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438章 你是來幫忙的嗎
    第438章你是來幫忙的嗎

    公輸一族,宗祠內。

    立在最中間的是一柄放大的巨匠之錘,雕刻的也是惟妙惟肖,頗具幾分真品的神韻。

    可見,雕刻這巨匠之錘模型的人,實力也不簡單。

    巨錘周圍,擺放了一尊尊牌位,都是公輸一族的先輩。

    此時,有四位長老站立在巨匠之錘模型前。

    公輸玉山眉頭淺皺站在一旁,看著走進來的公輸芷依,眸子內,隱晦的含著絲絲擔憂。

    甚至,在公輸芷依越來越走近的時候,他幾次想要開口,但是,卻只是張了張嘴,並沒有說出什麼阻攔的話語來。

    他知道,若他阻攔了,對其他族人,其實是一種不公的表現。

    成人儀式,是每一個公輸一族的人,都要經歷的一次重要的歷練。

    雖然,充斥著各種未知因素的危險,但是,若能通過的話,好處也是巨大的。

    他身為族長,不能偏私。

    公輸芷依完全沒有看到自己父親眼中的擔憂,而還是和身邊一同走來的秦逸塵說說笑笑。

    秦逸塵可不像她這麼神經大條。

    而且,經過和青衫居士的談話後,他很清楚,這成人儀式蘊含的巨大危機。

    “記得你答應我的事情。”

    來到了宗祠內後,公輸芷依故作一臉凶惡的對秦逸塵揚了揚拳頭,但是,那嬌憨的模樣,卻沒有一點威脅力。

    “只要你能通過儀式,我一定兌現承若。”

    秦逸塵認真的對她點了點頭。

    雖然,這公輸一族有族規,族人不得外出,但是,他有班門掌門這個身份在,應該問題不大。

    而且,秦逸塵若是想要得到公輸一族這支助力,也必須要打破公輸一族這條族規才行。

    公輸玉山將這一切看在眼里,心中卻是嘆息一聲。

    本來他是打算叫秦逸塵協助公輸芷依的,但是,想到了公輸蒼幽的話語,他並沒有開口。

    “開始吧。”

    隨著公輸芷依走到巨匠之錘面前,幾位長老對視一眼,頓時,各自手中捏出一個不一樣的印記,口中吐出一些讓人晦澀難懂的咒語,接著,一股奇特的氣息從他們頭頂蔓延了出來,凝聚成一張看不見的陣圖。

    “啟!”

    隨著在中間的大長老一聲沉喝,陣圖覆蓋在了那巨匠之錘的模型上。

    “嗡……”

    接著,那巨匠之錘的模型上亮起了一道道繁瑣的紋路,迸發出一股強盛的光芒,將站在巨匠之錘之下的公輸芷依籠罩在內。

    在那強盛的光芒中,似乎,出現了一扇光門。

    隨著這扇光門的出現,那幾位長老口中的咒語念動的更急了,那捏印的手掌,也微微顫栗,不一會,甚至連額頭都滲出了汗水,似乎也顯得有些吃力。

    不過,那巨匠之錘模型上那張陣圖卻是更亮了,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拉扯力在巨匠之錘上衍生。

    在這股拉扯力下,那扇光門,緩緩開啟。

    光門的那邊,白茫茫的一片,看不清到底有什麼。

    接著,公輸芷依的嬌軀無風而起,飄向那扇已經打開的光門,沒入到了那白茫茫的未知世界當中。

    而這時,那幾位長老,咒語也已經停下。

    就在眾人等待那扇光門關閉的時候,卻發生了讓所有人意想不到的一幕。

    “嗯?”

    站在不遠處的秦逸塵目睹公輸芷依進入光門後,突然,他感覺一股莫名的吸力在牽引著他,然後,他便也和公輸芷依一樣,飄向那扇打開的光門。

    “恩?”

    秦逸塵想要掙脫那股吸力,卻發現是徒勞無功,完全沒有任何作用。

    那股吸力,實在是太強了!

    以至于秦逸塵完全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就感覺眼前一白,一股眩暈感陡然襲來,讓他腦海一片空白,陷入莫名的混沌中。

    “怎麼回事?”

    “他怎麼也進去了?”

    隨著這一幕的發生,整個宗祠內頓時就鬧開了,喧嘩聲四起。

    那幾個長老面面相覷,皆是滿臉愕然與不解。

    他們明明都已經停下了咒語,為什麼秦逸塵還會被自主的吸入其中?

    他們想不明白。

    公輸玉山也愣住了。

    雖然,他是想要秦逸塵進去幫助公輸芷依,但是,剛才他的確沒有做小動作,並沒有推波助瀾。

    而且,指不定有了秦逸塵的加入,還會增加公輸芷依試驗的難度也說不定。

    有了這些不穩定的因素,他自然不能去冒那個險。

    “族長……”

    周圍的人吵吵鬧鬧沒有得出個結果,只能將目光都集中在公輸玉山身上,似乎想要找到答案。

    或許……

    他們心中有個猜測,但是,此時卻沒人敢說出來。

    “順其自然吧。”

    公輸玉山並沒有解釋什麼,他皺著眉頭,看向那已經關閉的光門,眸光爍爍,不知道在想著些什麼。

    “族長,他進去了,若是巨匠之錘遺失在里面,只怕……”

    大長老湊了過來,在他耳邊低語了一句。

    “這……”

    听到這句話後,公輸玉山這時才猛的想起秦逸塵的身份。

    是了啊。

    巨匠之錘在秦逸塵身上!

    那可是班門聖物啊。

    若是遺失在那里面,如何才能找尋出來?

    因為,根據每次進入人實力的不同,里面安排的試驗也會不同。

    “壞事!”

    公輸玉山的臉色頓時變得很不好看。

    如果秦逸塵真在里面出了什麼事,而導致巨匠之錘遺失,那他將成為公輸一族的罪人,班門的罪人!

    “但願,他能平安歸來。”

    許久後,公輸玉山長嘆一聲,只能祈禱了。

    此時,他擔心秦逸塵的安危,甚至超過了對公輸芷依!

    ……

    “逸塵哥哥,你怎麼也進來了啊?”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一個熟悉的聲音在秦逸塵耳邊響起,他才猛的一震,睜開了眼楮。

    “芷依?”

    看著眼前嬌憨的少女,秦逸塵一怔,“難道……”

    很明顯了。

    接受成人儀式的公輸芷依在這里,這說明,他被牽扯了進來。

    他有些不明白了,為什麼公輸一族的成人儀式會牽扯到他。

    或許,是因為他是班門傳人的緣故吧?

    “逸塵哥哥是進來幫我的嗎?”

    公輸芷依忽閃著大眼楮,眼眸內閃爍著好奇。

    “是……是的吧……”

    秦逸塵嘴角抽了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