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363章 公國戰神
    第363章公國戰神

    望著厲正平直接退去,夏紫靈心中也是暗自松了一口氣,不過,她很是好奇,那錦囊之中究竟是裝了什麼東西,竟然能夠讓這些散修強者會二話不說就來幫忙。

    她自然不知曉,秦逸塵給的是他們無法抗拒的東西……武技!

    而且是適合自己的武技。

    這就是為什麼這些強大的散修,會出現在這里的原因。

    哪怕是大家族的武王強者,對武技都有一種特別強烈的渴望心里,何況還是這些散修,有了這武技,他們完全可以自己創立家族了!

    因為那麼多散修的出現,厲正平也是只得暫時打消去丹會搶奪二皇子的念頭,而在這個時候,更有一個消息,讓得厲正平如坐針氈。

    從邊境傳來消息,古山關有一力大無窮的壯漢,手持雙錘,以一己之力抵擋了百萬大軍一整天的時間!

    這個消息一傳回暮光之城,頓時引起了軒然大波。

    無數吟游詩人為他吟詩頌唱,一時間,這個手持雙錘的壯漢,被渲染成了公國戰神一般,威望直逼逍遙王!

    听到這個消息,無數民眾和普通貴族,心中又是有著期望,或許,逍遙王與這個壯士聯手,能夠擊退百萬大軍!

    雖然這個希望無比渺茫,但是還是有無數人祈禱著。

    當然,因為太過遙遠,他們還不知道,百萬大軍,已經被擊潰了!

    不過,有人歡喜,自然也有人憂愁。

    城外大營中,厲正平的面色卻是陰沉如水,不斷的在帳營中來回踱步。

    “易群林和千文剛是廢物嗎?如果他們全力進攻,加上早就安排好的內應,怎麼連區區古山關都攻打不下來?”

    听到那個消息,他非常的著急,若是逍遙王死在古山關,那還好,他還有些時間來回轉局勢。

    可若是大易國與千蜀國的百萬大軍沒能解決掉夏澤雷,再拖下去,那他厲家唯有覆滅一途。

    勾結外國勢力,還逼宮立諸君,這任何一樣都是君主無法忍受的。

    “都怪那個小子!竟然把逍遙王拉到夏紫靈的陣營中,還擒住二皇子夏紫臏!”

    厲正平越想心中越是暴躁,最後,他將這一切都歸根在了秦逸塵的身上。

    “家主,現在怎麼辦?”

    帳營中,兩個厲家元老望著厲正平,忍不住開口問道。

    從上一次偷襲,結果出現那麼多散修,便是不難看出,夏紫靈和秦逸塵早有準備,想要偷偷搶回二皇子,顯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怎麼辦!還能怎麼辦!那個廢物,好死不死的自己跑過去當人質!”厲正平一拂袖,怒聲大罵道。

    “家主,其實這事也怨不得紫臏,他也是想將秦逸塵鏟除,誰能想到那小子那麼大的狗膽,竟然敢劫持……”

    一個厲家元老輕聲說道,不過,在厲正平暴怒的目光中,話還未說完,他便是悻悻收聲。

    隨著厲正平暴怒的氣息,一股壓抑的氣場,彌漫在帳營之中,幾個厲家元老都是大氣都不敢出。

    這般一直持續了好半響的時間,厲正平才是在首位上坐了下來。

    “無論如何,都必須將二皇子救出來,不然的話,我們一切的計劃都泡湯了!”

    在咬了咬牙,厲正平還是狠聲說道。

    “你們帶幾分厚禮,去封家等三大家族,讓他們幫忙,聯合貴族一同對丹會施壓,就算是得罪丹會,也一定要將夏紫臏救出來!”

    厲正平一臉心痛的說道。

    那三大家族可都是吃人不吐骨頭的家伙,想要他們幫忙,定然會被他們趁機狠宰一頓。但是此時,厲正平也別無他法了。

    丹會雖然超然,但是也從來沒有過劫持王室成員的事情發生,而且還是諸君候選人的二皇子。

    哪怕是君主故意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四大家族帶領眾多貴族施壓,就算是丹會,也不好阻攔他們正當的理由。

    更何況,在丹會中的臨會長,厲家早就將他的性格給摸清了,只要給予一定的利益,他絕對會幫著自己。

    雖然肉疼,但是厲家的幾個元老還是快速的運作了起來。

    很快短短一天的時間,暮光之城中的貴族,幾乎都是被厲家花費的大代價聯合了起來。

    本來,只是要求丹會交回二皇子,這種事情,並不算是謀反,甚至還可以說是大功一件,所以,既然在有巨大利益的誘惑下,他們都是答應了下來。

    這日。

    秦逸塵與往常一般,安靜的呆在丹會中修煉著。

    不過,很快,他便是皺著眉頭從修煉狀態中退了出來。

    因為哪怕是在隔音效果極好的房中,他也是感覺到了外界那種巨大的喧嘩之聲。

    “怎麼回事?”

    秦逸塵皺了皺眉頭,從修煉狀態中退了出來。

    “快點放了二皇子!”

    “就算是丹會,也不能如此狂妄的囚禁二皇子吧?這不是在打我們公國和諸位貴族的臉面嗎?”

    “將囚禁二皇子的人處死!以泄民憤!”

    在剛一推開門,一道道刺耳的喧嘩之聲便是傳入耳中,讓得秦逸塵的眉頭皺的更深。

    “哈哈……小子,識趣的話趕緊給本皇子松綁,本皇子若是心情好,說不定可以饒你一命!”

    這個時候,原本昏睡的二皇子也是醒來了,听到那一道道喧嘩之聲,他猖狂的大笑幾聲,對著秦逸塵叫囂道。

    “聒噪!”

    秦逸塵冷哼一聲,撿起那塊松動了的布條,粗魯的塞入二皇子耳中,後者瞪著一雙大眼,叫喊著一些听不清的話語,以發泄著自己的憤怒。

    這幾天下來,他感覺秦逸塵不敢殺自己,所以才敢如此猖狂。

    “咻!”

    不過,就在二皇子在支支吾吾的喋喋不休時,靈劍閃現而出,架在他脖頸上時,他猶如一只公鴨被突然掐住了嗓子,那喋喋不休的聲音也終于是戛然而止。

    “你再逼逼,我會給你個痛快的。”

    秦逸塵淡漠的看了他一眼,眼神中那種冰冷之色,讓得後者心中一寒,隨後,他丟下一句冰冷的聲音,直接是走出門外。留下一個被嚇出一身冷汗的二皇子,癱瘓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