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377章 你是秦逸塵?
    第377章你是秦逸塵?

    “我……”

    秦逸塵一問,老爺子卻是吱吱嗚嗚,說不出個所以然來,似乎不想說。

    “是不是有人欺負爺爺了,走,孫兒替爺爺出氣去!”

    秦逸塵卻似乎是明白了什麼,拉著老爺子就往外面走去。

    老爺子這人沒什麼特別的愛好,就是愛面子,當初秦家已經落魄到那般田地,都還請了護衛站在門外撐場子。

    老友見面,那肯定少不了互相攀比。

    “那老東西,真是氣人,我說我孫兒是你,他不信就算了,還辱罵我!”

    老爺子一提到這個就感到氣不順。

    在老爺子的話語中,秦逸塵才得知,他那老友在北域另外一個王國內混的還不錯,算是風生水起,這次回來,本來就是向他們這些天麟的老友炫耀自己來了,老爺子就說自己孫兒是秦逸塵,誰知道他那老友根本不信。

    秦逸塵,這個名字雖然已經為人熟知了。

    但是,秦家以前是什麼樣,現在還是什麼樣子,只有老爺子住進了天麟王宮。

    如果秦逸塵真的是出自秦家,那現在秦家還會那麼落魄?

    他那老友不信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于是,還狠狠的嘲諷了老爺子一番,所以老爺子才氣沖沖的出現在王宮。

    老人家有點虛榮心,秦逸塵是能理解的。

    而且,這並沒有什麼不好。

    來到老爺子那老友住處,那里正在大動土木,門口,站立著四個身穿盔甲的護衛,看上去都頗為不凡。

    看來,老爺子那好友的確是混的不錯,至少,這陣勢放在天麟已經算是頂尖了。

    大廳內,秦逸塵見到了老爺子那所謂的老友。

    看上去六七十歲的人,頗顯富態,懷中,還摟著一個二十來歲的女子,在那沒羞沒臊的卿卿我我。

    “你就是秦逸塵?”

    那富態的老者斜眼掃了一下秦逸塵,口中話語明顯帶著調侃的意味。

    秦逸塵的穿著很普通,並不像那些大富大貴的人一樣穿金戴銀,身上服飾光滑華麗,他身上這一身,是杜冰蘭親手給他做的。

    “沒錯。”

    秦逸塵點了點頭,眉頭卻是微蹙,顯然,對著老者並無好感。

    老爺子和這個人,有本質上的區別。

    老爺子雖然是有些愛慕虛榮,但是,卻不去欺辱他人,但是這個老者,卻是變著法似的在自己朋友面前展現自己的優越感。

    強大的侍衛,年輕的美女……

    在秦逸塵看來,真是俗不可耐。

    “哈哈……”

    在秦逸塵點頭後,那富態老者大笑出聲,對著他身邊的美女說道,“你听到沒有,他說他是秦逸塵,哈哈哈……”

    “咯咯,小女子,見過秦大人……”

    他身邊那美女也陰陽怪氣的說著。

    顯然,他們根本不信。

    秦逸塵,怎麼可能是這麼一個普通的人呢?

    “秦大人,我們這次回來,其實,就是想要和飛樂商會合作,不知道秦大人能不能行個方便,通融通融。”

    那女子繼續說著,明顯是想要看秦逸塵出糗。

    秦逸塵的飛樂商會,在千嵐郡域內,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若是能和飛樂商會搭上那麼一丁點關系,那絕對能富甲一方。

    “過來。”

    秦逸塵淡淡的看了他們一眼,然後朝門口的一個護衛招了招手,拿出一個玉佩遞給他,說道,“去飛樂商會叫里面管事的過來。”

    那護衛明顯愣住了。

    飛樂商會,現在可不是隨便誰都能進去的,他家老爺前天回到天麟,昨天想進飛樂商會談點生意,但是,卻連門都進不去。

    難道,真就憑自己手中這玩意,能進飛樂商會?還能將管事的叫到這里來?

    “去啊,愣著干什麼,沒看到是秦逸塵大人吩咐的嗎?”

    見護衛愣著,富態老者催促道,而且,將“秦逸塵”三個字咬的特別重,調侃的味道很濃。

    護衛應了一聲,出去了。

    在老爺子坐下後,秦逸塵坐在了老爺子身邊。

    “哎呀,想不到你這老家伙竟然這麼有本事啊,竟然把秦逸塵都請我過來,我真是佩服,佩服啊……”

    富態老者對著秦白鶴老爺子說道,那語氣,听的秦逸塵直皺眉。

    很多人,是會變的。

    听老爺子說,本來這富態老者當初落難,得罪了天麟權貴,還是老爺子借給他資金,並且將他送出城外。

    現在到好,他在外發家了,回來不思回報,竟然還向老爺子各種高調的炫耀自己。

    這樣的人,是真小人!

    有求于人的時候,口口聲聲叫你大哥,對你唯唯若若。但是,一旦等他發達,還指不定他會做出什麼事情呢。

    “爺爺,咱不和他計較。”

    在老爺子想發脾氣的時候,秦逸塵卻是勸住了他。

    若不是為了給老爺子出氣,他真是一秒鐘都不想在這里停留。

    “老爺,老爺……”

    很快,那個拿了玉佩出去的護衛就滿頭大汗,氣喘吁吁的跑了回來。

    “怎麼?被人趕出來了?”

    富態老者似乎已經看到了秦白鶴和秦逸塵臉上那難堪的神色,臉上調侃的意味更濃了。

    但是,他卻愕然的發現,老爺子臉上並沒有什麼難堪,秦逸塵更是悠然自得的在逗著老爺子開心。

    “不,不是……”

    那護衛也不知道是為什麼,說話激動的吞吞吐吐的,最後,似乎是憋足了一口氣,吼道,“老爺,飛樂商會的管事已經在門外了……”

    “哦,來了啊。”

    富態老者隨意的應了一句,接著,他猛然醒悟,瞪圓了眼楮,問道,“你說誰,誰在門外?”

    “老爺,是飛樂商會的管事。”

    護衛擦著臉上的汗水,回答著。

    他沒有想到,自己手中那枚毫不起眼的玉佩,竟然有這種威力,那飛樂商會門口,本來對他不屑一顧的侍衛,見到那玉佩後,二話不說,就以貴賓的待遇,將他請了進去,並且,見到了管事。

    那管事一听說秦逸塵找他,直接就跟著他來了。

    “什麼?”

    富態老者猛然站起身來,一腳踢翻了那護衛,“還愣著干什麼,還不趕緊將管事大人請進來!”

    “哦哦……”

    在那護衛要退出去的時候,富態老者覺得不妥,“不,我要親自去迎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