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435章 暫留
    第435章暫留

    對于公輸芷依隱蔽的動作,公輸玉山也是看在眼里,對于自己這個寶貝女兒,他很是無奈。

    公輸一族的族人,終生都未曾出過翠雲山脈,但是自己這個小女,不知道听誰說了外面的世界,卻老是想著要出去見見世面。

    “芷依,你再胡鬧,以後外圍都不準你去了。”公輸玉山板著臉,一臉嚴肅的訓斥道。

    這話一出,公輸芷依的小嘴便是嘟得老高,一臉的不滿之色。

    外圍,便是青衫居士所在的那片區域,也是她求了好久,公輸玉山才答應讓她可以過去那邊的。

    “爹爹……”

    公輸芷依拉著公輸玉山的袖袍,撒嬌道。

    被一雙小手搖晃得公輸玉山,那故作嚴肅的面龐緩緩的松緩了下來,顯然有些心軟。

    “唉……”

    公輸玉山輕嘆一聲,就算他心軟,但是礙于族規,芷依想要出去,這件事情他可無法答應。

    “爹爹,我都要進行成人儀式了,已經不是小孩子了。”

    見到公輸玉山的面色,芷依的眸子中閃過一抹狡黠之色,而後,她繼續說道︰“而且爹爹,我又不是要出去玩,我只是想跟在這位先生身旁,學學工匠之術罷了……”

    “噗……”

    本來悠哉的看著父女兩在談論,秦逸塵已經悠哉的端起了茶杯,輕抿一口,而在听到話鋒一轉,突然到了自己身上來時,他差點忍不住一口噴出。

    他可沒有忘記在外圍,這個小蘿莉為了叫他帶自己出去,都已經將小黃叫出來了,這妮子若是跟自己出去了,一個不順心,還不讓那木鳥啄死自己啊。

    “你這妮子……”

    公輸玉山無奈的搖了搖頭,他怎麼會不知道自己女兒打的是什麼主意呢。

    “你先回房中去吧,此事,等你過了成人儀式再談論。”

    公輸玉山眼中閃過一抹異色,拍了拍後者的小腦袋,溺愛的說道。

    “謝謝爹爹,我就知道爹爹最好啦!”

    話剛落音,公輸芷依便是一小口親在公輸玉山的老臉上,而後帶著銀鈴般的笑聲,猶如小鳥一般跳開了。

    “我可沒答應啊!”

    秦逸塵嘴角一抽,心底忍不住呻吟道。

    “咳咳,逸塵,讓你見笑了。”

    待到公輸芷依離開後,公輸玉山才是尷尬的對著秦逸塵笑道。

    秦逸塵搖了搖頭,公輸玉山的溺愛,倒是讓他忍不住想起了小靈兒,自己對小靈兒,何嘗不是這般溺愛呢。

    “逸塵,如果你有時間的話,不如先在我族休息一段時間吧,你獲得巨匠之錘時日還不多,在工匠手藝上有什麼事情,我可以為你指點一下。”公輸玉山對著秦逸塵說道。

    這一番話語,讓得秦逸塵心中也是微微一動,從後者話語中,他沒有看出半點貪婪,有的,只是真誠之色。

    “那小子就冒昧打擾了。”

    秦逸塵點了點頭,答應道,想要借助公輸一族的力量,作為自己的底牌,好讓風族和歐陽家忌憚,總不可能就這般提出來吧。

    而且,留在這里,對于他工匠上的進展,也會有不小的幫助。

    “等下我讓青衫帶你去青蘭峰吧,那里離我比較近,日後有什麼問題,你盡管來找我便是。”身為班門的傳人,沒有半點架子,對于秦逸塵的禮數,公輸玉山也是很滿意。

    而後,在交談一番之後,青衫居士便是帶著秦逸塵往族殿旁邊的山峰行去。

    “先生,族長對你很看重啊。”

    听公輸玉山安排後,青衫居士心中也是一驚,青蘭山峰,那可是族長所在的山峰啊,平日里,沒有什麼重大的事情,除了幾個長老之外,可沒人有資格進去啊。

    對于青衫居士的驚嘆,秦逸塵只是笑著點了點頭。

    “先前族人的冒犯,還望先生不要記在心里,他們並無惡意的。”

    想著之前秦逸塵被阻攔,青衫居士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放心吧,我能理解他們。”

    秦逸塵笑道,公輸一族的族人,比起外面那些殺人奪寶的強者,無疑是要好了無數倍,至少,他們都擺在明面上,而且,並無要殺人強奪的意思。

    “對了,你們公輸一族的成人儀式是怎麼進行的?”

    在交談間,秦逸塵仿若是想到公輸玉山在提到成人儀式時,眼中的那抹異色,忍不住問道。

    “成人儀式?”

    听到這個問題,青衫居士面色微微一變。

    “剛才听公輸芷依說,她要進行成人儀式了,好像族長的面色有些不自然啊。”秦逸塵問道。

    “芷依?”

    青衫居士眼中閃過一抹異色,腳下步伐微微一滯,隨後,他嘆息一聲,喃喃道︰“過得還真快,這小妮子都要舉行成人儀式了……”

    對于青衫居士的沉吟,秦逸塵並沒有打擾,只是靜靜的等待著。

    “成人儀式,對于我族普通的族人來說,只是一個普通的儀式罷了……”在沉吟少許後,青衫居士緩緩回過神來,嘆息一聲,緩緩道來。

    “但是,想要成為工匠之人而言,成人儀式則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成功通過成人儀式,不說可以一飛沖天,但是在工匠一途上,絕對會有不小的領悟,不過,如果失敗的話……”

    說到這里,青衫居士眼中有著濃濃的忌憚之色。

    “如何?”

    秦逸塵眼眸微微一眯,問道。

    “輕則精神力潰散,終生無法煉制出附有靈性之物,重則,身死……”青衫居士緩緩閉上眼眸,輕嘆一聲道。

    “精神力潰散?”

    听到這里,秦逸塵眼中也是閃過一抹異色,似乎青衫居士刻畫之物,都無法賦予靈性啊,難道?

    “不錯,我就是在成人儀式中的失敗者之一,不過我運氣還算不錯……”

    不知道過了多少歲月了,青衫居士對于自己終生無法賦予傀儡靈性這件事情,仿若已經有些習慣了。

    在成人儀式之前,他在工匠一道上,被譽為當時年輕輩的第一人,甚至,他已經被穩妥的認為,必定會成為公輸一族日後的頂梁柱之一了……

    但是,在成人儀式中,他卻因為某些事情,而導致自己失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