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439章 你是來逗我的嗎
    第439章你是來逗我的嗎

    雖然並非他想進來,但是已經到了這里,秦逸塵也只得將將錯就錯,打量起四周來了。

    他所處的這片空間似乎極為的遼闊,一眼望不到盡頭。

    “芷依,你成人儀式的考驗怎麼通過?”

    在一邊打量間,秦逸塵也是開口問道。想要從這里出去,或許只有幫助公輸芷依通過考驗一途了。

    “只要去精神海里接受考驗便可。”

    公輸芷依努了努嘴,對著某個方向指了指,滿不在乎的說道。

    順著公輸芷依小手臂的方向看去,秦逸塵的眼瞳陡然一縮,在那里,空間似乎有些扭曲,成片的漣漪,不斷的蕩漾而開,一股隱晦的波動從其中隱約的散發而出,讓人的精神都是為之顫抖。

    “那是……精神海?”

    望著那有些扭曲的空間,秦逸塵心中極為的詫異。

    精神海,不同于別的天地靈寶,它只有精神力達到某個層次的強者,在臨死前將自己的精神力之體盡數揮發,才能形成的。

    一般而言,精神海只有在一些高級的煉丹師公會,或者一些頂尖家族,才會擁有。

    “這麼強大的精神海,起碼得有十幾個破靈境的精神力修習者,才能形成吧。”

    秦逸塵眼眸微微眯起,心中也是有些忌憚。

    因為精神海不可吸收,若是有人進入其中,那將會受到來自精神海的威壓,若是普通人貿然闖入,恐怕會直接被這種可怕的精神力威壓給震懾致死。

    “不愧是公輸一族,竟然有這等東西存在,難怪公輸玉山會為芷依擔心,這精神海,可不是什麼凡物啊。”

    此時,秦逸塵心中也是有些明了。

    “走啦,通過成人儀式,你就要帶我出去玩!”

    公輸芷依對著秦逸塵扮了一個鬼臉,而後便是徑直對著精神海行了過去,無懼無驚。

    “咦?”

    在剛跨出數丈之時時,公輸芷依仿若是發現了什麼,腳步突然一頓,輕咦了一聲。

    “嗡……”

    而在她輕咦間,在其周邊的空地之上,陡然有著真元的波動,而後,一道道真元飛快的穿梭著,不過是片刻功夫,一個陣法憑空形成,一股強大的真元波動,蕩漾開來。

    透過那有些透明的真元,秦逸塵見到公輸芷依的身影,不過,她仿若並沒有太過吃驚,在短暫的詫異之後,便是在大陣中開始尋找陣心。

    只有找到陣心,而後將之轟碎,才能從大陣中出來。

    “陣法?需要破陣才能去精神海嗎?”

    秦逸塵輕喃一聲,微微點了點頭,這也正常,若是連一個陣法都破除不了之人,去了精神海,也唯有一死。

    在陣法之中,公輸芷依的大眼楮四處掃視著,不斷的觀察大陣,想要找出陣心所在。

    “按青衫居士所說,這丫頭的天賦極為不錯,應該能通過考驗吧?”秦逸塵心中低喃一聲,而後,他的步伐也是隨之跨出。

    既然進來了,那就幫公輸芷依一把,讓她快些通過成人儀式的考核吧。

    這個陣法,似乎只對被困于其中之人有效,秦逸塵從外面走進去,並沒有受到什麼阻攔。

    “嗡……”

    不過,秦逸塵剛一進入其中,還沒來得及觀察這個陣法,他就是感覺到一道猶如精神力意念一般的東西,從他身軀中一掃而過。

    “什麼東西?”

    秦逸塵皺了皺眉頭,剛才那股精神力仿若是無視了他的防御,將他身體的狀況給摸了個透。

    “嗡嗡……”

    而就在秦逸塵疑惑間,他的面色突然一變,因為他察覺到,周圍的真元,似乎在此時變得更為紊亂了起來。

    在這片空地上,真元猶如風暴一般匯聚,一道道光陣憑空成型,一股股強大的真元波動,不斷的涌蕩而開。

    ……

    而此時,在公輸一族宗祠之外,天地間的真元也是猛的動蕩了起來。

    “糟糕!”

    察覺到這番動靜,公輸玉山的臉色陡然一變。

    以公輸芷依的天賦,想來在其中定然會有陣法的阻攔,但是,也絕不可能引起這般大的動靜啊!

    此時,出現了這種動靜,那只有一個可能,秦逸塵也被概入其中了!

    只有那遠比公輸芷依還要妖孽的秦逸塵,才會引發這等異動!

    “族長!”

    同時,公輸一族的長老們,也都是心急如焚,不知道多少載歲月以來,從來就沒有人引起過這般動靜。

    他們身為長老,當初都是在成人儀式中破開陣法,接受過精神海的考驗,最終才一步步成為公輸一族的支柱的。

    對于那些陣法,他們無一不是忌憚不已,因為,那可不是什麼簡單的困陣那麼簡單啊……

    而此時,這種異動,無疑是要比起他們當初所引起的要大了無數倍,此時,那考驗之地中,又該是什麼樣的場景?

    “快去請太上長老前來!”

    公輸玉山面色凝重的喝道,在其身旁的大長老聞言,連忙是手臂一揮,乘著一只木鳥騰飛而起。

    而此時,在成人儀式的考驗之地中,公輸芷依的小嘴張得老大。

    “ ! !”

    在她有些呆滯的目光中,原本只是一層光罩的大陣,此時不斷的有一層層的陣法疊加而來,不過是片刻的功夫,困住他們的陣法,已經疊加了十余個之多,甚至,外面的真元波動還沒有停止,大陣,還在不斷的疊加著。

    這般加持,直到過去了一刻多鐘,那些涌蕩的真元,才是緩緩的停止了下來。

    而此時,原本透明的大陣變得無比的凝實,一種可怕的真元威壓,從其中隱約的散發出來。

    “逸塵哥哥,你是來逗我的嗎?”

    望著這與之前有著天壤之別的陣法,公輸芷依的眼神都有些茫然了起來,對著秦逸塵喃喃的道。

    听到這句話語,秦逸塵面上也是閃過一抹尷尬之色,望著這麼多陣法疊加而成的大陣,他的嘴角忍不住抽搐了起來。

    自己只不過是好心來幫公輸芷若找陣心而已,鬼知道怎麼回事引起了這般異動。

    這好像不是來幫忙的,而是來添亂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