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399章 隕生花
    第399章隕生花

    第399章

    “嗡……”

    而就在這時,一道隱晦的波動在幾人間一閃而過,下一瞬,他們臉頰上那猙獰的笑容突然凝固了下來,那沖掠的身形,也是轟然倒下。

    “給過你們機會了。”

    秦逸塵頭都沒回,淡淡的吐出一句話,身影便是飛速的掠開。

    沒有真元的包裹,幾人的尸骨很快便是被那種可怕的吞噬之力給侵蝕,頃刻間,便化為了一具具森森白骨。

    這里的動靜,只有正好掠過附近的幾人察覺到了,他們也並沒有聲張什麼,只是,在望向秦逸塵的背影時,目光中有著一抹忌憚之色。

    實力是其一,主要是狠辣的手段,讓他們知道,那不是一個好惹之人。

    解決掉幾條雜魚後,秦逸塵的身影朝著遠處那一片若隱若現的建築群奔掠而去。此時,易劍他們四人早已消失不見,顯然,他們根本沒有半點停留,恐怕此時已經到了那片建築群之處。

    在石林中飛掠的秦逸塵,陡然眉頭一皺,因為他發現,在左側數里左右,有著眾多身影站立在石林之上,似乎是望著某處,久久不動。

    “什麼東西?”

    秦逸塵眉頭一挑,腳下連動,掠了過去。

    “嘶……”

    當他掠至一株石峰上時,望著前方的景象,饒是以他的定力,也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個時候,他終于知道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愣在這里一動不動了。

    在他前方,碎石滿地,而在那碎石的中央,有一條恐怖的溝壑!

    這條溝壑,連綿到視線的盡頭,寬足有十里左右,那漆黑的溝壑之中,更是看不到底。這條溝壑橫擺在地面上,就猶如是大地的疤痕一般,攝人心神!

    這道溝壑,絕不是這石林自然形成的,而一條如此恐怖的溝壑,那該是什麼層次的強者,或者凶獸,才能夠造成的?

    恐怕,就算是三宗的最強者間的戰斗,也未必能留下如此恐怖的痕跡吧!

    望著眼前的溝壑,不少強者冷汗淋灕,在這條溝壑之下,他們賴以依仗的修為,是顯得那麼的蒼白無力。

    這被認為是三宗一府地域中最為恐怖的禁地之一,天命絕域,怎麼可能是浪得虛名的呢!

    想到這里,已經有不少強者心里暗自打著退堂鼓了。

    不過,欲望,總是會讓絕大部分人失去理智,才退出少許幾個人,便有更多的強者,前僕後繼的往天命絕域中掠來。

    “那是什麼?”

    就在秦逸塵準備離開,繼續前行時,陡然一道喝聲響起。

    這道喝聲頓時吸引了不少目光,眾人的視線順著那開口之人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見得在那道裂縫的邊上,似乎有著一抹綠光。

    這里面,除了荒涼,再也沒有一絲生機的顏色,此時,見到一抹淡綠色的光芒,不少人的眼瞳一縮,身形急速的對著那光芒處掠了過去。

    秦逸塵略微沉吟,也是跟了上去。

    待到靠近了,眾人才是發現,那光芒的來源是一具尸骸,這具尸骸一丈之內,仿若是有著一個看不見的隔膜一般,隔絕了那種可怕的吞噬之力。

    在尸骸之上開著一朵碧綠色的小花,而這朵小花上蕩漾著一道道光圈,濃郁的生機之力,在其中彌漫。

    “那是……”

    秦逸塵望著那個光罩中的花朵,眼中卻忍不住有著驚愕之色浮現出來。

    “隕生花?”

    秦逸塵心中驚呼一聲,心中也是充滿了駭然之色。

    隕生花,開在尸骸之上的花朵,但是可不是什麼人的尸骸都能長出隕生花來,只有那些超越了武王境界的強者,死後千年,尸骸未毀,才會開出隕生花!

    隕生花,若不經過煉制,直接服用的話,不亞于任何劇毒,但是,若是經過一些藥材的調和,驅除掉毒性後,便可煉制成……延年丹。

    延年丹,那可是讓無數強者瘋狂的丹藥。

    丹如其名,能延年益壽。

    特別,對于那些壽命即將到達大限的強者來說,沒有什麼,比延年益壽更能吸引他們了。

    人,總是希望能夠活著。

    只有活著,才有希望,死了,就什麼都沒有了。

    而延壽丹的效果,則與隕升元的年月有關系。

    一般來說,千年左右的尸骸上長的隕生花煉制成的延壽丹,也就只是能延壽十年左右的樣子。

    不過,若是萬年的尸骸,那就能延壽百年!

    一百年啊。

    對于普通人來說,那比他一生的時間還長。

    這里還只是天命絕域最外圍的地方,就有超越武王境的強者隕落在此,對于這天命絕域,秦逸塵心中也是無比的正視了起來。

    這究竟是什麼地方?

    本來,眾人還都是十分警惕小心的,在沒搞清楚這朵小花是什麼東西之前,沒人敢貿然出手,畢竟,是個有點經驗的人都知道,但凡寶物之處,定然有魔獸守護。

    不過,在等了少許時間後,眾人驚愕的發現,這里似乎並沒有什麼守護魔獸的存在。

    也是,這鬼地方,里面如此恐怖,又怎麼會有生物能長期生居在其中呢?

    “唰!”

    一道道粗重的呼吸聲,不斷的響起,而後,終于是有人忍耐不住,身形一動,手掌便是對著那隕生花抓了過去。

    “滾開,那是我的!”

    見到有人要先得手,頓時有個怒喝之聲響起,同時,三四柄凌厲的武器,狠狠的對著最先之人的背部刺去。

    “該死的!”

    望著近在咫尺的隕生花,那個最先出手的強者無奈的怒吼一聲,若是他再去拿的話,身上定然會被扎出幾個透明的窟窿。

    最後,這個強者只得身形一側,閃掠而開。

    “唰!唰!”

    隨著一人的出手,這里的場面頓時變得混亂了起來,近百號人大打出手,在遠處,還有著數不清的強者虎視眈眈的望著這邊。

    這般混亂的場面,終于在某一刻停止了。

    一個以身法見長的強者,穿過了重重阻攔,來到了隕生花前,手臂一探,手掌便是抓了過去。

    望著他的動作,秦逸塵不為所動,甚至,嘴角還勾起了一抹冷漠的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