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336章 慫恿公主
    第336章慫恿公主

    “你還有什麼事?”

    見秦逸塵遲遲不開口,夏紫靈有些沉不住氣,開口問道。

    “公主殿下,有沒有想要爭一爭的想法?”

    秦逸塵沉思了少許,直視著她的雙眸。

    其實,他也沒有絕對的把握。

    因為,夏紫靈大可以做她逍遙自在的公主,而且,現在她有自己的領地了,已經不在是關在皇宮里面的那只金絲雀了。

    爭奪儲君之位,可是有很大的危險性的。

    “爭一爭?”

    夏紫靈先是有些疑惑,片刻,她就明白了過來。

    接著,房間內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當中。

    夏紫靈黛眉緊緊蹙起。

    她對面,秦逸塵依舊是那副淡然的模樣,就好像根本不在乎她會如何選擇一樣。

    “我……”

    許久後,夏紫靈低著頭,聲音中帶著幾分不自信。

    是的,她的天賦不遜于任何一位皇子,公主,但是,她是女子啊。

    女子如何能成為儲君,如何能成為公國君主?

    這是公國沒有前例的事情啊。

    而且,若是她要爭,她要面對的敵人太多了,多到有些讓她難以承受。

    她本來想要拒絕。

    但是,此刻,他卻明白了秦逸塵將皇室玉璽給自己的用意。

    “難道公主殿下是在擔心什麼?”

    秦逸塵的輕笑聲傳了過來,喚起了她的注意。

    “我……”

    夏紫靈輕咬著下唇,沒有做聲。

    她沒有任何底氣去和那些家室雄厚的皇子爭。

    現在的她一無所有。

    “秦逸塵,你可知道現在爭奪儲君之位的皇子有哪些?”

    她覺得自己勢必要提醒一下秦逸塵。

    現在,若是不爭,秦逸塵的敵人,也就是一個厲家而已。

    但是,若是要爭,那就等同于得罪了公國絕大部分大勢力。

    “我當然知道。”

    秦逸塵嘴角流露出一抹神秘的笑意,輕聲提醒道,“公主殿下可是忘了,海會長煉丹室那位逍遙王世子?”

    “夏紫意?”

    夏紫靈輕呼出聲,然後,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他。

    她完全沒有想到,秦逸塵竟然把主意打在不問世事的逍遙王身上。

    逍遙王,不干預朝政。

    這是眾所皆知的事情。

    難道秦逸塵會認為,逍遙王會因為他而改變?

    “不可能的,逍遙王絕不會出面。”

    夏紫靈搖頭,覺得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試試又怎麼知道?”

    秦逸塵依舊是一副心平氣和的姿態。

    “你……”

    夏紫靈將目光再次落在他身上,眸光有些迷離,她發現,自己是越來越看不透眼前這個比自己大不了幾歲的少年了。

    為什麼秦逸塵能如此自信的說出這種話來?

    逍遙王,這種人可不好打動。

    首先,他什麼都不缺,權勢,財富,他唾手可得。

    夏紫靈想不出秦逸塵能有什麼辦法去請動他。

    “如果我能說動逍遙王,公主殿下願不願意一爭?”

    秦逸塵一臉正色。

    如果夏紫靈不願意,那他只能另找他人。

    他的目的,就是要阻止厲家。

    夏紫靈沉默,蹙著眉頭,在思考。

    她沒有野心嗎?

    不是,相反,就是因為她不甘于現狀,所以才會去武道大會獲得進入暮光之塔的資格。

    她永遠忘記不了那些皇子公主對她的嘴臉。

    從小,她就一直受盡欺負。

    身為皇室公主,她身邊竟然連個僕人都沒有!

    現在,秦逸塵給了她一個能夠將那些人踩在腳下的機會,她要放棄嗎?

    “我爭!”

    夏紫靈抬起頭,縴手握成拳,一臉堅定。

    大不了也就是死!

    若是讓厲皇妃之子登上儲君之位,那她的下場,也絕對不會好到哪去。

    “公主殿下果然是有大志向的人。”

    這一刻,秦逸塵臉上終于流露出開心的笑容。

    這個世界,強者為尊!

    夏紫靈雖然是女子,但是,她擁有皇室武魂,就憑這一點,其實,她就有爭奪儲君的資格。

    或許,她自己都沒意識到,就是因為,她擁有爭奪儲君之位的資格,所以,其他皇子公主,才排擠她,打壓她,想要她一蹶不振。

    “你需要我做什麼?”

    雖然是答應了下來,但是,夏紫靈卻很迷茫,自己下一步應該怎麼做。

    這一刻,似乎,秦逸塵成了她的主心骨。

    “公主殿下需要做的,就是拿下玄雲郡域,其他的,就交給我吧!”

    秦逸塵站起身來,打開窗戶,看向某個方向。

    那里,正是逍遙王府所在方位。

    只要能夠說動那位德高望重的逍遙王,那麼,這事情就算是成功了一大半。

    但是,對于逍遙王這個人,秦逸塵的把握其實也並不是很大。

    不過,秦逸塵卻听說了一些關于逍遙王的事情。

    逍遙王之所以會退隱下來,不問世事,其實,是在照顧一個女人。

    那個女人,也就是夏紫意的娘親。

    那是逍遙王的一生的摯愛。

    英雄難過美人關,不過如是。

    逍遙王為了一生只寵她一個,放棄了屬于自己的皇位。為了照顧體弱多病的她,放棄了無以倫比的權勢。

    一個男人,能為一個女子做到這一步,可見他用情至深。

    接下來的日子,秦逸塵並沒有走出丹會半步,他在指點夏紫意的同時,也在旁敲側擊,打听關于逍遙王妃的一些事情。

    “我母妃她……”

    說起自己的母妃,夏紫意臉色也顯得有些黯淡。

    “怎麼,逍遙王妃是否有些身體不適?”

    秦逸塵故作意外的問道。

    其實,關于逍遙王妃的事情,暮光之城的人多少也有一定的了解。

    當然,他們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只知道,逍遙王妃體弱多病,一年也難得出一兩次門。

    按理說,若是逍遙王妃要真有個什麼病,早應該被治愈了,為何,幾十年下來也不見好?

    可見,這病,不太一般。

    “唉……”

    想到自己母妃的情況,夏紫意拉慫著腦袋,連煉丹的興趣都沒有了,“母妃她得了一種怪病……”

    “到底是什麼病,有什麼病狀?”

    當秦逸塵追問起的時候,夏紫意卻是支支吾吾,不願意說,頓了頓,他繼續問道,“難道,世子不願意讓你母妃好起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