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343章 你敢不敢
    第343章你敢不敢

    “海會長,這是什麼情況?”

    秦逸塵皺了皺眉,既然自己出來了,自然也不能再裝作什麼都沒听到了。

    這個臨會長,他也有些印象,不過,卻談不上什麼好印象。

    此人雖然也是一名人級丹師,不過,他的性格與海會長截然不同。海會長雖然脾氣火爆,但是,卻一心追求丹道。

    但是這臨會長卻不同,出生貴族的他,追求的並不是煉丹一道,在晉入人級丹師後,他便是被世俗財富迷惑了雙眼……

    “別理這個糟老頭,我們走。”

    海會長瞪了臨會長一眼,對著秦逸塵說道。

    “站住!”

    臨會長的目光落在了秦逸塵身上,眸子一眯,口中喝道,“就這麼個小子,也有資格到這里來嗎?海老頭,你未免也將丹會搞得太為兒戲了吧?”

    “你!”

    海會長指著臨老頭,一時語塞,因為秦逸塵的實力,若是說出來太過驚世駭人了一些。

    “兒戲?”

    秦逸塵冷哼一聲,大步走到臨會長的身前,雙眸沒有半點畏懼,迎著後者的目光。

    “哼,你這毛都沒長齊的小子,不回去喝奶,跑到這里來干什麼,真當丹會是什麼人都能進來的嗎?”

    臨會長冷哼一聲,仿若是因為秦逸塵這般無禮的舉動,更是讓他一陣怒意中燒。

    “你這老頭,這麼大一把年紀,不在床上躺著等死,在這里吠什麼?”

    秦逸塵同樣是冷哼一聲,回以顏色,在中州城的日子,與趙日天耳濡目染,在語言攻擊這方面,他可是頗有趙日天的幾分真傳。

    “你!混賬東西,你知道你在和誰說話嗎?你知道老夫是誰嗎?”

    听到這話,臨會長怒火沖天,大聲咆哮道,同時,一股磅礡的精神力散發而出。

    在遠處的夏紫意此時也是被驚得瑟瑟發抖,那可是丹會的兩大巨頭之一的臨會長啊!秦逸塵這個家伙,還真是天不怕地不怕!

    “臨老頭,你別這麼不要臉!”

    見到臨會長一副想要對秦逸塵出手的模樣,海會長當即是怒喝一聲,同樣強大的精神力席卷而出,將他的那股精神力壓迫給驅除。

    “哼,海老頭,不要老臉的是你把?不僅帶了一個毛沒長齊的小子上了這頂樓,還收了個什麼記名徒弟,就夏紫意那種天賦,咱丹會中沒有一百也有幾十個吧?若是帶出去,你不嫌丟人,我還怕咱暮光公國丹會蒙羞!”

    見到海會長阻攔,臨老頭冷喝一聲,話鋒一轉,在遠處悻悻待著的夏紫意不幸中槍。

    “哼?蒙羞?老子告訴你,臨老頭,明年讓你那兩個徒弟和夏紫意試試,看是誰丟人!”海會長一臉的怒意,大聲喝道。

    “試試就試試!我倒要看看明年你又能如何?”

    臨會長也是臉紅脖子粗的怒聲喝道。

    此時,夏紫意感覺到了深深的寒意,臨會長的兩個徒弟,都是四級煉丹師啊,他仿若是感覺到了,在接下來的時間中,會被海會長如何的逼迫了……

    不過,就在夏紫意發寒間,秦逸塵淡淡的聲音,卻又是突然的想了起來︰“老頭,既然要試,就不用等明年了!”

    “嗯?怎麼?就憑你也想和我的徒弟比試不成?”

    臨會長望著秦逸塵,忍不住嗤笑一聲,輕蔑的說道︰“一個依靠別人才進入丹會的人,可沒資格與我的徒兒比試!”

    “我可沒說和你徒兒比試。”

    出乎臨會長意外的是,這個小子不僅沒有半點知難而退的意思,反而是帶著挑釁的目光看著自己。

    “不敢比試那你廢話什麼?”

    臨會長嗤笑一聲,很是不屑。

    “老頭,就你這水平,能教出什麼樣的徒弟來。”秦逸塵冷笑道。

    這話听在海會長耳中,並沒有什麼不對,秦逸塵看不上臨會長的徒兒也很正常,開玩笑,這個家伙可是自己都要虛心請教的存在啊!

    不過,這話在臨會長耳中,就不是那麼回事了,這是在赤裸裸的挑釁!這是在蔑視丹會的尊嚴!

    “小子,我給你兩個選擇!”果不其然,臨會長咬牙切齒的對著秦逸塵伸出兩只手指,狠狠的說道。

    “第一,立刻跪下給我道歉,然後滾出丹會!”

    “第二,死!”

    在說完後,臨會長的目光死死的盯著秦逸塵,那目光猶如要化為一柄實質的利劍,將後者的身軀戳出兩個血淋淋的窟窿一般。

    “抱歉,這兩個我都不會選!”

    秦逸塵聳了聳肩膀,在前者的目光下,恬然自若。

    “這可由不得你,既然你不選,那我就送你去死好了!丹會的尊嚴,豈是你能玷污的!”

    臨會長冷哼一聲,顯然是幫秦逸塵選擇了第二個選擇。

    “老頭,你這麼大一把年紀了,沒有老糊涂吧?丹界的規矩你應該還知道吧?”

    秦逸塵冷笑一聲,對著臨會長說道。

    “嗯?”

    臨會長微微一愣,目光看著秦逸塵。

    “想要對方服氣,你應該清楚在丹界是如何解決的吧?”秦逸塵繼續問道,這個東西,整個丹界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臨會長的眼眸微微眯起,顯然,他並不認為秦逸塵會提出那個要求。

    不過,注定讓他大吃一驚的是,秦逸塵嘴唇微動,吐出兩個讓他想要捧腹大笑的字眼︰“斗丹!”

    “哈哈……”

    也不知道臨會長是覺得听到了天大的笑話,還是怒極生笑。他大笑數聲,眼淚都差點被笑了出來。

    “斗丹?你要和我斗丹?小子,你是不是這里有問題啊?”

    臨會長點了點自己的腦袋,不可置信的問道。

    “怎麼?你不敢接嗎?”秦逸塵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哼,小子,你沒有資格與我斗丹,甚至,你連與我徒弟斗丹的資格都沒有。”臨會長袖袍一揮,冷聲說道。

    “你就說你敢不敢,廢話別那麼多!”秦逸塵皺了皺眉頭,仿若是因為後者的墨跡,讓得他極其不爽快。

    這話又是讓得臨會長心中一堵。

    太猖狂!

    太無知!

    太可笑!

    不過,既然你一心尋死,那我就成全你!

    臨會長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最後緩緩吐出三個字︰“我答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