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331章 可憐的孩子
    第331章可憐的孩子

    煉制復合丹,對于秦逸塵來說只是小菜一碟。

    他無奈的嘆息一聲後,也知道,如果不煉制給這老頭看,他是不會相信的。

    但是,在秦逸塵在藥架上找尋藥材的時候,翻了個遍,他卻沒有看到復合丹最重要的一種藥材……枯霜草。

    這是在這個時代,沒有一點用處,形同雜草一樣的藥材。

    丹會會長專用的煉丹師里面,當然不會有這種毫無作用的東西。

    秦逸塵尷尬了。

    如果沒有枯霜草,煉制復合丹,他也回天乏術。

    “那個……海會長,不知道您這里有沒有,枯霜草?”

    他小心翼翼的對著老頭問道。

    枯霜草這東西,越晚暴露就越好,越晚暴露,天麟,也就越安全。

    他可不希望,現在的天麟,就成為日後那必爭之地。

    現在的秦逸塵,還沒有那能力,護下天麟。

    “枯霜草?”

    老頭疑惑的看著他,然後搖了搖頭,“你要枯霜草做什麼?”

    枯霜草,嚴格來說,並不算是藥材,因為,它並沒有實際的藥效,只是起到一個中和的作用而已。

    “煉制復合丹,要用到枯霜草?”

    突然,他似乎想到了什麼,靈光一現。

    “呵呵。”

    秦逸塵只能苦笑。

    到了老頭這種程度的人,怎麼可能看不透關鍵所在呢。

    兩種不同功效的藥性要融合為一體,最關鍵的,就是中和,使得他們平穩下來。

    其實早就有人提出過這個觀念,但是,卻一直沒有人成功,所以最後便不了了之。

    “這不可能啊……”

    老頭眉頭緊緊的皺起,在煉丹房里面跺來跺去。

    他並不是沒有嘗試過。

    甚至可以說,每一個煉丹師,都嘗試過,但是,結局都是一樣的。

    突然,他停住了腳步,走向門口。

    門口,那個年輕人一直在等待著秦逸塵被轟出來的那一刻,見到門一打開,他就開口大笑,“哈哈,無知小子,現在受到教訓了吧……”

    里面,听到這聲音的秦逸塵,不由為他默哀了三秒鐘。

    老頭更是被他笑懵了,他的老臉上,明顯就寫著四個字……媽的智障?

    “你瘋了嗎?”

    老者一句話,讓年輕男子終于醒悟了過來,看到出來的竟然是老者後,他頓時一臉懵逼。

    然後,他就看到,里面的秦逸塵朝著他“善意”的笑了笑,頓時,他嘴角狠狠的抽了抽。

    他此時,真的恨不得刮自己幾個耳刮子。

    他的身份可不簡單,也算是皇親國戚,更有世子頭餃,他家老爹,見他有煉丹天賦,花費了很大的代價,將他送入丹會,到海會長這里來做個丹童,就是盼著有朝一日能夠被海會長收為徒弟。

    現在……似乎全盤泡湯了。

    “去,給我拿一斤枯霜草來。”

    見門口並沒有其他人,老頭眉頭蹙了蹙,然後,用很不耐煩的語氣對他吩咐道。

    “哦……”

    年輕男子有氣無力的應了一聲,然後拖著身子朝著樓下走去。

    很快,他就將枯霜草拿了過來,不過,卻無情被關在門外,連門都進不去。

    “嗚嗚。”

    年輕男子欲哭無淚,直接靠著門口坐了下去。

    ……

    里面,有了枯霜草後,秦逸塵就開始煉制丹藥。

    很快,從一些小細節當中,老頭就對他刮目相看了,特別是秦逸塵煉丹時的手法。

    太順暢了。

    雖然,看似有些雜亂,沒有章法,但是,卻每一掌,每一拍,每一敲,都恰到好處。

    就在老頭還沉溺在那掌法當中的時候,秦逸塵從丹爐內拿出一枚丹藥,送到了他面前。

    “這麼快?”

    老者一怔,毫不猶豫,就將丹藥服用了下去。

    “竟然是真的……”

    片刻後,他睜開眼楮,脫口而出的話語,充滿了不可思議。

    看著眼前才是十幾歲的少年,他發現,自己說不出話來。

    用任何詞語來形容他此時的感受,都顯得太蒼白了。

    “還望會長能夠替小子暫且保管這個秘密。”

    秦逸塵卻沒有一點自得,反而苦笑著對他說道。

    “對了,枯霜草!”

    老頭頓時醒悟,這一刻,他突然激動了起來。

    他意識到了枯霜草的價值!

    他可以想象,當復合丹開始成為主流丹藥的時候,作為最關鍵的主藥的……枯霜草,價值會到什麼程度。

    不過,很快,老頭就冷靜了下來,看向秦逸塵,“你的意思是……”

    他很不明白,為什麼秦逸塵不公開復合丹的秘方。

    難道他不知道這復合丹對于煉丹界來說有多大的影響力嗎?

    這可不僅僅只是一枚清心丹的事情。

    而是代表著一個新的時代的誕生。

    “我明白了,枯霜草一事,我就當不知道。”

    雖然秦逸塵沒說話,但是,老頭還是一臉正色的向他承諾。

    接下來,兩人交談了很久。

    看著那一直是以請教態度對待秦逸塵的老頭,一旁的林天輝心中波動也是有些大。

    他的猜測是對的。

    秦逸塵,果然非同凡人。

    那麼,如果連秦逸塵都解決不了他身上的隱患的話,那他覺得,世間應該無人能辦到。

    至少,這個老頭子是絕對不可能辦到。

    最後,是林天輝提出要帶秦逸塵去休息,才結束了兩人的對話。

    老頭明顯顯得有些不滿,但是,卻又不忍心斥責林天輝。

    秦逸塵也有些累了。

    畢竟,他才從暮光之塔出來。

    在暮光之塔內,他可是連一刻都沒有休息,每時每刻,神經都處于一個極度繃緊的狀態。

    兩人走出門後,就看到,那靠著牆坐著的年輕男子。

    “咦?”

    秦逸塵也是隨意的瞥了他一眼,但是,在看到年輕男子腰間佩戴的那塊玉佩後,他頓住了身形,朝著年輕男子走去。

    那玉佩,可不是人人都有的帶的。

    那是公國一位很有權勢的王爺的所有物。

    秦逸塵曾經見過,所以認了出來。

    “你是不是想要海會長收你做弟子?”

    秦逸塵頓了下來,一臉“善意”的看著他,溫和的問道,那模樣,看得不遠處的林天輝渾身一寒。

    他可是親眼看著秦逸塵就是用這種笑容對待夏紫靈的。

    頓時,他不由為那年輕男子嘆息一聲。

    可憐的孩子,認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