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337章 難言之隱
    第337章難言之隱

    “我怎麼可能不願意我母妃好起來?”

    夏紫意臉紅脖子粗的對著秦逸塵吼道,顯得有些激動。

    他每天回到王府,看著黯然神傷的父親,看著虛弱的連床都下不了的娘親,他怎麼可能不心痛。

    他的父母是那麼的恩愛,但是,為什麼老天爺就是那麼的不公平,為什麼不能讓他們平平安安的廝守一生呢?

    每次,他看到那對著自己,對著父親強顏歡笑的母親,他的內心,就如是刀割一般。

    所以,在听到秦逸塵這句話的時候,他才會如此失控。

    “世子,或許,我能幫到你母妃。”

    秦逸塵並沒有因為他對著自己吼而生氣,相反,他對眼前這位逍遙世子高看了幾分。

    很多人,為了權勢,為了其他的東西,可以舍棄掉自己的親情,友情,甚至愛情,但是,夏紫意的表現,卻毫無疑問的說明,他是個重情之人。

    這種人才值得秦逸塵去結交。

    “你?”

    听到這話,夏紫意一愣,從憤怒中清醒了過來,然後有些意外的看向他,片刻後,夏紫意搖了搖頭,說道,“不可能的,我父親曾經請過高人,但是,那位高人對我母妃的病情也毫無頭緒。”

    公國內,有能力的人,逍遙王早就全部找過了。

    甚至,逍遙王還花費了巨量的資源請來高人,但是,卻連逍遙王妃的病情都弄不清楚,更別提治愈了。

    逍遙王,貴為公國最有權勢的王爺,但是,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愛心的女人日漸消瘦,病情一點一點的加重,他沒有一點辦法。

    “高人?”

    秦逸塵嘴角掀起一抹高傲的弧度,整個人身上的氣勢陡然一變。

    高人?

    能在他這位丹聖面前稱作高人的人,這世間那還真不多。

    他還就不相信,區區一個王妃的病,能夠難的到他。

    這時,夏紫意才醒悟。

    眼前的少年,可非同一般!

    雖然年齡和自己差不多大,但是,他不過就是傳了一套煉丹手法,竟然就讓丹會會長願意收自己為徒。

    可見,這掌法有多麼不同凡響。

    而且,在這些日子,夏紫意更是親眼看到,身為丹會會長的海會長,竟然時不時的就向秦逸塵去請教一些問題,那模樣,就如是個學生一樣,而且,只要得到解答,海會長都會莫名的激動。

    而且,他還是一位人級丹師。

    或許,真有希望也說不定呢?

    看著那一臉傲然的秦逸塵,夏紫意心中升起了這樣一個念頭。

    “我母妃她……”

    但是,在他一張口,卻又將眉頭皺了起來,支支吾吾,不願意往下說。

    “世子可是有什麼難言之隱?”

    秦逸塵也看出來了,這逍遙王妃的病,恐怕還真不是一般的病。

    “我……”

    夏紫意張了張嘴,最後,似乎是鼓起了好大勇氣一樣,閉著眼楮說道,“我母妃的身體在慢慢消失!”

    “身體在消失?”

    秦逸塵也是一愕。

    他還從來沒听說過,身體會慢慢消失的病。

    接下來,在夏紫意的描述中,他才慢慢的了解到,原來,逍遙王妃或許不是得病,而是身體上出現了什麼問題。

    變淡。

    像是虛影一樣慢慢消散。

    所以,那位逍遙王妃,才常年居住在逍遙王府內,幾年都不邁出門一步。

    這也是後來,逍遙王從未請人去給逍遙王妃看病的原因。

    到底是什麼病,才會讓人慢慢的消散呢?

    秦逸塵皺著眉頭,在房間內踱來踱去,也在思考這個問題。

    他還真沒遇到過這種情況。

    看著他久久不語,夏紫意也急了,追問道,“你到底有沒有辦法治愈我母妃?”

    “像魂魄一樣,會隨風消逝……”

    秦逸塵頓住了腳步,看向他,然後認真的道,“我也沒有把握。”

    “果然也沒有辦法嗎……”

    夏紫意癱坐了下去,滿臉無精打采。

    “我說沒有把握,並不是沒有辦法!”

    秦逸塵不由對他翻了翻白眼。

    “這有什麼不同嗎?”

    夏紫意抬頭看著他,不解的問道。

    “我沒有把握,是因為,沒有見到王妃本人,所以,有些事情不能確定。”

    秦逸塵如實的說道,頓了頓,他又道,“如果我猜測的沒錯的話,逍遙王妃並不是身體上出了問題,而是……靈魂上!”

    靈魂,是一個人的根本。

    按理說,若是一個人的靈魂出現了什麼問題,那應該早就死去了。

    但是,逍遙王妃,卻還活了幾十年之久。

    這說明,她的情況有些特殊。

    “靈魂?”

    夏紫意直接就激動了起來,因為,那位高人雖然沒有頭緒,也沒有治好逍遙王妃的病,但是卻也說過,逍遙王妃的病,並不在身體上。

    既然不在身體上,那就是在靈魂上!

    所以,這些年來,逍遙王在暗中,一直讓人收集著各種能滋補靈魂的靈藥,所以,才能讓逍遙王妃續命到今日。

    但是,即便是有藥物的滋補,逍遙王妃也一日不如一日。

    “你真的有辦法嗎?”

    夏紫意激動的抓住了秦逸塵的手臂。

    “我這不是還不確定嗎?”

    秦逸塵沒好氣的道。

    主要,還是要能讓他見上那位逍遙王妃一面,確認下病因後,他才知道能不能治。

    “可是,我父親不讓外人去見母妃……”

    夏紫意對秦逸塵的要求,感到有些為難。

    “那就是你的事情了。”

    秦逸塵愜意的坐了下來,品嘗起丹會上品的好茶。

    逍遙王能為那女子放棄皇位,放棄權勢,那麼,他肯定也能為了那位女子做一些其他的事情。

    比如,支持夏紫靈登上儲君之位!

    “我……我可以帶你去見我父親,但是,見我母妃,還需要你自己說服我父親。”

    夏紫意很無奈。

    如果他去找那位脾氣火爆的老爹說一個十幾歲的少年能治好他母妃的病,估計會被暴打一頓,然後被丟出來吧。

    因為,這件事說起來太過荒謬了。

    “好!”

    秦逸塵當然知道他的難處,“明日,我去見一見你父親!”

    他還需要準備一些東西,不然,肯定會被逍遙王直接給趕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