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434章 公輸芷依
    第434章公輸芷依

    只有經歷過考驗的秦逸塵才清楚,要通過班門考驗有多難。

    若不是他有上一世的經歷,想要通過考驗,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就算是這些公輸一族的人,也不可能!

    那種考驗,嚴格的說,只有兩種人能夠度過……

    第一種,就是如秦逸塵這種,曾經站在巔峰,當然能夠看淡一切。

    第二種,那就是真正懷有赤子之心,無欲無求的人。

    但是,這第二種人怎麼可能會存在?

    並不是說,這世上就不存在有赤子之心,無欲無求的人了,但是,像這樣的人,既然無欲無求,那就不會修煉,那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

    一個普通人,是絕對無法度過暮光之塔第一層和第二層的。

    公輸一族,雖然與世隔絕,但是,這些人真的就沒有爭強好勝的心理嗎?

    當他們在幻境中成為一代宗師,他們真的能從那其中走出來嗎?

    這對于這些勵志要成為一代宗師的他們,顯然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不過現在,這些公輸一族的族人,顯然忽視了這一點,忽視了這道最關鍵的考驗環節。

    有了長老的支持,公輸天華明顯更有底氣了。

    “若是我公輸天華技不如人,我無話可說,不過,若你連我都不如,那就必須將這巨匠之錘留在我公輸一族!”

    他看向巨匠之錘的目光,明顯帶著一抹灼熱。

    秦逸塵很頭痛。

    現在的他,只是處于勉勉強強雕刻出個東西,勉強能成型的階段,怎麼可能能與公輸天華這個公輸一族的天才相提並論呢?

    只怕,是隨便路邊一個玩泥巴的小孩子都要比他強吧。

    這個挑戰,他根本不用接,結果就已經很明顯了。

    “夠了!”

    就在眾人騷動的時候,一道威嚴的聲音從公輸玉山口中傳出,響徹在所有人耳邊。

    “好高的精神力造詣。”

    從這一道喝聲中,秦逸塵听出了很多東西,不由詫異的看向公輸玉山。

    只怕,公輸玉山在精神力上面的造詣,已經突破了入微階段了。

    頓時,一道靈光從他腦海閃過,他好像明白了什麼,但是,卻模模糊糊,無法開的雲霧見天日。

    “無理取鬧!”

    公輸玉山繼續呵斥,一臉肅穆,周圍的人都低下頭去。

    這一刻,他展現出了一族之長的威嚴。

    公輸天華雖然不甘心,但是卻低下了高傲的頭顱。就算他是族內天才,也不敢在族長面前太過放肆。

    不過,他眼角余光卻依舊瞥向秦逸塵,那模樣,明顯帶著挑釁。

    秦逸塵雖然讀懂了他的挑釁,但是卻當做是沒看到。

    開什麼玩笑,去和他比試,那不是以卵擊石嗎?

    他並不是那種迂腐,愚昧的人,當然不會去做這種蠢事。

    “先生請隨我來。”

    訓斥了一番族人後,公輸玉山面對秦逸塵的時候,明顯就客氣了幾分。

    或許,是因為有了這頓訓斥,並沒有人再開口阻攔,公輸天華也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秦逸塵跟著公輸玉山走向後堂。

    ……

    族殿,後堂。

    房間內,只有公輸玉山和秦逸塵兩人。

    “讓先生見笑了。”

    關上門後,公輸玉山對著秦逸塵說道,嘴角,帶著一抹淺淺的苦笑。

    “人之常情。”

    秦逸塵朝他一笑。

    相比外界的人,與世隔絕的公輸一族族人已經很善良了,他們意在巨匠之錘,但是,卻沒有人強搶,更沒有人對秦逸塵動過殺念。

    這若是放在外界,殺人奪寶,再正常不過了。

    “先生豁達!”

    公輸玉山眼楮一亮,看想秦逸塵的暮光有些變化。

    其實,從秦逸塵出現開始,他就一直在觀察這個所謂的班門傳承者。

    從始至終,他在秦逸塵臉上沒有看到過慌亂,沒有看到過惶恐,面對公輸天華的咄咄逼人,八長老的刁難,他一直不動聲色。

    冷靜,睿智。

    孤身一人,來到這里,這份勇氣,也不是常人能有的。

    公輸玉山似乎明白了,為什麼眼前這個少年能夠通過班門傳承考驗了。

    “小子秦逸塵,族長叫小子逸塵就行了。”

    秦逸塵灑脫的朝他拱手,對他也是很感激。

    按理說,巨匠之錘是班門聖物,身為魯班遺族的他應該會要將巨匠之錘掌握在自己手中才對,但是,從始至終,這位公輸一族的族長,沒有對巨匠之錘表露出半點佔有欲,相反,還處處為秦逸塵解圍。

    這樣的人,絕對是值得秦逸塵去尊敬的。

    公輸玉山只是微微一怔,頓時,臉上的也添了一分笑意,“那我就叫你逸塵了,你也不必稱我為族長,就叫我玉山伯伯吧。”

    僅僅只是一個稱呼之間的變化,兩人的關系,卻明顯融洽了許多。

    “逸塵,你是如何得知我公輸一族隱居在此的?”

    對于這點,公輸玉山很是疑惑與不解。

    班門,隨著魯班大師的失蹤而土崩瓦解,公輸一族曾經尋找過魯班大師的蹤跡,但是最後,卻不了了之,才隱居在這不引人注意的翠雲山脈中。

    “是它帶我來的……”

    秦逸塵拿出巨匠之錘。

    他當然不能說,他前世來過這里。

    不過,他雖然進來過,卻也沒有見過公輸一族的族長,只是在外圍治愈了一位長老而已。

    “原來如此。”

    公輸玉山不疑于他。

    巨匠之錘是班門聖物,有點微妙的感應,或許,也是有可能的事情。

    “爹爹!”

    就在他還想要多問問秦逸塵一些其他事情的時候,門,直接被人踢開了,一個妙齡少女從外面走了進來。

    正是那個名為芷依的少女。

    秦逸塵有猜過她的身份在公輸一族不一般,卻沒有想到,是公輸一族族長之女。

    “哼,是不是又想著偷偷跑出去?”

    見到她,公輸玉山就忍不住哼了一聲,呵斥道。

    雖然是呵斥,但是,卻明顯摻雜著溺愛在里面。

    “族規第一條……”

    “族人不得外出!”

    公輸玉山才搬出族規來,公輸芷依隨口就接道,並且很隱蔽的翻了翻白眼。

    顯然,公輸玉山不是一次兩次這樣訓斥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