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421章 斬殺
    第421章斬殺

    “那小子死了沒?”

    待到余波緩緩散去,眾人連忙是抬起頭,目光望向剛才爆炸的中心之處。

    “嘶……”

    隨著一陣微風吹拂而過,眾人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因為在他們視線中,一道修長的身影,緩緩的出現在之前爆炸的中心處!

    “這……”

    易劍和木軒等人眼瞳都是一縮,剛才那攻擊,就連他們可不敢硬撼啊!

    而此時,丘機卓的面色徹底的陰沉了下來,先前的輕視,在這一刻徹底的消失得無影無蹤!

    “小子,你很讓我驚訝,不過,也到此為止了!”

    丘機卓深吸了一口氣,緩緩的吐出一句話。

    “我說過,你還沒這資格。”

    而在他話剛落音之時,一道不急不緩的聲音,也是悠悠的從秦逸塵口中傳出。

    听到這句話,丘機卓眼眸之中的怒意再也遮掩不住。

    “鏘!”

    隨著一道劍吟響起,一柄寒芒閃爍的長劍出現在了丘機卓的手中。三番兩次失利,已經讓其處于暴怒的邊緣。

    “凌寒劍!”

    見到這柄長劍,易劍等人眼中閃過一抹炙熱之色。那可是一件不可多得的武器,只有三宗一府這等底蘊雄渾的,才會將這等武器賜予給自己宗門的核心弟子!

    “區區一個武王初期,能死在我的凌寒劍下,小子,你足以自傲了!”

    丘機卓陰沉的說道,而後,他手臂一抖,舞出一個劍花,旋即劍尖一條,一道凌厲的劍芒呼嘯而出。

    “咻!”

    這道劍芒帶起尖銳的破風之聲,飛快的穿過空間,對著秦逸塵暴射而去。

    “這控制力也太弱了!”

    然而,對此,秦逸塵卻是有些失望的搖了搖頭,待到劍氣臨身時,他才是袖袍一揮,一股隱晦的波動傳蕩而開。

    “嗡……”

    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這道劍芒並沒有第一時間將秦逸塵的衣袍給刺穿,反而是猶如被秦逸塵抓著一般,隨意的扔向後方大地。

    “ !”

    這道凌厲的劍氣狠狠的轟擊在下方的石林之上,隨著一道沉重的悶響,一股極強的波動陡然爆發開來,在劍氣落地的附近,那些石林直接被攔腰斬斷,勁風呼嘯,橫掃而開。

    此時,圍觀的眾人已經被秦逸塵這輕描淡寫的一幕給徹底的震撼住了,那種凌厲的劍氣,不僅沒有傷到他分毫,甚至他都沒怎麼發力一般,就將其改變了方向!

    “這是,精神力?”

    在劍氣被甩開之時,丘機卓的面色便是狠狠的一變,顯然,他是沒有想到這個看上去不過十八九歲的少年,不僅武道修為讓人驚駭,甚至在精神力方面,還有這般造詣!

    “難道,這小子和她是一伙的不成?”

    陡然,丘機卓的目光望了藍昕雨一眼,內心依舊是滿是忌憚。

    他無法忘記面對藍昕雨的時候那種無力感。

    那種強大,他無法用言語形容出來。

    而此時,秦逸塵雖然沒有顯露出當時藍昕雨那般的絕對壓制力,但是,卻也是風輕雲淡般就化解了自己的攻勢。

    而隨著秦逸塵剛才那一手精神力的操作,藍昕雨眼眸內也是微微流露出一抹詫異。

    她的精神力造詣不低。

    但是,她現在卻感應到,秦逸塵對精神力的操作,完全不在自己之下,甚至她感覺……還在自己之上!

    在腦海內出現這個念頭的時候,連藍昕雨自己都覺得很荒謬。

    在這種地域里面,怎麼可能會出現精神力造詣在自己之上的人呢?

    何況,這人年齡還和自己相差不多。

    “難道那丹藥真是他煉制的?”

    突然,藍昕雨想到之前秦逸塵給她服用的丹藥……似乎,她還誤以為後者是為了吸引她注意力才那般說的,但是現在想來,卻很有可能。

    “難道,他得到了什麼奇遇?”

    她眼眸內閃過一抹奇光。

    也只有這種可能性了。

    “你有點讓我失望啊!”

    在眾人還震驚在秦逸塵剛才的一手時,一道輕嘆卻時陡然響起。而後,眾人只感覺眼前一花,秦逸塵的身形已經消失在了原地。

    “糟糕!”

    在秦逸塵身形消失的瞬間,丘機卓心底陡然升起一陣寒意,他身體條件反射一般的就欲彈射而開。

    “唰!”

    而就在丘機卓剛欲有所動作時,一張帶著冰冷之色的面孔,卻是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滾開!”

    丘機卓心中一顫,一掌便是對著秦逸塵拍了過去。

    “ !”

    這一掌,終于是拍了個結實,不過,丘機卓的面色不僅沒有半點欣喜,反而是流露出了恐懼之色。

    他這雄渾的一掌,結結實實的拍在了後者的胸口,但是並未將秦逸塵震退,後者的身軀仿若是有著一種可怕的吞噬之力一般,將那股勁道盡數的吞噬了!

    “這是什麼手段?”

    自己全力的一掌,竟然沒起到半點效果。

    “小兄弟,咱們之間或許有些誤會!”

    丘機卓渾身雞皮疙瘩突然炸起,他終于心生寒意了,當即,他連忙是對著秦逸塵低聲說道,明顯是有了求饒的意思。

    “太晚了……”

    面對丘機卓的後腿,秦逸塵卻是淡淡的吐出一句冰冷的話語。

    “你……”

    丘機卓眉頭一皺,還未開口,他的雙瞳陡然是瞪得老大。而此時,秦逸塵頭也不回的掠回藍昕雨身旁。

    “滴答!”

    丘機卓不可置信的望著自己胸口的一個血洞,意識緩緩的消散。

    “ !”

    在停頓了數秒之後,他的身軀在眾多震撼的目光中轟然落地,濺其漫天塵埃。

    解決掉了丘機卓,秦逸塵仿若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雙目掃視過遠處被丘機卓叫來的幾人,而在他的目光之下,那一個個自視甚高的武王強者,卻沒有一個敢與其對視。

    易劍、木軒和血雄刀三人,此時才是突然想起,這個少年與那神秘女子,可是在他們認為必死無疑之局中活下來的人啊!

    “走吧。”

    秦逸塵聳了聳肩膀,對著藍昕雨說道,而後,兩人直接是在眾多震撼的目光中,化為兩道光虹,飛速的離去。

    丘機卓都死得那般干脆,易劍等人與北冥宗的幾個核心弟子,甚至都不敢前去阻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