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419章 堵路
    第419章堵路

    “這丹藥你是從何得來的?”

    剛一睜開眼眸,藍昕雨便是有些迫不及待的問道。不過,話剛出口,她臉上便是閃過一抹不好意思之色。

    這丹藥,對于武王強者而言,絕對是多了一道保命的本錢,人家大方的將丹藥給予自己,而她還去詢問這些,貌似是有些得寸進尺了。

    不過,對此秦逸塵並沒有介意,他聳了聳肩膀,手指指了指自己。

    “你煉制的?”

    見到秦逸塵的動作,藍昕雨眼瞳一縮。

    不過,在其眼眸深處,卻是掠過一抹隱晦之色,顯然,對秦逸塵這般說法,她心中並不太相信。

    剛才服下的丹藥,可是在短短一刻鐘的時間里,將她精神力和真元恢復了一大半!

    這等丹藥,絕對是出自一個大師的手中,怎麼可能是區區一個十八九歲的少年能夠煉制的?

    不過,這種念頭,只在藍昕雨心中閃過,她並沒有說出來,就算後者是想引起她的注意,故意這般說,她也沒必要去拆穿他。

    畢竟,過了今日,她與這個家伙,就沒有任何的交集了,後者幫了自己這麼多,多少也要給他留點臉面吧。

    藍昕雨眸中那某隱晦之色雖然藏的極深,但是眼尖的秦逸塵還是發現了,不過,對于前者的懷疑,他並沒有要去解釋爭辯的意思。

    “出去吧……”

    秦逸塵沉吟了一下,說道。

    “嗯。”

    望了秦逸塵一眼,藍昕雨點了點頭,而後嬌軀一動,化為一束紅芒從天際飛掠而過。

    秦逸塵見狀,微微搖了搖頭,而後身形一掠,也是化為一道虹芒,對著外面掠去,因為大陣被破,出去之路已經沒有阻攔了。

    在兩人的全速之下,穿過天命絕域,僅僅花費了一刻多鐘的時間。

    “站住!”

    而就在兩人剛要掠出天命絕域的範圍時,一道怒喝之聲猶如炸雷一般響徹而起。

    秦逸塵皺了皺眉頭,目光也是投射向了喝聲來源之處,只見得,在那側天際上,一道青色的身影凌然而立,一股強悍的氣息不斷的從其周身涌蕩而出。

    “丘機卓?”

    望著那一道身影,秦逸塵忍不住皺了皺眉頭。

    “將你們在古殿中獲得的東西全部交出來。”

    丘機卓凌厲的目光掃視著秦逸塵與藍昕雨,陰沉的聲音中,有著殺意涌蕩。

    藍昕雨黛眉一皺,在其周身的真元便是陡然動蕩了起來。

    “呵呵,在那種魔物的鎮壓之下,你們竟然能全身而退,看來真是有點本事啊。”

    見藍昕雨的動作,丘機卓眼中閃過一抹忌憚之色,不過,這一次,他並沒有再退,反而是一步跨出,一股異常強悍的氣息爆發而開,如同洪水一般,赫然是武王中期巔峰了!

    如此精進的修為,顯然丘機卓在天命絕域中,也有一番不錯的機遇!

    “那魔物沒有解決掉你,但是你現在的實力,應該也不是全盛時期吧。”

    丘機卓獰笑一聲,對著藍昕雨叫囂道。

    “你來試試不就知道了?”

    藍昕雨俏臉冰寒,淡淡的聲音緩緩的飄出,不過這一句清淡的話語,卻是讓得丘機卓眼中再次閃過一抹忌憚,就連他的身形,也是忍不住稍微後退了一絲。

    “哼!”

    仿若是察覺到了自己竟然因為一個女子,而如此忌憚,丘機卓冷哼一聲,手臂一揮,一道真元沖天而起。

    “ !”

    這一道真元在半空中猶如煙花一般,炸裂開來,而在這真元炸裂之時,一道道破風之聲陡然響徹而起。

    “唰!”

    “唰!”

    不過是幾個呼吸間的功夫,八道身影已經是出現在了丘機卓的身後。八個武王強者!看來丘機卓為了對付藍昕雨,可是花費了不小的代價啊。

    “易劍、木軒、血雄刀……”

    見到最為靠前的三道身影時,秦逸塵的眼眸忍不住微微眯了起來。

    而在易劍、木軒和血雄刀身後,那五道身影,他們的衣袍上都是有著一個特殊的標志……北冥宗!

    “看來有點麻煩了啊……”

    秦逸塵皺了皺眉頭,丘機卓修為精進,還拉了這麼多幫手。

    而藍昕雨雖然服用了他特制的丹藥,但是也還沒完全恢復,若是此時再強行動手的話,定然會對其身體造成不小的傷害。

    “唰!唰!”

    在下方石林中,也是有著身影閃爍,顯然有不少強者察覺到這邊的動靜,過來看熱鬧來了。

    “就憑你們這幾個人,就想攔住我嗎?”

    藍昕雨目光掃視過眼前的九道身影,淡淡的說道,話語之中,有著極大的傲氣,這是身為天武者的自信!

    “你試試不就知道了?”

    丘機卓也是冷笑一聲,不甘示弱。

    一時間,天空中的氣氛陡然變得劍拔弩張了起來。

    秦逸塵輕嘆一聲,面色極為凝重,恐怕接下來會是一場苦戰啊。而且,丘機卓在見識了藍昕雨的實力後,還敢來阻攔,絕對是有著極大把握,恐怕不止是明面上看起來八個武王強者這麼簡單啊。

    如果不是還有強者在暗中,那麼,丘機卓定然有著能夠威脅到天武者的底牌!

    “嘶……那個不是先前擊退了丘機卓的女子嗎?”

    “敢和丘機卓搶東西,看來他們這次在劫難逃了啊!”

    而下方人影閃爍間,一道道喧嘩之聲也是響徹而起。

    本來,對于下方眾人的話語,秦逸塵等人都不在乎的,不過,某個強者接下來的一句話,卻是讓得秦逸塵的臉色陡然陰沉了起來。

    “那個小子,就是他采走隕生花的啊!”

    這一句話語並沒有半點遮掩,隨著話語的落音,一道道目光都是望向了原本只是配角的秦逸塵。

    “尼瑪的……”

    秦逸塵嘴角一抽,本來還想找個漏子撤開的他,恐怕無法做到了,因為他察覺到,在對面丘機卓的目光,也是鎖定住了他。

    “隕生花……該死的小賊,偷我隕生花,還不趕緊給我交出來!”

    丘機卓深吸一口氣,眼中寒芒閃爍,隕生花可是他巴結太上長老的東西啊!

    甚至,比起藍昕雨得到的那寶物,他更想要得到隕生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