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393章 繡花枕頭
    第393章繡花枕頭

    靈動境,等于人級中階丹師!

    所有人都知道這意味著什麼,靈動境的人級丹師,就算是放在三宗一府,也能擁有不低的地位。

    而讓眾人最無法接受的是……秦逸塵的年齡。

    實在是太年輕了。

    如此年輕的靈動境人級丹師,誰敢說他會止步于此?

    只要再往前踏進一步,哪怕是在十方丹府,也能成為長老級別的存在。放在三大宗門,那也能成為客卿。

    前途無可限量!

    趙家的人,此時別提臉上有多精彩了。

    一位如此年輕的人級丹師,在趙家,竟然受到冷眼,嘲諷的待遇。

    特別是脾氣火爆的六長老,此時一張老臉更是不知放哪了。

    虧他們還以為人家對他趙家有所圖謀。

    趙翁庭此時心中大叫慶幸。

    幸好自己沒有恩將仇報,不然,無疑是給趙家又樹立了一位大敵。

    此時,他幾乎可以確定,趙雅柔,就是秦逸塵所救。

    和他想法一樣的,還有向家家主向任寒。

    雖然,秦逸塵不是雷屬性,但是,一位如此年輕的人級但是,擁有一些其它手段,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

    向任寒此時的臉色很陰沉,眸子內,眸光閃爍不定,冷意懾人。

    此子絕不能留!

    他心中只有這六個字。

    這是一個巨大的隱患,而且,會給他向家帶來毀滅性的災難。

    “清泉大師……”

    向任寒將目光放在清泉大師身上。

    “哼!”

    清泉大師冷哼一聲,在服用下一枚丹藥後,他已經恢復了過來,眼眸微眯,眸光凌厲的盯著秦逸塵,“好你個不知深淺的晚輩,竟然敢偷襲我!”

    他對秦逸塵沒有多少仇恨,但是,更多的是妒恨!

    能走到今日這一步,是他一步一步爬過來的,而眼前的少年,竟然如此年輕,就達到了他幾乎已經是一生巔峰的地步。

    嫉妒,讓他心理變得有些扭曲。

    他的目標,也從趙雅柔身上,轉到了秦逸塵。

    “偷襲你?”

    秦逸塵不屑的一笑。

    這所謂的清泉大師,雖然是突破到了靈動境,但是,卻很明顯,是靠藥物提升上來的,可以說,他這一輩子,也就止步于靈動境了。

    而且,這清泉大師在精神力上面的造詣,甚至還不如暮光公國丹會的海會長,最多,也就是入微中階左右。

    也難怪,如向家這種小家族,給點好處,他就屁顛屁顛的跑過來了。

    不然,身為大宗門的煉丹大師,怎麼可能會出現在這種小城市。

    “你也配讓我偷襲?”

    秦逸塵後面這句話,無疑是將清泉大師的怒火給點燃了。

    “混賬!”

    清泉大師怒喝一聲,當即,精神力便是呼嘯而出,蓋向秦逸塵。

    “小心!”

    感受到那強大懾人的精神力奔涌而來,趙雅柔俏臉微變,對著秦逸塵提醒道。

    “這點手段,就別出來丟人現眼了好嗎?”

    秦逸塵對她投了一記放心的神色,就站在那里,連動都懶得動一下,隨著他的話落,意念一動,化作一只無形的大手,直接將那撲面而來的精神力浪潮給震散,並且反壓了過去。

    “轟隆隆……”

    精神力大手帶著一股悶雷般的響聲鎮壓而來,給清泉大師的感覺,就好像是一座山岳朝著自己倒來一樣。

    他咬破舌尖,傾力抵抗,也就堅持了兩個呼吸的時間。

    “砰!”

    “噗!”

    隨著一聲悶哼,清泉大師吐血倒飛了出去。

    只是一個照面,同樣是靈動境的清泉大師就已經落敗。

    “我的神珠,小子,你竟敢廢我一生修為……”

    清泉大師口中喋血,雙手抱著劇痛無比的腦袋,口中淒厲的呼道。

    他的神珠,竟然裂開了!

    “嘶!”

    圍觀的人群中,頓時就傳出一陣倒吸冷氣的聲音,一雙雙眸子看向秦逸塵的時候,充滿了震撼與駭然。

    原本,他們還以為秦逸塵是溫室花朵,就算有靈動境的修為在,也不過是繡花枕頭,卻沒有料到,真正的繡花枕頭,其實是清泉大師。

    “天吶……”

    趙家眾人直接是看傻了眼。

    秦逸塵,竟然就這麼輕松寫意的擊敗了清泉大師?

    趙雅柔一張小嘴張著,也忘記了合上。

    所有人都覺得,這會是一場大戰,卻沒有料到,如此迅速的就結束了,而且,是輾壓性的結束。

    “大師……”

    向任寒看著昏死過去的清泉大師,心中不由猛的一顫,然後,身形一轉,對著秦逸塵喝道,“你竟然敢對北冥宗的煉丹大師下如此狠手?”

    他將“北冥宗”三個字咬的非常重。

    也是在提醒所有人清泉大師的身份。

    這也是,就算清泉大師震殺了趙典,趙家也還是忍氣吞聲的原因。

    “今日,我向家就要擒了你去北冥宗請罪!”

    隨著向任寒一個眼色,周圍幾個向家強者就朝著秦逸塵逼去。

    “向任寒,這可是我趙家,由不得你向家說了算!”

    趙翁庭冷哼一聲,就有幾個趙家強者攔了上去。

    頓時,氣氛就緊張了起來,大戰一觸即發。

    “趙翁庭,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你難道就不怕北冥宗震怒嗎?”

    向任寒咬牙切齒的呵斥道。

    他怒。

    但是,卻沒有任何辦法。

    正面硬拼,他向家絕對沒有辦法在趙家手中佔到便宜,到最後,也就是兩敗俱傷的結局。

    這不是他想要的。

    這些強者,要麼是他向家花費了大力氣培養起來的,要麼,是花費了巨大代價請來的,損失一個,都足以讓他肉痛好一陣。

    “哼!”

    回答他的,只是一道冷哼。

    趙家與十方丹府有淵源,再說,這是清泉大師上門挑選斗丹,這怨不得趙家。

    而且,北冥宗,那樣的龐然大物,能為一個被廢的人大動干戈?

    這顯然是很不現實的事情。

    趙家的強硬,讓向任寒就感覺是一口咬在一塊石頭上一樣,牙齒斷了,但是,卻拿石頭沒什麼辦法。

    但是,若是放任秦逸塵不管,會給向家帶來什麼樣的後果,向任寒心中卻一清二楚。

    “殺!”

    隨著一聲低沉的喝聲,向家眾多強者頓時就朝著趙家方向撲去,他們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秦逸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