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397章 封印缺口
    第397章封印缺口

    第397章

    血雄刀大手一揮,紅芒閃爍間,一柄赤色大刀出現在了手中,他那霸氣的聲音也是響徹而起︰“諸位,與我們一同攻擊封印吧!”

    在他的言語下,無數的強者也都是躍躍欲試。

    天命絕域,素來是人們最為忌諱之地,但是先前的動靜太過驚人,引起了無數好奇之人。而此時,又有這麼多人在,那一縷顧慮,早就被眾人丟到不知道哪去了。

    “動手!”

    易劍動作最為迅速,只見得他手掌一握,背後的寬劍呼嘯而出,隨著其真元的催動,那柄寬劍急促的抖動了起來,凌厲的真元在劍尖凝聚,最後直接是化為了一道十余丈大小的劍氣,暴射而出!

    “咻!”

    劍芒掠出,空氣仿若都是被其生生的撕裂開來,發出刺耳的音爆之聲,下方林中的樹木,也是被這股真元給撕裂了不少,那股氣勢,相當駭人!

    “唰!”

    在易劍動手時,血雄刀也是雙手握刀,對著前方一刀劈出,頓時,一道絲毫不弱于易劍攻勢的赤色刀芒呼嘯而出。

    “破!”

    在木軒輕喝一聲,手中的銀槍猶如要捅破天際一般,暴刺而出,隨著它的揮刺而出,在前方的空間都是激起了一道波動,而後,一條銀芒一閃,一道槍芒如同銀龍一般撕裂長空,呼嘯而出。

    “哈哈,三位這麼起興,丘某來助你們一臂之力!”

    就在三人發動攻勢之時,一道長嘯突然在半空中炸響而起,隨著急促的破風聲響,一道身影凌然立在易劍三人之前。

    眾人忍不住側目看去,只見得此人年紀看起來比易劍他們還要年少,約莫二十三四歲的樣子,但是從其身軀中,眾人察覺到了一股比起易劍三人還要危險的波動。而最讓人注意的,乃是他衣袍胸口上,一道特別印記!

    那道印記,是東臨宗核心弟子才有資格擁有的!

    東臨宗,可是這片地域的主宰勢力之一,其麾下天才弟子幾十萬之巨,核心弟子,那得有多麼恐怖的天賦和實力!

    “東臨宗,丘機卓!”

    見到那道身影時,無數人眼中閃過尊崇之色,對于易劍等人,眾人或許是敬畏,但是對于東臨宗的核心弟子,丘機卓,那就只有尊崇了,因為那是一尊大山,他們永遠不可超越和取代的大山!

    看到他出現後,易劍三人面色都不由一沉。

    或許,他們之間的實力相差不大,但是,他們的身份,卻是天差地別。

    東臨宗,一宗之力,就足以摧毀他們三大宗門。

    “他怎麼會出現的這麼快?”

    眾人不由疑惑。

    東臨宗,距離這天命絕域,可是有一段很長的距離的,要趕過來,至少也需要數天的時間。

    易劍三人的宗門,其實正是這片地域的門派,所以才趕來的如此迅速。

    本來,他們能趁著三宗一府的人沒趕來之前,提前進入,獲得一些機緣,而現在,多了丘機卓,到時候,有什麼好處,難道他們敢去和丘機卓去爭嗎?

    易劍,血雄刀,木軒三人隱晦的對視一眼,似乎達成了什麼協議一樣,不著痕跡的點了點頭。

    事到如今,他們三人只能選擇聯手。

    在天命絕域內,可是會出現很多意外的。

    連超越武王境界的強者都有隕落的危險,丘機卓就算出點什麼意外,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過,在這大庭廣眾之下,他們當然不敢違背丘機卓的意思。

    有了丘機卓的加入,眾人對破開封印也更有信心,一個個都全力以赴,一道道攻擊呼嘯而出。

    “轟……”

    在震響當中,前方那原本透明的空間,竟然蕩漾出一道道肉眼可見的漣漪,在他們面前,就好像有一個湖面一樣,波瀾起伏不定。

    “咦?”

    見他們的攻擊竟然奏效,秦逸塵再次一驚,眼眸內閃過一抹意外。

    他能感受到那封印的波動,極其強大,絕對不是武王境界的人能撼動的!

    這點,秦逸塵幾乎可以肯定。

    “難道,是方才的震動,減弱了封印的力量?”

    思索少許,秦逸塵眼眸內閃過一抹若有所思。

    而易劍等人明顯很清楚這點。

    顯然,這天命絕域的異動,也不是一次兩次了。

    他越來越好奇,這天命絕域內到底有什麼了。

    接著,他也出手,不過,卻隱藏了實力,只展現在靈境巔峰層次。

    他可不想成為眾矢之的。

    畢竟,他這麼年齡,達到武王層次,是有些驚世駭俗。

    哪怕是放在這片地域上,也是不多見的。

    “ 擦!”

    就在眾人一齊攻擊了大概一個時辰的時間,那蕩漾著的漣漪,突然一滯,接著,響起一道如若雞蛋殼碎裂的聲音,那無形的封印,竟然如若玻璃一樣裂開了一道道如若蛛網般的裂痕。

    “砰!”

    終于,封印裂開,一股荒老,遠古的氣息,從天命絕域內卷席而出,讓得眾人心神不由一凜。

    “嗯?”

    感受到這股氣息,秦逸塵眉頭一蹙。

    或許,是里面空間,與外界隔絕的緣故,里面顯得死氣沉沉,景象也有些陰森恐怖,就如是一處鬼域一樣。

    “沖啊,快點去搶啊!”

    隨著封印的破開,一道道人影急速的從那裂口處,掠入其內。

    “啊……”

    “救命啊!”

    “不,不……”

    瞬息間,從里面就傳出一陣陣淒厲的慘呼聲,一只血淋淋的手臂爬至裂口處,沒多久,竟然就腐化成灰,只剩下森森白骨。

    “哼,不知所謂!”

    易劍冷哼一聲,眼眸內盡是淡漠,顯然,他很清楚會有這種情況的發生,但是,卻沒有出聲提醒。

    或許,對于他來說,任何進入里面的人,都是他的競爭對手。

    接著,他和血雄刀,木軒對視一眼,三人身軀被一層真元包裹,迅速的掠入其內。

    “呵!”

    見他們三人聯手,丘機卓嘴角流露出一抹不屑一顧的冷哼聲,接著,他身上也鍍上一層真元,進入其內。

    看見他們的舉動後,許多人才恍然大悟,紛紛以真元裹身,爭先恐後的朝著那裂口處涌去。

    秦逸塵並沒有急著進去,他的目光卻是落在了那封印的裂口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