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358章 是不是智障
    第358章是不是智障

    很多事情,在公國貴族眼中,是早就注定了的。

    二皇子。

    在檢測出擁有皇室武魂後,在很多人看來,就已經是儲君,甚至是君上了。

    所以,就算是同為暮光之城四大家族的師家,封家……都對厲家讓步。

    不然,就憑厲家那個厲傲峰,怎麼可能入的了他們的眼?

    哪個家族沒出過天才,厲傲峰,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

    夏紫靈知道,自己要想登上儲君之位,其實相當于是在……愚公移山。

    這是一件很蠢的事情。

    但是,聰慧的她,卻選擇去做。

    是她重權利嗎?

    並不。

    她只是想為自己的娘親正名!

    這是一個女兒必須要做的事情。

    “嗯。”

    面對君主的問話,夏紫靈點了點頭。

    不過,她卻似乎沒有多少意外。

    厲正平是公國兵馬大元帥,他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登上儲君之位嗎?

    這是肯定不可能的事情。

    “唉……”

    君主嘆息一聲。

    他有些後悔讓逍遙王去前線了,現在,等到逍遙王回來,這里早就成定局了。

    只要二皇子登上了儲君之位,逍遙王也沒有能力去改變什麼。

    弒儲君,等同于謀反!

    “不然,你去後院跟著成祖修行吧,這外面的事,你就別管了。”

    這是他這個做父親的,唯一能為這個女兒能做的事情了……保住她的性命。

    “父皇,女兒……還不想放棄!”

    夏紫靈卻是抬起頭來,輕咬著嘴唇,一臉倔強。

    她還有最後的底牌。

    也是秦逸塵一直讓她準備著的底牌!

    “嗯?”

    君主疑惑的看著身前的女兒。

    現在,面對兵臨城下的厲正平,還有那群事不關己的豪門貴族,他這個做君主的都已經沒有辦法了,夏紫靈這個沒有任何實權的公主,還能做什麼?

    “丹會,是不能干預朝政的……”

    他似乎是想到了什麼,又是勸了夏紫靈一句。

    他一直在暗地里關注著夏紫靈的舉動,當然知道她和什麼人關系密切。

    秦逸塵。

    這個人只怕也是厲家的眼中釘,欲除之而後快了吧。

    現在可能也是自身難保了。

    的確如君主預料,秦逸塵煉丹室的大門,直接是被人踹開的。

    “小賊出來!”

    是一個年輕的聲音,不過,這聲音卻很是跋扈。

    看得出,聲音的主人,是一個嬌生慣養的人。

    秦逸塵不急不忙,將丹爐內的丹藥煉制完成,收入戒指後,整理了一番衣服,才是走了出去。

    在他門外,有兩撥人。

    一撥,是斗丹後就不見了的臨會長,在他身前,站著的是一個身穿華麗,白白淨淨,看上去也就是二十左右的年輕男子。

    而在臨會長身後,也有不少煉丹師。

    不過,這些煉丹師,大多都是出生各大名門貴族。

    在另外一邊,是海會長。

    站著海會長身後的煉丹師,數量是他們那邊的兩三倍。

    此時,他們正怒視著臨會長那一行人。

    “呦,這不是我們的臨會長嗎?”

    秦逸塵笑眯眯的盯著臨會長,口中的聲音很是玩味,但是,眸子深處,卻是閃過一抹冷芒。

    他是將臨會長當做丹會元老,所以,上次斗丹的時候,才網開一面。他卻沒有料到,臨會長竟然還是死性不改。

    臨會長被他看著,有些不大自然,目光躲閃,不敢和他直視。

    “就是你在蠱惑夏紫靈那個妖女,與我爭奪儲君之位的?”

    那白白淨淨的年輕男子走了過來,目光在秦逸塵身上打量著,口中嘟囔一句,“很普通啊,我還以為你長了什麼三頭六臂呢。”

    他的身份呼之欲出,正是厲皇妃之子……皇室二皇子。

    “我當然沒長三頭六臂,長的三頭六臂的,那不是厲家的人嗎?”

    秦逸塵輕笑一聲,調侃道。

    “哈哈……”

    頓時,海會長身後的那些煉丹師就大笑出聲。

    他們是煉丹師,根本不用去求那些權貴,相反,只有權貴有求于他們的時候。

    “竟然敢在本皇子面前出言不遜?”

    二皇子頓時面色一愣,一巴掌就朝著秦逸塵抽了過來。

    “啪!”

    一道響聲傳出,周圍頓時陷入了寂靜當中,一雙雙瞳孔,都是微微一擴。

    挨打的,是二皇子。

    此時,二皇子正捂著自己半邊臉龐,滿臉不可置信的看著秦逸塵。

    “你……你竟然敢打本皇子?”

    他指向秦逸塵的手指都是顫栗的。

    “呵呵。”

    秦逸塵翻了翻白眼。

    媽的,是不是智障啊?

    這明顯就是敢打啊。

    這還用問?

    不過,周圍的人卻都是倒吸一口涼氣。

    好歹,這眼前的是公國二皇子啊,而且,是很有可能會成為公國君主的人!

    秦逸塵竟然連他都敢打!

    就算是海會長也皺眉,眼中流露出擔憂。

    他已經听說了,現在厲正平帶兵而來,現在的情況,對秦逸塵來說,很不利。

    “我要殺了你!”

    一股莫大的氣勢,頓時從二皇子體內擴散而出,他就要對秦逸塵動手的時候,他身後的臨會長卻拉住了他。

    “二皇子,這里是丹會。”

    他提醒著。

    若是二皇子將丹會給拆的話,那他絕對上不了儲君之位。

    拆了丹會,就等于得罪公國所有煉丹師!

    這就算是皇室,也承擔不起,更何況,他還只是個皇子。

    “可惡!”

    二皇子雖然怒極了,但是,卻硬生生的將提起來的氣勢,壓了下去。

    他雖然嬌生慣養,但是,卻並不代表他沒有腦子。

    皇室內,處處勾心斗角,輕重,他還是分的清楚的。

    “小子,等我登上儲君之位,第一個就除掉你!”

    他目光陰冷的掃了秦逸塵一眼,捂著有些紅腫的臉龐,轉身離去。

    “站住!”

    秦逸塵的聲音卻是傳了過來,在他們停住後,秦逸塵淡淡的說道,“我有說,允許你走了嗎?”

    “嗯?”

    二皇子好笑,“難道你還想留住我?”

    “真聰明。”

    秦逸塵給了他一記贊許的眼神,“既然來了,就留下吧。”

    “小子,你真把本皇子當做是軟柿子了嗎?”

    二皇子大怒,頓時,身上的氣勢也是一變,一股強大的氣勢,破體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