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348章 利器
    第348章利器

    “足夠了。”

    秦逸塵嘴角一彎,其實,這情況,早在他意料當中,甚至,還稍微好點。

    畢竟,逍遙王歸隱的時間太長了。

    他還能掌握三成軍隊,這足以見得,當初的逍遙王威望有多高。

    “足夠了?”

    夏澤雷有些意外的看向他。

    想要扶持一個女子登上儲君之位,那絕對是要有壓倒性的優勢,才可以。

    “王爺且看,這是何物。”

    秦逸塵將玄雲礦石鑄造成的長劍擺放在他面前。

    “咦。”

    看到玄雲長劍顏色的時候,夏澤雷已經有些意外,接著,他拿起了長劍,伸出手指,在劍身上一彈……

    “叮!”

    “堅韌度很不錯,不知鋒利如何。”

    夏澤雷皺了皺眉頭,旋即一揮手,長劍對著身旁的石桌切去。

    “嗡……”

    一道劍吟響起,那張石桌隨著長劍的劃過,被切成了兩半。

    “嘶……”

    望著那光滑的切口,夏澤雷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剛才,他確定自己根本沒有動用一絲真元,這,僅僅是依靠這柄長劍的鋒利度所造成的!

    “此劍是何人煉制的?”

    夏澤雷有些激動的抓住秦逸塵的手臂,而後,仿若是察覺到自己的失態,他才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松開手,但還是有些迫不及待的問道。

    秦逸塵並沒有見外,他也能理解夏澤雷如此激動的原因,當即,在夏澤雷驚愕的目光中,他伸手指了指自己。

    “你、你煉制出來的?”

    夏澤雷有些驚愕,這個家伙,最年輕的武王,還能治療好自己王妃的病,怎麼好像什麼他都懂一樣?

    “王爺可知曉這是什麼煉制而成的?”秦逸塵帶著一抹笑意問道。

    “這武器重量與精鋼差不多,但是鋒利程度卻遠超精鋼鍛造的武器,說實話,這東西,我真沒見過。”

    夏澤雷皺了皺眉頭,沉吟少許,最後搖了搖頭說道,饒是以他的見識,在知曉的兵器煉制材料中,他一點印象都沒有。

    “玄雲礦石。”秦逸塵微微一笑。

    “玄雲礦石?那東西怎麼可能煉制兵器……”

    夏澤雷不假思索的便是搖頭說道,而後,他仿若是想到了什麼一般,身形猛的呆滯了下來。

    好像,這個少年是做了太多他認為不可能的事情啊……

    而仿若早就猜測到了夏澤雷會有此反應,秦逸塵直接是從戒指中取出一塊玄雲礦石,而後,拿出一柄藥劑,對著玄雲礦石上倒去。

    夏澤雷看得目瞪口呆,那堅硬無比的玄雲礦石,竟然在一瓶不起眼的藥劑下軟化了……

    前後不過數分鐘的時間,一柄與夏澤雷手中長劍無二的玄雲長劍,再度出現在了他的身前。

    望著現場煉制出來的長劍,夏澤雷徹底的呆滯了下來,夏紫靈也沒有嘲笑他的失態,畢竟,她第一次看到時,反應也不比夏澤雷好到哪去。

    “太不可思議了……”

    久久,夏澤雷才是回過神來,他嘴中一個勁的嘟囔著,若不是親眼所見,他怎麼都不會相信,玄雲礦石能夠溶解。

    “玄雲礦石……玄雲礦石?對了,前幾日听王兄他說要將玄雲郡都賞賜給哪個小家伙,我們是不是要去搶過來?”

    夏澤雷低喃幾聲,旋即猛的一拍手說道。

    “王叔,玄雲郡都正是賞賜給了我。”這個時候,夏紫靈開口說道。

    “哦……”

    听到夏紫靈的話語,夏澤雷才是放下心來,同時,他看向秦逸塵的目光,也是充滿了不可思議,這個家伙,看來他是早就有半點溶解玄雲礦石了,這不,連玄雲郡都都已經拿到手了。

    “如果玄雲礦石的武器能夠大批量的給軍隊裝配的話,那我們暮光公國的軍隊,將所向披靡,先生,這個配方若是上交給公國的話……”夏澤雷有些興奮的算盤著。

    “王爺,這東西,我暫時沒打算上交給公國。”

    秦逸塵打斷了夏澤雷的話語,說道︰“如果七公主當上儲君的話,那這藥劑的配方我自然會無條件的交給你們。”

    夏澤雷點了點頭,也沒有去強求什麼,顯然也是懂秦逸塵話語中的意思。

    “王爺放心,我會盡力多煉制一些兵器出來,爭取在一年的時間內,將王爺所剩的三成軍隊全部換上玄雲武器。”

    秦逸塵對夏澤雷拱了拱手,說道。

    听到秦逸塵這般說,夏澤雷心中才是松了一口氣,只要他麾下的軍隊裝備起來,其他那些軍隊見到了還不眼紅得來投奔?

    而後,夏紫靈也是安排人手秘密的從玄雲郡都運來一批玄雲礦石。

    不過,因為人多眼雜,她很聰明的沒有將玄雲礦石拉入城中,而是在暮光之城外的一個隱秘之處建築了一個工廠。

    秦逸塵一有時間,也是到那工廠去煉制玄雲礦石武器。他獲得魯班傳承,也是可以在這種鍛煉武器中,熟悉不少煉器方面的東西。

    不過,秦逸塵幾次外出,雖然很隱秘,卻還是被有心之人發現了。

    這一天,秦逸塵與往常一般,乘坐著一輛並不是很華麗的馬車,從丹會中離開,對著暮光之城外的那個工廠行去。

    而在剛離開暮光之城不過數里之遠時,在馬車中靜修的秦逸塵,陡然有著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在這一瞬,他沒有半點猶豫,一掌將馬車上方的車頂拍碎,身形沖天而起。

    “咻!”

    而就在秦逸塵身形剛一掠起的霎那,一道尖銳的破風之聲,陡然響起,一柄寒芒閃爍的利劍,猶如黑暗中的毒蛇一般,暴射而出,以一個刁蠻的角度,直指秦逸塵的背心要害。

    這突如起來的襲擊,讓得秦逸塵面色微微一變,但是這個時候,想要躲開已經來不及了。

    在這危機關頭,秦逸塵卻並沒有驚慌失措,隨著他意念一動,一道精神力波動順著精神力之體的控制,暴涌而出。

    “嗡……”

    那柄如同毒蛇一般的長劍,詭異的停在了秦逸塵背後不足半寸之處,仿若是凝固在了空間中,在那鋒利的劍尖上,隱約的閃爍著一種碧綠的顏色,顯然,這柄長劍是被涂上了劇毒,若是被刺中的話,恐怕當場就會失去戰斗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