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437章 成人儀式
    第437章成人儀式

    在心神合一狀態之下,鍛造出來的東西,才是絕對完美無瑕的!

    就算是如青衫居士那種熟能生巧的地步,依舊會有瑕疵。

    而秦逸塵對精神力的控制,遠遠不是入微這麼簡單,所以,在剛才機緣巧合中,才能夠進入這種,幾乎所有公輸一族年輕一輩,都夢寐以求的境界……心神合一。

    “好奇妙的狀態……”

    秦逸塵低喃著,旋即又拿起另外一件稍有瑕疵的器具,靜心凝神。

    很快,一炷香的時間過去了,秦逸塵並沒有再進入那種狀態,不過,他心中並沒有焦急的情緒,而是繼續靜心凝視著。

    “心神合一……”

    在山頂之上,公輸玉山緩緩的吐出四個字,那有些顫抖的聲音,證明著他心中的不平靜。

    “難怪他會獲得巨匠之錘!”

    公輸蒼幽也是深吸一口氣,緩緩的收回了目光。

    既然他能在這麼短的時間中觸摸到了心神合一這個境界,那麼想來他要具體的掌握,也只需要一點時間罷了。

    “玉山,去不去那個地方,要讓他自己選擇,切記不可強迫!”

    公輸蒼幽緩緩吐出一口氣,說道。

    而後,他的身形對著前方踏去,一步之下,卻已經處在了百丈開外的半空中,隨著他幾步跨出,身形已經消失在了群山之中。

    公輸玉山的身形卻是站在原地,久久無語。

    他知道公輸蒼幽這一句話的意思,原本他是因為巨匠之錘的緣故,想讓秦逸塵陪同公輸芷依進去那里,助其通過成人儀式,不過,現在事情卻是變得有些麻煩了起來。

    因為那個地方的考驗,是會隨著天賦的妖孽程度而增加的,秦逸塵才短短半月的時間,就已經觸摸到了心神合一的門檻,這已經足以證明其天賦甚至要在公輸芷依之上。

    若是秦逸塵進入那個地方,那難度,恐怕會是公輸一族史上最為驚人的了!

    雖然說,越難的考驗,成功通過之後,所得到、領悟的將會更多,但是,想要成功通過的可能性,同樣會成倍減少啊!

    秦逸塵如此天賦,若是和公輸芷若進去了,那她成功通過的可能性絕對會大增,可是那樣,定然也會讓秦逸塵深陷危險之中……

    這如何抉擇,的確是個難題。

    最後,公輸玉山輕嘆一聲,收回目光,眼中盡是掙扎之色。

    轉眼間,又是半月的時間流逝而過。

    這一日,公輸一族中頗為熱鬧,因為,今日將會是他們族最為妖孽的公輸芷若,舉行成人儀式,參加考驗之日!

    而當第一縷晨輝自天際灑落而下時,秦逸塵也是習慣性的從房屋中出來,準備開始一天的修煉。

    “咻!”

    不過,就在他剛推開房門之時,一道急促的破風聲便是從天際傳了過來。

    秦逸塵側目望去,頓時嘴角一抽,那只熟悉的木鳥上,一個蘿莉正帶著甜美的笑意看著他。

    “逸塵哥哥,今天是我成人儀式哦。”

    來者正是公輸芷依,今日的她,穿的一襲淡黃色的衣裙,顯得整個小人兒都是十分的靈氣。

    “嗯。”

    秦逸塵點了點頭,並未往下接話,因為他知道,對于公輸芷依來說,這個成人儀式的考驗,或許將會是她一生的噩夢,甚至是終點……

    “嘿嘿,逸塵哥哥,你好像不開心啊?”

    不過,公輸芷依似乎對于這個成人儀式沒有太大的畏懼,她一臉盈盈笑意的看著秦逸塵,左右看了看,然後附在秦逸塵耳旁道︰“等我成人儀式之後,你要帶我出去玩哦!”

    “這妮子……”

    原本心中有些壓抑的秦逸塵,听到這頑皮的話語,心中的沉悶也是被一掃而空,當即,他也是笑著點了點頭,以示答應。

    “太好了,有你答應,爹爹肯定也不會攔著我了!”

    見到秦逸塵點頭,公輸芷依興奮得小手一揮,差點蹦了起來。

    “什麼?你爹還沒答應你的?”

    秦逸塵嘴角一抽,以手掩面,他完全是以為公輸玉山已經答應,所以自己才答應下這妮子的。

    “嘻嘻,不許反悔,爹爹讓我來叫你一起過去,走吧。”

    因為秦逸塵的答應,公輸芷依一雙眼楮都彎成了月牙形,她嬉笑的對著秦逸塵說道。

    而後,秦逸塵也是一同躍上那只木鳥,對著公輸一族,族殿的山峰飛掠了過去。

    木鳥的速度極快,不過短短數分鐘的時間,便是抵達了那間殿宇上空,而後,在公輸芷依的指引下,木鳥緩緩的在殿宇中央之地,徐徐降落下來。

    而此時,在這間殿宇之中,到處都是人影閃爍,而見到與公輸芷依一同前來的秦逸塵,眾人的目光,瞬間都是投射了過去。

    “快走吧,時辰應該快到了。”

    對于這些目光,公輸芷依並沒有理會,她對著秦逸塵說了一句,而後便是有些迫不及待的對著族堂行去。

    在族堂之前,人群頓斷,在最前方,公輸玉山已經帶著眾多長老早就在那等候了。

    見到公輸芷依,公輸玉山的眸中閃過一抹隱晦的異色,如果可以,他甚至想要寵溺這丫頭一輩子,只希望她平平安安的,不用參加什麼成人儀式。

    但是,這只是一個父親的私欲,而身為公輸一族的族長,對于天賦最為出眾的公輸芷依,他卻不得不將其送向那成人儀式的考驗之地,哪怕這是他最疼愛的女兒。

    在族堂之前,氣氛顯得有些沉悶,公輸芷依仿若並沒有察覺到這種沉悶的氣氛,還是帶著一臉的笑意,那雙靈氣閃爍的眸子中,仿若已經是在算盤著,等溜出去之後,要讓秦逸塵帶她去最好玩的地方。

    “咚!”

    這時,一道古老的鐘吟之聲,突然在這片天地間響徹而起,浩浩蕩蕩的鐘吟聲傳蕩而開,將那些喧嘩之聲盡數壓下。

    當這道浩瀚的鐘吟之聲落下之時,族堂中的公輸一族族人,面色都是變得嚴肅了起來。

    “時辰已到!”

    一個長老自後方大喝一聲,宣布著公輸芷依的成人儀式,即將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