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389章 向家的算計
    第389章向家的算計

    “清泉大師如果與她斗丹的話,定會對他的名聲有所影響,難道清泉大師不在乎嗎?”向家大長老皺了皺眉頭,有些好奇的問道。

    “哼……”

    提到這個,向任寒的臉色似乎閃過一抹肉疼之色。

    那個清泉大師怎麼可能不在乎名聲,但是,所謂的名聲,在巨大的誘惑下,也會有所動搖!

    再者,寧陽城在這片地域中,算不上是一流的大城市,傳了出去,別人定當認為是趙家不識趣,得罪了清泉大師,才被其發起斗丹的。

    誰會因為一點小事,去嘲笑一個人級丹師呢!

    而後,向任寒的率領著眾多護衛與幾名長老,便是對著向家行去,在他們隊伍中央,還有著一輛華麗的馬車。

    見到向家家主與眾多長老出動,大街上的不少人都是帶著一抹敬畏之色,當他們發現向家家主率領行進的方向後,不少人面色都是有些精彩了起來。

    還有一些眼尖之人,則是在暗暗猜測著,馬車中究竟是何妨神聖,連向家家主都沒在其中,想來,那定然是一尊向家都得仰望的大人物吧。

    一路之上,圍觀的人越聚越多,一股巨大的人流,跟隨在向家人馬的後面,對著趙家行去。而對于這些,向任寒不僅沒有半點不滿,反而臉上掛著一抹笑意。

    對于他而言,吸引的人越多越好。

    只要人多,向家提出斗丹,趙家如何能夠拒絕?

    一旦他們拒絕了,那趙家的藥鋪,日後就別想在寧陽城開下去了。身為煉丹世家,連斗丹的勇氣都沒有,那還談何立足!

    ……

    “小兄弟,老六那話是有口無心之談,你千萬別往心里去啊!”

    在趙家門內,趙翁庭無奈的對著秦逸塵解釋著。再如何說,趙雅柔承認是秦逸塵救的,那後者就是趙家的恩人。

    “趙家主,趙小姐已經平安歸來,這些時日也多虧你的盛情款待,秦某還有事在身,就不打擾你們了。”

    秦逸塵面色依舊有些陰沉,隨口說道。

    不過,他並未察覺到,在他說“趙小姐”這三個字時,趙雅柔的俏臉變得黯淡了幾分。

    “小兄弟,再歇息幾天,讓我們趙家盡盡地主之誼吧。”

    趙翁庭苦笑著說道,不過,就連他自己也是覺得,後者已經不可能再留下來了。

    換成是他,如果真是救了趙雅柔,還被家族長老如此譏諷,也會受不了。

    “不必了。”

    秦逸塵搖了搖頭,旋即對著趙翁庭拱了拱手,而後,他的目光看向趙雅柔,卻是發現了後者眼中似乎是有著不舍之色。

    “唉……”

    秦逸塵搖了搖頭,他看得出來,趙雅柔似乎對自己產生了異樣的感情。

    不過,這個時候他可沒有閑工夫去談情說愛,他必須盡快的提升自己的實力和依仗,好讓風家能夠正視。

    在說罷之後,秦逸塵轉身便是對著外面行了出去。

    “小兄弟……”

    趙翁庭輕嘆一聲,正準備追上秦逸塵,不過,在他踏出趙家大門時,面色卻是陡然一變,目光望向對面街道。

    “向家?”

    秦逸塵皺了皺眉頭,望著那帶著人流行來的人馬,在寧陽城中,能引起如此動靜的,除了趙家,定然只有向家了。

    不過,秦逸塵這次沒有再多管閑事的打算,這種費力不討好的的事情,他可不想多做,而且,在他記憶中,趙雅柔在度過那次截殺後,能夠安全的進入十方丹府。想來,向家也不能拿趙家如何。

    只不過,秦逸塵這個時候還沒有意識到,因為他的介入,趙雅柔的命運已經發生了改變,比如這一次的事情,本來前世根本就沒有發生過!

    “家主,那人的背影,好像就是救走趙雅柔之人!”

    而這時,一個侍衛從向家隊伍中跑到向任寒身旁,沉聲說道。他便是當日因為忌憚秦逸塵,並沒有再追下去的黑袍人之一。

    “嗯?”

    向任寒聞言面色一沉,旋即也是沒有半點猶豫,大聲喝道︰“站住!”

    順著向任寒的目光,那些跟在後面湊熱鬧的人群,目光都是望向了那道剛從趙家大門處來的身影。

    秦逸塵听到這道聲音,腳步也是一滯,這個時候,他心情很是不爽……

    而在趙家門前的趙翁庭,此時面色陡然一變,他甚至來不及考慮向任寒為何而來,這個時候,他心中唯一想的便是糟糕了,秦逸塵被向家的人認出來了!

    一個從他們手底救走自己女兒的人,他們定然不會放過。

    “秦逸塵……”

    趙雅柔眼中閃過一抹焦急之色。

    “呼呼……”

    秦逸塵深吸一口氣,旋即緩緩吐出,他的手捏了捏拳頭後,身形也是轉了過來。

    “咦,向家主叫住一個少年干什麼?”

    “難道向家不是來找趙家麻煩,而是來找這個小子的?”

    見到秦逸塵的面龐,不少看熱鬧的人心中都是閃過一抹疑惑之色。

    向任寒在見到那道年輕的身影時,眉頭也是緊皺而起,就這麼一個小子,能救走趙雅柔?

    “你不會是故意找的借口吧?”

    向任寒有些陰沉的對著那個侍衛確認道。

    “家主,小的不敢,不過,他那背影,真的與逃竄的那身影非常相似!”

    那個侍衛目光掃視著秦逸塵,一時間不敢很是確定,更不敢說自己騙了向任寒。

    听到他的話語,向任寒的目光緊緊的盯著秦逸塵。一時間,這里陷入了一片沉默之中,無數道摻雜著疑惑的目光,注視著那少年的身影。

    “小子,不知道你有沒有听說過,前段時間我向家三個武王強者身死的事情。”

    安靜持續了半響,向任寒沉聲喝道。

    向任寒此話一出,圍觀的人群中頓時響起了一片喧嘩之聲。

    原來向家死了三個武王強者的事情是真的!

    盡管那幾個武王強者,都是服用了某種丹藥,終生止步在初級武王的,不過,三個初級武王,也可是一股不小的力量啊。

    而向任寒這般說,難道是懷疑,三個武王強者身死,與這個少年有關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