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412章 古碑
    第412章古碑

    雖然搞不懂藍昕雨葫蘆里賣的什麼藥,但是秦逸塵還是選擇了遠遠的跟隨著。

    而隨著一路的前行,秦逸塵驚愕的發現,藍昕雨對這里面仿若是了若指掌,極其熟悉一般。

    這般穿行,不知道過了多久,在他身前的古殿已經緩緩消失,而隨著前方那道靚影停下腳步,秦逸塵目光一掃,然後便是凝固在了不遠之處,震撼之色,也是從其心底涌現,而後蔓延至他面龐之上。

    一座巨大的古老石碑,靜靜的佇立在古殿群的最中央,在遠處看著還沒有什麼震撼之感,可是靠近了之後,才是讓人察覺,這塊石碑,是有多麼的震撼人心!

    這塊石碑約莫有數百丈之高,這般佇立著,就如同是連接天與地的階梯一般,在石碑的表面上,彌漫著神秘又古老的符文,這些符文若隱若現,一股隱晦的波動也是從其中傳蕩而開。

    站在這塊石碑之下,讓人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渺小。

    “這里便是八方離火封魔陣的封印之碑嗎?”

    望著那巍峨壯觀的古老石碑,秦逸塵也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眼眸之中,盡是震撼之色。

    “那是什麼?”

    在被這塊巨大石碑所震撼之余,秦逸塵目光落在石碑最下方時,眼瞳卻是陡然一縮。

    在石碑的最底部,他見到了一絲絲攀爬出來的黑色紋路,這些黑色紋路猶如病毒一般,不斷的對著石碑之上侵蝕而去。

    而在這些黑色紋路周邊,一股可怕的至邪之氣,隱隱的散發而出,蕩漾在空間中,令得這片空間的溫度都是變得低了許多。

    “如此邪惡的力量,下方究竟是鎮壓著什麼?”

    秦逸塵盯著巨大的石碑,低喃道。

    而就在他還在沉吟間,一道靚影卻是飛掠而出。

    “她要干什麼?”

    望著那道靚影,秦逸塵眼瞳一縮,赫然是藍昕雨!

    “嗡……”

    藍昕雨身影凌立在半空中,天武者的氣息蕩漾而開,充斥在這片空間之中。

    “唰!唰!”

    而後,在秦逸塵錯愕的目光中,藍昕雨那如同玉蔥般的手指飛快的結出一道道玄奧的手印。

    而隨著她手印的結出,一道道赤色的火焰符文呼嘯而出,帶著被焚燒得扭曲空氣波動,沖掠向那塊巨大的石碑。

    在秦逸塵震撼的眼球中,這些波動極強的火焰符文,並沒有給巨大的石碑帶來什麼破壞,反而,在一接觸到石碑時,便是猶如水滴落入大海一般,融入了進去。

    隨著這一道道火焰符文的落入,那塊巨大石碑,也是散發出了一股強悍得令人感到震撼的能量波動。

    在這股波動之下,石碑上的古老神紋,也是開始由黯淡,變得逐漸的清晰了起來,那一道道侵蝕的黑色紋路,在此時,也是開始悄然的滑落。

    “她在加固封印?”

    見到她的動作,秦逸塵自然知曉了她在干什麼,能夠加固封印之人,想來定然與這布下封印之人有著不淺的關系。

    難怪,她對這里會如此熟悉!

    “看來之前天命絕域的動靜,便是這被鎮壓之物發出的。”

    秦逸塵低聲喃喃道,從先前的動靜,還有那尊有些破碎的鼎爐,還有這塊被黑色紋路侵蝕的石碑,便是不難看出,這個封印再不加固的話,恐怕會被下方之物給破除開來了。

    加固封印,在順利的進行著,秦逸塵也是靜靜的看著,並沒有去打擾的意思。

    而在某一刻,秦逸塵的面色陡然一凝,他仿若是察覺到,這片天地間的溫度,陡然變低,一股寒冷到無法形容的寒意,猛的席卷而來。

    “轟!”

    就在秦逸塵還沒搞清楚是什麼狀況間,那塊巨大的石碑陡然劇烈的顫抖了起來。

    在石碑底部,那些被不斷擠壓的黑色紋路,此時猶如復活了一般,無數黑紋升騰而起,瘋狂的對著石碑之上攀爬而去。

    而在這些黑色紋路攀爬之時,隱隱的有著一道道黑炎從其中散發出來,黑炎所過之處,一股邪惡冰冷的意念彌漫而開,仿若能夠侵蝕和凍結人的靈魂一般。

    而其中,幾縷黑炎更是飛快的對著秦逸塵暴射而去。

    見到這幕,秦逸塵面色陡然一變,身形猛的暴退,這黑炎雖小,但是他可不敢讓其沾染而上。

    開玩笑,這種巨大陣法都被其侵蝕得如此不堪的黑炎,他可無法想象,若是自己被這個東西侵蝕,饕餮武魂究竟能否奈何得了這東西。

    總之,他可不敢拿自己的身體性命來開玩笑。

    “哼!”

    這突如起來的變故,也是讓得藍昕雨俏臉一變,一道震怒的冷哼之聲,從其瓊鼻間發出。

    而後,她嬌軀一震,一道虛影閃現而出,凌立在其身後。

    “這是……火鸞武魂?”

    見到那道巨大的虛影,秦逸塵眼瞳微微一縮,驚呼出聲。

    隨著火鸞武魂的出現,從藍昕雨玉掌間呼嘯而出的火焰變大了數倍,同時,數量也是猶如火雨一般。

    隨著這麼多火焰的注入,巨大石碑上的光華不斷涌動,一種封印之力擴散而開,將那些試圖侵蝕它的黑紋,狠狠的鎮壓而下。

    “唳!”

    而在那些黑紋被鎮壓回去時,秦逸塵仿若是能夠听見,其中有著一道道極其尖銳的淒厲嚎叫之聲響徹而起,擾亂人的心神。

    這些叫聲之中,彌漫著冰冷,異常的邪惡。

    “究竟是什麼東西,如此邪惡!”秦逸塵眉頭緊皺。

    此時石碑上的光華顯然是佔據了絕對的上分,黑紋不斷的被壓回底部,從動靜來看,顯然不用秦逸塵多余的擔心。

    不過,雖然此時形勢不錯,但是秦逸塵心中卻並沒有松了一口氣,反而,他心底有一種隱隱的擔憂。

    “轟!”

    “轟隆!”

    就在這時,秦逸塵身形一個踉蹌,因為在他腳下的大地,陡然猶如大地震一般,劇烈的顫抖了起來。

    “ ! !”

    在這種顫動間,一片片的古殿不斷的崩塌著,塵埃漫天間,一股可怕的波動傳蕩而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