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429章 你到底是什麼人
    第429章你到底是什麼人

    對于自己的作品,青衫居士是很滿意的。

    他的手工,就算是族內長老也多加贊賞,他本人,自然也以此為傲。

    如今,一個誤打誤撞,闖入自己住處的小子,竟然說他作品有瑕疵,他心中當然不滿。

    “呵呵。”

    秦逸塵淡淡一笑,直接點出了古箏最大的弊端所在,“此物雖沒有瑕疵,但是,卻只是死物,沒有靈性……”

    獲得了魯班傳承的他,看待事物的眼光與常人完全不同。

    若這青衫居士只是個普通的匠人,那這手法的確沒得說,但是,若他是公輸一族的族人,那他此時,不過是入門階段而已。

    死物與活物,完全是兩個概念。

    死物,就算再精妙絕倫,終究也只不過是件觀賞品。

    “你……”

    青衫居士有些目瞪口呆的看著他,此時,他心中的那絲不滿早已化為須有。

    他完全沒有料到,秦逸塵竟然真的能點破他作品的瑕疵。

    沒錯。

    若是論起手工,在族內,難有幾人能與他相比。

    但是,他卻無法賦予自己作品靈性。

    “你是什麼人?為什麼會來這里?”

    片刻,青衫居士心生警惕,質問道。

    能有這種觀點的,絕對不是普通人。

    化石為器,點草為兵,在這個時代,已經成為傳說,神話。

    “在下秦逸塵,並沒有惡意。”

    秦逸塵帶著笑意對他拱手。

    他完全可以確定,這就是公輸一族隱世之地。

    若是公輸一族,外面有這龐大的幻陣也就不奇怪了。

    身為魯班遺族,有這點手段也很正常。

    “哼!”

    青衫居士輕哼一聲,上上下下的掃視了他一眼,冷聲道,“這里不是你該來的地方,走吧。”

    他直接下了逐客令。

    “居士,晚輩來此,有事求見公輸一族,還望居士能替晚輩通報一聲。”

    秦逸塵再次對他拱手。

    “唰!”

    當公輸一族四個字從他口中傳出的時候,青衫居士猛的站起身來,瞳孔內涌現出一抹不可置信。

    公輸一族。

    一個早就被世人遺忘的族群。

    就算是大陸上那些頂級世家典籍中,也未必會有關于公輸一族的記載。

    整個大陸,有公輸一族存在的,絕對鳳毛麟角。

    然而,現在突然就這麼被一個外人提起,青衫居士心中的震撼可想而知。

    “你……你究竟是什麼人?”

    說話間,青山居士手掌也放在一根絲線上,只要他拉動這根絲線,就會拉響警報,很快就會有族人趕來。

    “晚輩,人族,秦逸塵!”

    秦逸塵挺胸,中氣十足。

    青衫居士眯著眼楮盯著他,眸光閃爍不定,片刻後,他才冷道,“這里沒有公輸一族,你請回吧!”

    “居士,難道你不想知道晚輩是如何得知有公輸一族存在的嗎?”

    秦逸塵淡然一笑。

    的確,這是青衫居士最想知道的。

    自從公輸一族隱居再此,就從未受過任何打攪,秦逸塵,是公輸一族第一個訪客。

    “哼,我說了,這里沒有公輸一族!”

    青衫居士依舊是冷冷的看著他,但是,眼眸內閃爍的神色卻是在說明,其實他非常想要知道。

    “呵呵。”

    秦逸塵也不去點破他,公輸一族,本來就沒有多少人知道,為何這青衫居士就斷定公輸一族不在這里?

    若真是個局外人,應該是連公輸一族是什麼都不知道的吧?

    “一代工匠之祖,魯班大師,以一己之力,擊潰來犯異族,功成名就後,魯班大師退隱世間……”

    秦逸塵說起了魯班大師的一生,一臉肅穆,臉上的敬仰,是發自內心的,哪怕是一旁的青衫居士也為之動容。

    “隨著魯班大師的退隱,班門很快也銷聲匿跡,工匠一門,自此走向落寞……”

    听他說到這里,青衫居士不有嘆息一聲。

    是啊。

    當初在魯班大師的帶領下,班門如日中天,工匠一門,也廣為流傳,弟子眾多。

    但是現在,工匠一門卻成為了末流。

    每每想起,他心中就有一股氣發泄不出去。

    但是奈何,工匠一門,沒有了靈魂人物,就好像是他手中的古箏一樣,沒有靈性,只是死物。

    “你怎麼會知道這些舊事?”

    突然,青衫居士醒悟了過來,開口問道。

    一代宗師魯班,早就沉寂在了歷史的長河當中,現在,能知魯班大師之名的,能有幾何?

    “難道……”

    看著秦逸塵臉上的笑容,青衫居士心中猛的一震,“難道,你接觸到了班門遺族?”

    “不知居士可知道暮光之城?”

    秦逸塵沒有正面回答,而是反問道。

    暮光公國,距離這里雖然有很長一段距離,但是,秦逸塵相信,身為魯班遺族的公輸一族,絕對不會放棄尋找班門傳承。

    “暮光之城?”

    出乎秦逸塵預料,青衫居士竟然搖了搖頭,然後解釋道,“我族祖先留下祖訓,我族之人,皆不得離開族內,就算我能出去行走,最多也就限于翠雲城範圍。”

    “原來是這樣啊。”

    秦逸塵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應該是公輸一族的祖先,為了以防暴露公輸一族的蹤跡,所以才留下了這條祖訓。

    難怪,公輸一族竟然能隱士如此之久,且不留半點端倪。

    這次,若不是這位青衫居士留下那具竹琴,秦逸塵也不可能找到這里。

    而前世,秦逸塵是記得,公輸一族內,有位大人物病危,當時,他在這片地域也算有了自己的名頭,而且,當時的他,與其他勢力並無瓜葛,所以,公輸一族才找上了他,並且開出了讓他心動的條件。

    “不知貴族,青木長老身體可好?”

    想到了那位病危的大人物,秦逸塵開口問道。

    “青木長老……”

    想到青木長老的現況,青衫居士眉頭緊皺,但是很快,他猛的抬頭,“你怎麼會知道青木長老?”

    他很確定,族內,除了他偶爾會出去行走,探探外界的局勢與情況,族內,絕對不會有第二個人出去過。

    那麼,眼前這個少年,究竟是如何得知他公輸一族之內的情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