖了搖頭,低聲道︰“事已至此,只能靠他們自己了。”

    听到他的話語,眾人都是安靜了下來,殿宇中的氣氛顯得極為的沉重。

    連太上長老都束手無策,他們著急也沒有用。

    而此時,在那個空間中,真元爆裂的轟隆之聲不絕于耳,地面不停的顫抖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