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416章 封印崩塌
    第416章封印崩塌

    一尊丈許大小的鼎爐,上下燃燒著滔天火焰,浮現在石碑之上。

    “熊!”

    伴隨著那淒厲的怪叫,這尊鼎爐迎風而長,化為了十余丈寬大,而後,滔天的火焰從那一尊鼎爐之中傾瀉而下,源源不斷不斷的灌入石碑之中。

    “嗡……”

    在這種火焰的灌入下,封印石碑光華大增,硬生生的將那些黑紋給緩緩逼退。

    “這個家伙!”

    見到這幕,藍昕雨忍不住望了秦逸塵一眼。

    她不知道後者是從哪里弄來的這東西,不過,她隱約的察覺到,這尊鼎爐與這石碑有著一種微妙的聯系。

    “趁現在!”秦逸塵叱 一聲,道。

    “給我封!”

    藍昕雨來不及考慮太多,雙手連舞,身後火鸞武魂光芒大振,一團團巨大的火焰符文呼嘯而出,飛快的融入石碑之中。

    在天武者的加固之下,石碑上的光華甚是耀眼,那些邪惡的黑紋猶如冰雪遇見烈焰,飛快的退縮著。

    不過是片刻光景,在那尊鼎爐與藍昕雨的加持下,黑紋縮到石碑底部,先前那淒厲的慘叫之聲,仿若是遭受大創,此時也是蕩然無存。

    “呼呼……”

    見到這幕,藍昕雨才是緩緩停下手中的動作,此時,她的俏臉已經異常的蒼白,但是她的美眸之中,卻是有著一抹喜意和僥幸之色。

    雖然幾經波折,但是這些黑紋還是被壓了回去,要將其鎮壓,也只需要一點時間罷了。

    不過,對于這個狀況,秦逸塵卻並沒有如同藍昕雨那般欣喜,反而,他的面色變得極其的凝重了起來。

    “怎麼?”

    看著秦逸塵凝重的面色,藍昕雨黛眉一簇,問道。

    秦逸塵只是微微搖了搖頭,望著那盤縮下去的黑紋,他眼中有著一抹疑惑之色。

    看起來,這黑紋已經被鎮壓了無疑,可是,不知為何,他心中就是有一種不安,而且,這種不安,似乎還在加劇著!

    “咚!”

    陡然,大地猛的顫抖了一下,在這般顫抖之下,那塊石碑也是狠狠的一抖。

    “沒想的那麼順利啊……”

    秦逸塵眼眸微微眯起,凝重的望著下方大地。

    藍昕雨的俏臉也是陡然一變,目光對著下方投射而去。

    “咚!”

    在兩人的目光之下,下方的大地再度顫抖了起來。

    “咚!”

    “咚!”

    這種顫抖,就猶如心髒的搏動一般,沉重而又有力,在這種顫抖之下,秦逸塵感覺自己的心髒猶如被這種節奏所吸引一般,隨著大地的顫抖而跳動了起來。

    “咚!咚!咚!”

    不過是茶盞時間,這種波動越來越快,幾乎已經連成了一片。

    “噗!”

    這種波動之下,秦逸塵感覺自己的心髒都快要爆裂開來一般,他一咬舌尖,精神力死守著靈台一絲清明,才是感覺好了一絲,但是,胸口的那種沉悶之感,還是讓得他氣血一陣翻涌,一口殷紅的鮮血更是從其口中噴出。

    而此時,藍昕雨的面色同樣是很不好看,慌亂的情緒,也是浮現在了她的眼眸之中。

    隨著大地的顫抖達到一個瘋狂的地步時,終于,一處地面是承受不住這種震動,爆裂開來。

    “轟!”

    隨著一道巨大的轟鳴聲響,一道漆黑無比的黑色光柱沖天而起。在這道光柱之中,有著令人心寒的波動。

    “轟!轟!”

    隨著第一道光柱的沖掠而出,這片大地猶如崩潰了一般,無數道光柱沖天而起,這片空間中的真元都是猶如風暴一般暴動了起來。

    “嗯……”

    在這種真元風暴中,本來就虛弱至極了的藍昕雨,直接是悶哼一聲,身形對著下方跌落而去。

    “該死的!”

    秦逸塵一咬牙,閃掠到藍昕雨身旁,一手摟著後者的腰部,將其攙扶在半空中。

    在剛一觸踫到後者的縴細苗條細腰時,一種如握軟玉的感覺從掌心傳來,但是這個時候,秦逸塵根本沒有閑情去想這方面了,他的目光緊緊的盯著八方鼎爐和封印石碑,那里,是唯一的希望了!

    感受一只火熱的手掌握著自己的細腰,藍昕雨面色也是一陣羞紅,但是當她發現秦逸塵並沒有注視自己,而是望著那石碑之上時,她心中的羞色才是褪去一點。

    此時,漫天都被黑光所遮掩,在這黑暗中,唯有那塊巨大的石碑和上方的鼎爐在散發著光芒,但是,下一瞬,秦逸塵和藍昕雨也是徹底的絕望了。

    “ 嚓……”

    隨著一道細微的聲響響起,鼎爐之上,一道肉眼可見的裂縫攀爬而上,旋即,它如同蛛網一般蔓延開來。

    “ !”

    最後,這尊鼎爐在秦逸塵和藍昕雨無可奈何的目光中爆裂開來。

    “唰!”

    八方鼎爐一炸裂,那塊封印石碑上的光華瞬間便是被黑紋覆蓋,整座石碑都是變得漆黑了起來。

    “桀桀……”

    在黑暗籠罩之中,一道極端尖銳的笑聲響徹而起,在這笑聲之中,彌漫著冰冷至極的邪惡!

    “完蛋了!”

    藍昕雨低喃一聲,眼神之中除了絕望之色,就只有迷茫了。這個時候,封印破碎,已經不是她能夠封印的了,而此時以她的狀態,想要逃離,也根本做不到。

    “小妮子,乖乖的給本尊奪舍吧,成為本尊的寄體,是你莫大的榮幸!”

    在石碑徹底變黑暗之時,一道森冷的笑聲,也是在這片天際中響徹而起。

    “轟!”

    而後,還不待秦逸塵兩人有所反應,一抹濃郁的黑氣席卷而來,將兩人盡數的包裹在了其中。

    “嗡……”

    被黑氣所包裹,一種可怕的侵蝕之力便是對著秦逸塵的體內蔓延而去。

    在這股侵蝕之力下,秦逸塵清楚的察覺到,它所經過之處,肌肉、經脈仿若是失去了韌性和生機一般,盡數的萎靡。

    一股刺痛之感,也是從身體各處傳遞而來。

    “想吞噬我?你還不夠資格!”

    秦逸塵心中大喝一聲,饕餮武魂閃現而出,在他丹田之中,一雙銀色的雙瞳也是浮現在了饕餮武魂表面之上。

    仿若是察覺到有東西竟然敢挑釁自己,身為貪婪的化身,饕餮武魂前所未有的暴怒了起來,一股可怕的吞噬之力,從那刻獸魂中傳蕩而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