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329章 玉璽贈美人
    第329章玉璽贈美人

    “走!”

    最後,厲明只能面色鐵青的冷哼一聲,帶著幾名厲家之人,悻悻離去。

    “秦逸塵,我代表公國,授予你男爵爵位。”

    而後,那名皇室微胖男爵也是帶著滿臉笑容,走到秦逸塵身前,遞過一枚象征著男爵爵位的徽章。

    “多謝伯爵大人。”

    秦逸塵接過那枚象征爵位的徽章,心中也終于是松了一口氣,當即他拱了拱手道。

    有了這枚勛章在,那他和飛樂商會,在公國中就多了一重保障。至少,厲家不敢公然對他飛樂商會出手了,不過,看剛才厲明那般態度,秦逸塵也不難想象,厲家絕不會這麼輕易的放過他。

    “秦逸塵,不知道你在第三層中,有沒有得到……皇室玉璽?”

    頓了頓,微胖伯爵還是問道。畢竟,秦逸塵可是在第三層中呆了六天之人,有很大可能得到皇室玉璽。

    夏紫靈此時也是一愣,旋即神色有些糾結的望著秦逸塵。

    對于微胖伯爵的問話,秦逸塵只是笑了笑,旋即,他便是對著夏紫靈走了過去。

    “喏,你要的東西。”

    而後,在一道道驚愕的目光中,秦逸塵從懷中取出一物,遞給夏紫靈。而那東西,正是皇室玉璽!

    “你……你給我?”

    夏紫靈眼眸之中有著激動之色涌動,但是一時間,她卻有些不好意思去接了。要知道,若是秦逸塵將這枚皇室玉璽交給伯爵的話,那直接可以換取伯爵的爵位啊!

    “不然呢?”秦逸塵聳了聳肩,一副你愛要不要的模樣。

    “多謝!”

    見到秦逸塵這般模樣,夏紫靈連忙是將玉璽拿了過來,同時,那個裝有玉清冰魄靈芝的玉盒也是遞給秦逸塵。而後,她微微咬了咬朱唇,吐出兩個字。

    不過,在夏紫靈心中,已經是將秦逸塵當成了一個真正的朋友,不僅僅是利益上的相互利用而已了。

    微胖伯爵看到這一幕,明顯一愕,接著,他看向拿著玉璽的夏紫靈,臉上的神色變得有些復雜。

    “嘿嘿,不如那玉清冰魄丹再少上一枚?”秦逸塵嘿嘿一笑,帶著一抹狡黠的笑意說道。

    “你……休想!”

    被他這麼一弄,夏紫靈頓時黛眉一皺,輕喝道。

    “好了好了,開玩笑的,過兩天你來找我吧,我還要去丹會收集點藥材來調和。”秦逸塵揮了揮手,說道。

    玉清冰魄丹,想到這丹藥,他心中就是一陣的激動和迫不及待。現在他的武魂消耗太大了,就算是晉升為武王了,在先前對付厲傲峰時,也僅僅是動用了一會,便是差點虛脫。

    “你要去丹會的話,我帶你去吧。”

    在夏紫靈點了點頭後,一直默不吭聲的林天輝突然出聲道。

    “嗯?好!”

    秦逸塵輕咦一聲,旋即有些釋然的點了點頭。林天輝那身子,如果身後沒有人幫忙的話,肯定堅持不到今日。

    “梁前輩。”

    最後,秦逸塵走到梁宏深面前,感激的對著後者鞠了一躬,若不是他的推薦,自己根本就無法在短時間中獲取爵位,還獲得一番機緣。

    “你小子,我感謝你才對了。”

    梁宏深重重的拍了拍秦逸塵的肩膀,笑著說道。

    因為秦逸塵的緣故,他梁家爵位,又可以保持至少在三代中不會下降了。

    而且,秦逸塵的潛力,讓他心中唏噓不已,一個十八歲左右的武王,定然會在公國中引起重視。

    只不過,這些人,都還不知道秦逸塵已經是一名人級丹師了,若不然,恐怕他們還會更為震驚。

    畢竟,武王強者雖然罕見,但是在王國中還是有著不少之數,可是人級丹師的話,整個丹會中,也唯有兩人!

    而且,他們還都是丹會的巨頭!

    “梁前輩,你先回千嵐郡都吧,我還有點事情要耽擱下。”

    最後秦逸塵遞給梁宏深一枚玉符,道︰“若是有什麼急事,捏碎這枚玉符,我便馬上趕回來。”

    武道大會和暮光之塔的開啟,也終于是結束。經過此次之後,秦逸塵之名,也會在短時間中傳遍整個公國。

    而後,秦逸塵便是隨著林天輝對著丹會的方向走去。

    丹會規模之恢弘,也是讓得秦逸塵贊嘆不已,不過,他也沒有太多的驚嘆,畢竟,比這還要恢弘無數倍的地方,他都早已習慣了。

    進入丹會大廳中後,秦逸塵卻是驚愕的發現,仿若許多煉丹師都是認識林天輝一般,見到身穿黑袍的林天輝,他們眼中都是有著忌憚之色涌動,而後,不著痕跡的悄悄遠離。

    同時,一道道目光也在悄然打量著秦逸塵,仿若是在猜測和驚疑,怎麼會有人能和林天輝行走在一起一般。

    而對于這些人的態度,林天輝的眼眸沒有半點情緒波動,顯然是早就習以為常而來。

    隨著林天輝的帶領,兩人很快便是來到丹會的最高一層中。

    而在兩人剛來到這時,一個身穿三品煉丹師衣袍的青年正在這門前,听到有人上來的聲音,他有些不滿的皺了皺眉頭,不過,在見到一身黑袍的林天輝後,他的嘴角微微一抽,將目光瞥向另外一側。

    “帶你見見老頭吧,有什麼事情他應該能幫到你。”

    林天輝連看都沒看那個青年,直接是對著他身後一扇木門走去。秦逸塵點了點頭,也是緊跟而上。

    “站住!小子,這里可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進去的!”

    在林天輝推開木門進去後,那個青年陡然一伸手,想要攔住秦逸塵。

    不過,對于這種人,秦逸塵也是選擇了無視,徑直走了過去,根本沒有搭理他。

    “該死的!找死的家伙,等下你就知道錯了,海會長的脾氣會讓你記住這個教訓的!”

    見到秦逸塵也進去後,這個青年嘴角一陣抽搐,望了望那扇微微開啟的木門,他卻沒有勇氣踏入其中。

    秦逸塵一走入房中,便是發現這間巨大房間的正中央,有著一個丈許大小的丹爐,而此時,在丹爐旁邊,一個頭發凌亂的老者,正拿著一些藥材丟入其中。

    “寒水蓮子三顆……冰心靈芝一株……”

    而對于兩人進來,這個老頭連看都沒看一眼,自顧自的低喃著,同時也是飛快的從一堆藥材中取出藥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