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340章 可治
    第340章可治

    “我會沒事的,放心吧。”

    秦逸塵還沒說話,床上的美婦先開口了,聲音很溫和,看向夏澤雷的目光中,充滿了歉疚和愛意。

    “王爺放心,王妃這病,可治!”

    秦逸塵接下來一句話,直接讓逍遙王夏澤雷流露出狂喜的神色。

    “真的?”

    明顯帶著激動的顫音的話語,從夏澤雷口中傳出。

    估計,也就只有這事,能讓這位位高權重的逍遙王如此動容了。

    “王爺暫且讓開,我先穩住王妃的病情。”

    秦逸塵的臉色有些凝重,對著他說道。

    逍遙王妃身軀,都已經接近透明狀態了,可見,隨時都有可能魂飛魄散,所以,他不能有絲毫半點失誤。

    “好,好……”

    夏澤雷倒是顯得有些手足無措,走到一旁,讓秦逸塵接近床榻。

    “呼……”

    秦逸塵先是閉上眼楮,在感覺到精神恢復到巔峰的時候,他突然睜開雙眸,雙手動作了起來,凝成一個個繁瑣的印記。

    隨著他動作間,精神力蔓延而出,可見,這是一個由精神力凝聚而成的印記。

    隨著一枚印記的慢慢成型,整個房間內,都充斥著一直壓抑的氣息。

    這不是對身體上的壓抑,而是對靈魂上。

    夏澤雷站在那里,連大氣都不敢出,似乎,生怕打攪到了秦逸塵一樣。雙手不斷的握緊,松開,顯得他此時很緊張。

    其實他很清楚,若是再得不到治療,自己心愛的女人,已經命不久矣。

    所以,他才願意讓秦逸塵一試。

    這若是在十年前,估計,他會直接趕走秦逸塵。

    而此時,感受到那種連他都感覺有壓力的氣息後,夏澤雷眼眸內希冀的光澤更亮了。

    “鎖!”

    突然,秦逸塵的動作停住,手掌凝聚成一個奇怪的形狀,中指點在了王妃眉心。

    同時,一個晦澀的字眼出現在王妃額頭上,然後慢慢的滲入到眉心處。

    這時,秦逸塵才松開了手指。

    隨著他手指的拿開,便是能看到,在王妃額頭上,留下了一個晦澀而繁瑣的印記。

    那個印記仿若是活物一樣,不斷的蕩漾出一陣莫名的氣韻,卷席王妃全身。

    “怎麼樣?”

    秦逸塵才收回手掌,夏澤雷就走了過來,有些急切的問道。

    “我方才以鎖魂印,暫且鎖住了王妃的魂魄,有這鎖魂印在,王妃的病情,暫且不會惡化了。”

    秦逸塵眉頭淺皺,如實的說道。

    這鎖魂印,還是他從一處上古遺跡中得來的,沒想到在這個時候,派上了用場。

    “真的?”

    夏澤雷顯得激情莫名。

    或許,對于他來說,只要能夠延緩心愛的人逝去,他都已經心滿意足了。

    “心晴,你感覺怎麼樣?”

    隨後,他對著床榻上的美婦詢問道,還是顯得有些擔憂,也有些緊張。

    “好多了。”

    美婦心晴在印記成型後,就感覺,那種生命被抽離的感覺停止了,所以,此時她看向秦逸塵的目光中充滿了震撼。

    當初,那位高人都對她的病沒有絲毫辦法,但是,這個看上去才十幾歲的少年,竟然一來,就穩住了自己的病情!

    比起死去,她當然更願意和自己心愛的人廝守一生。

    “多謝這位大師的大恩大德。”

    她眼中,是真摯的謝意。

    她並不怕死,怕的是自己死後,心愛的男人會日漸憔悴,甚至一蹶不振。

    她多麼想看到當年自己夫君那意氣風發的樣子。

    “王妃客氣了。”

    秦逸塵嘴角帶著一抹淺淺的弧度,順手抹去了額頭上的汗水,接著一臉慎重的說道,“雖然,王妃的病情穩住了,但是,想要痊愈,卻還有點難度……”

    他從來沒看到有人的靈魂流失的這麼嚴重。

    能不能痊愈,其實,他也不敢肯定。

    “還能痊愈?”

    這顯然是夏澤雷沒有想到的事情,他更是如若遇到救星一樣,一把抓住了秦逸塵的胳膊,“你說,需要什麼,我立即去準備!”

    “嘶……”

    被他那麼用力一抓,秦逸塵感覺兩條胳膊都要崩裂了,疼的他直咧嘴。

    逍遙王不過是隨意一抓,就有如此力度,可見,這位德高望重的逍遙王,可不僅僅只是徒有其名,而且,實力更非同一般。

    當然,這對于秦逸塵來說,絕對是好事。

    夏澤雷實力越高,那麼,他的計劃,就越有希望成功。

    “是我魯莽了……”

    夏澤雷連忙松開了他。

    堂堂逍遙王竟然對一個少年低頭了。

    這若是傳出去,絕對沒有人會相信。

    “沒事。”

    秦逸塵笑的很面前,他只感覺胳膊好像都不屬于自己了。

    “幸好在暮光之塔內得到了這七色花果,不然,還真棘手了……”

    他也是暗自慶幸。

    七色花果,在滋補精神靈魂上,絕對已經相當于藥王級別的靈藥了。

    為了獲得這位逍遙王的支持,他也只能忍痛割愛了。

    “雖然已經有了七色花果,不過,還是需要一些奇特藥物輔助,穩固王妃的靈魂才行,不然,以王妃現在的狀態,絕對經受不起七色花果藥性的沖擊……”

    在秦逸塵說了一些靈藥名稱後,逍遙王二話不說,直接就沖了出去準備去了。

    “怎麼樣了?”

    這時,一直在外面等候的夏紫意走了進來,也是一臉忐忑的問道。

    不過,在他看到自己母親的狀況後,頓時便小跑了過去。

    “母妃,您怎麼樣?”

    他的目光落在逍遙王妃眉心的印記上,眸子內充滿了驚奇。

    “好多了……”

    王妃伸手,撫了撫他的臉龐。

    “這……”

    在感受到母親手掌那實質的感覺後,夏紫意震驚了。

    自己母親的狀況,他是清楚的,他真沒有想到,秦逸塵真的有辦法治愈自己的母親。

    “秦先生此等大恩大德,紫意沒齒難忘!”

    他很是正式的站起身來,對著秦逸塵道謝。

    這一刻,在他臉上沒有半點玩世不恭,有的,是對秦逸塵的尊敬。

    很快,夏紫雷就拿來了秦逸塵所需的靈藥。

    本來,只要是有利于靈魂方面的靈藥,逍遙王府都備著,對此,秦逸塵也沒有感到意外。

    然後,他拿出小丹爐,就在這房內,準備煉制丹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