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422章 翠雲城
    第422章翠雲城

    “丘機卓死了?”

    “那個小子殺了丘機卓?”

    待到秦逸塵兩人的身影化為兩個小黑點,消失在了天際的盡頭後,下方的圍觀著才是從先前的震撼之中,緩緩回過神來。

    望著那摔得不成人形,死透了的尸體,不少人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特別是先前那個指出秦逸塵拿走隕生花的強者,此時已是渾身被汗水浸透,如若從死門關走了一遭。

    誰能想到秦逸塵竟然如此強勢,直接斬殺宗門核心弟子。

    而且,還是在這眾目睽睽之下!

    所謂核心弟子,那就是一個宗門,一個勢力,未來的中流砥柱。

    斬殺核心弟子,無異于是在挑釁宗門的權威。

    易劍、木軒和血雄刀三人此時卻是暗中松了口氣。

    幸好這一幕很多人看到,不然,他們三人肯定是最有嫌疑的。

    “他們……到底是什麼人?”

    他們三人都在猜測藍昕雨和秦逸塵的來歷。

    就以藍昕雨和秦逸塵展現出來的實力來說,無疑是比他們高上一個台階的。

    這樣的人,若是說沒有任何背景來歷,那是不可能的。

    “走吧,這事情,讓他北冥宗自己頭痛去。”

    易劍低喃一聲,已經沒有了之前的意氣風發。

    曾經,他覺得自己不比任何人差,但是,在看到兩個明顯都比自己年少,實力卻在自己之上的人後,他曾經引以為傲的東西,頓時化為虛有。

    現在的他,如何能傲的起來?

    和他一樣的,還有木軒和血雄刀。

    隨著他們三人走後,周圍圍觀的人也相續離去,只有北冥宗的那幾位核心弟子面色陰晴不定的站在那里看著丘機卓的尸體。

    這已經不僅僅只是一個丘機卓的問題了。

    人家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斬殺你宗門核心弟子,如果北冥宗沒有一點回應的話,那其他勢力將如何看待北冥宗?

    “立即稟報長老,這事……不是我們能處理的。”

    他們還算是有自知之明的。

    丘機卓,在他們核心弟子里面,絕對是佼佼者的存在。

    實力在他們之上的丘機卓都被殺了,他們就算追上去,只怕,不會比丘機卓的下場好到哪去。

    ……

    殺了丘機卓會引起什麼樣的風浪,秦逸塵心里清楚。

    不過,他並不擔心。

    這不是身邊還有藍昕雨嗎。

    身為天武者的藍昕雨,來歷肯定非凡,只要她展露出自己的身份,難道還有人敢尋她麻煩?

    “你為什麼要殺人?”

    在停下來後,藍昕雨對秦逸塵說的第一句話就讓他一楞。

    “難道他不該殺嗎?”

    面對她那帶著喝問的語氣,秦逸塵無語的看著她,“大姐,人家都要殺我們了好不好?”

    “他沒有那個能力,只需要教訓他一下,讓他知難而退就行了。”

    藍昕雨依舊是一板一眼的說著。

    “……”

    秦逸塵無言以對。

    自己這算是做好不得好嗎?

    不過,這藍昕雨的舉止,的確很奇怪,在這之前丘機卓就辱罵過她,但是,她卻沒下殺手。

    “事已至此,也無法挽回了……”

    藍昕雨輕嘆一聲,正當秦逸塵覺得她要說出來歷的時候,她卻神色有些復雜的看了秦逸塵一眼,語氣幽幽的說道,“我本就不應該出現在這里,更不能打亂這片地域的安寧,你……也要當從未見過我。”

    這也是她行事的時候,為什麼會有意的避開眾人視線的原因。

    听到這話,秦逸塵也明白,她不會說出自己身份了。

    但是,有些事情,真的能當做沒發生過嗎?

    看著藍昕雨嬌軀上那身自己的衣衫,秦逸塵的面色變得有些古怪。

    “哼!”

    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視線,藍昕雨才發現自己身上的異樣,頓時輕哼一聲,轉過身去,但是,俏臉上卻浮上兩抹動人的紅暈。

    雖然她已經極力控制,但是,那些畫面,卻依舊在她腦海內浮現出來,攪亂了她平靜的心湖。

    “我走了,你……好自為之!”

    背對著秦逸塵,藍昕雨沉了沉心神,只是留下一句簡短的話語,人便是沖天而起,轉眼就不見了蹤跡。

    “我擦……”

    連一句道謝都沒留下,人就走了,秦逸塵此時的心情略糟。

    但是,很快,他的心情就變得更糟糕了……

    因為,他想到了一件事情。

    如果要當做藍昕雨從沒出現過的話,那豈不是說,她並不會擔下丘機卓的事情?

    秦逸塵欲哭無淚啊。

    這叫什麼事,自己明明對她有恩,她卻還丟下一個爛攤子給自己。

    雖然,擁有饕餮武魂後,他實力大漲,但是,他卻還沒有自大到認為,自己能抗衡北冥宗這尊龐然大物啊。

    秦逸塵覺得,以後這種好事,他還是少做為好。

    ……

    翠雲城。

    一座毫不起眼的小城。

    但是,前世,秦逸塵就是在這座小城內遇到了公輸一族的人,從而接觸到了公輸一族。

    不過,這一次,他來到翠雲城已經四天了,卻依舊沒有任何頭緒。

    而且,就算他想向周圍的人打探一些消息,也不知道該從何問起。

    公輸一族隱世後,就算是強大的異族都找不到其蹤跡,更別說普通人了。

    客棧樓下,傳來一陣悠揚的聲樂,讓秦逸塵也不由閉上眼眸沉溺其中,心神,在這一刻,都感覺得到了極大的放松。

    “咯……”

    就在他眯著眼楮享受這寧靜一刻的時候,樓下聲樂戛然而止,接著,便是傳來一陣吵鬧聲,讓得秦逸塵不由皺起眉頭。

    “老不死的,我家少爺看中她,那是她的福氣,你再羅嗦,小心老子打斷你的骨頭!”

    秦逸塵走下樓來,便听到這麼一句話,他掃視大廳,便是看到,一個油頭粉面的男子,帶著幾個窮凶極惡的家僕,將一個七十來歲的老人和一個少女團團圍住。

    老人手中還拿著二胡,女子身前擺放著一張竹琴。

    顯然,剛才的聲樂,是他們兩人演奏的,只不過,卻被打斷了。

    那少女,雖然不是天姿國色,但是,卻也是小家碧玉,眸子含淚,泫然欲泣,顯得楚楚可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