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384章 療傷
    第384章療傷

    十方丹府。

    可不是小公國內的丹會。

    在十方丹府內,競爭極為激烈,里面,勢力錯綜復雜,只要站錯隊,就很有可能會引來殺身之禍。

    當年,秦逸塵進入十方丹府,若是沒有趙雅柔這位美女師傅保駕護航,不說日後的成就,被人玩死,也是很正常的事。

    十方丹府內的殘酷,只有進入過的人才知道。

    十方丹府,秦逸塵會去,但是,卻不是現在,現在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在這片地域上,不僅僅只是有三宗一府,還有很多隱藏世家。

    比如……公輸一族。

    公輸一族,是非常特殊的存在,從嚴格的意義上來說,他們算是班門旁系。

    異族,對魯班大師可謂是恨之入骨。

    當然,最主要的還是對魯班大師的畏懼,生怕人族再出一位魯班大師這樣的宗師。

    所以,異族對班門,甚至對魯班大師後裔,進行了一系列的暗殺,毀滅性的打擊……所以,班門才會絕跡,魯班大師的後裔,也隱于世間。

    當初,若不是秦逸塵經過公輸一族,還真不知道有公輸一族的存在。

    當然,前世他和公輸一族,並沒有多大的交情,但是,這一世卻不同了,秦逸塵獲得了魯班大師的傳承,算是班門掌門,若是能拉攏公輸一族,那他,也才有能去和風家交涉的底氣。

    雖然班門已經落寞,但是,公輸一族,好歹也是班門旁系,絕對是一股不容忽視的力量。

    不過,公輸一族幾乎與世隔絕,秦逸塵此去,也不知道能不能成。

    “嗯……”

    正想著,那邊趙雅柔站起身來行走的時候,卻黛眉微蹙,步伐也有些不穩。

    “怎麼了?”

    秦逸塵一把扶住她,關切的問道。

    “我……我……”

    趙雅柔支支吾吾,說不出個所以然來,而且,眼眸變得有些迷離,額頭發燙。

    “糟糕,難道是中毒了?”

    秦逸塵眉頭一蹙,當即手掌搭在了她的手腕上,片刻,他的眉頭皺的更深了。

    果然沒出他所料,是中毒。

    接著,他從戒指內拿出一張毛毯墊在地上,然後將趙雅柔緩緩的小心的放在毛毯上。

    “嗤啦。”

    他手指一劃,劃開了她剛穿的衣衫,看到了她嬌軀上的幾道傷口。

    雖然,服用了療傷丹,趙雅柔的傷勢已經見好,但是,傷口卻一直沒有愈合,相反,有惡化的跡象。

    這是一種惡性的毒藥,如果傷口不得到妥善的處理的話,會持續惡化,到無法挽回的地步。

    好在這種傷口,秦逸塵曾經處理過不少,所以,處理起來也很快,但是,最後一道傷口,卻是從趙雅柔酥胸上蔓延下來的。

    秦逸塵遲疑了。

    在他猶豫著要不要處理的時候,或許是因為傷勢得到療治,趙雅柔緩緩轉醒。

    “別動。”

    秦逸塵的聲音傳來,讓原本想要起身坐起來的趙雅柔停住了動作,她睜開眼楮,疑惑的看向秦逸塵。

    接著,她才發現身上被劃破的衣衫,而顯露在外的嬌軀。

    “你的傷口還沒愈合,最好躺著,不然會留下疤痕的……”

    秦逸塵拿過一件衣衫,蓋住了那乍現的春光。

    “謝謝秦先生。”

    趙雅柔雖然害羞,但是還是躺了下去。

    “不過……”

    秦逸塵猶豫著不知道要不要和她說,畢竟,那可是私密部位,但是,若是不處理的話,後果將會更嚴重。

    所以,此時他也左右為難。

    “趙姑娘,其實,還有一道傷勢沒有處理。”

    想了許久後,秦逸塵還是提醒道。

    “嗯?”

    趙雅柔疑惑的看向他。

    “那道傷勢的部位有些特殊……”

    說話間,秦逸塵的目光在她那傲人的酥胸上掃過,只是一眼,他便轉移了目光。

    這不是在考驗他的定力嗎?

    趙雅柔似乎也意識到了什麼,頓時,俏臉如若晚霞一樣,紅了起來。

    “那是腐體之毒,必須要盡快清除。”

    秦逸塵說完,便是靜靜的待在一旁,等候她的決定。

    “腐體之毒?”

    本來還處于尷尬中的趙雅柔頓時俏臉微微一變,臉色由紅變白。

    腐體之毒,雖然不是什麼直接致命的毒藥,但是,卻會惡化傷口,若得不到及時處理的話,也會危及性命。

    最主要的是,傷勢如果惡化到一定程度,將無法愈合,且,會留下永久性的傷口。

    對于一個女子而言,身上留下一個疤痕都是很難容忍的事情,更何況,傷痕還留在那種地方。

    現在,趙雅柔終于明白,為什麼秦逸塵會一直猶豫不決了。

    這種事情,真的很難抉擇。

    “我們現在所處之地,如果要回到趙家,至少要三天左右,而且,這還是要在路上沒有人截殺的情況下……”

    秦逸塵一臉慎重。

    只要有傷勢在,別說幫忙,趙雅柔連行動自如都很難。

    最主要的是,這才半天,就是因為沒處理傷勢,趙雅柔就已經昏迷一次了,若是不處理傷口,很有可能,她撐不到三天後。

    “我相信秦先生。”

    半響,趙雅柔細細的聲音傳來。

    她很清楚腐體之毒的嚴重性,最主要的是,她不想太過拖累秦逸塵。

    若是因為自己,而讓自己這位恩人有什麼閃失,她會愧疚一生。

    “你決定了嗎?”

    秦逸塵轉過頭來,直視著她。

    “嗯。”

    趙雅柔淺淺的點了點頭,旋即就將眼楮閉上。

    她畢竟是個女子,害羞,是她的本能。

    “趙姑娘,那我就開始了。”

    事不宜遲,秦逸塵也不是磨磨唧唧的人,說完後,他的手指在她胸前的衣衫上一劃,里面,美好的春色顯露在他眼前。

    但是,這美好的畫面,卻被一道如蜈蚣一般的傷口給破壞殆盡了。

    “呼……”

    秦逸塵深深的吸了口氣,壓下心中的異念,開始小心的處理起那道已經惡化的傷口。

    當他手指踫觸到那柔軟肌膚上的時候,趙雅柔的嬌軀就不由微微一顫,緊繃了起來,而且,周圍,還乏起一層淺淺的雞皮疙瘩。

    那畢竟是女子的敏感部位。

    “放松。”

    因為她嬌軀緊繃,而將傷口再次拉裂了不少,秦逸塵眉頭輕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