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299章 斗武台
    第299章斗武台

    武道大會,參賽的人其實並不多,不足兩百人,但是,這一百多人,每一個,都實力不凡,放在各地,都是數一數二的天才人物。

    天才,心高氣傲是肯定的。

    至少,在沒有遇到比自己強的對手之前,這些年輕的天才,大部分都覺得自己能進前十。

    然而,事實卻是殘酷的。

    其實,留給他們的名額並不多。

    因為,就算是明面上的,武王境界的人,就已經有八人。

    何況,現在又多了一個七公主夏紫靈。

    擁有坤天虎蛟武魂的她,取得一個名額,應該問題也不大。

    這就相當于,一百多人,爭取一個名額。

    當然,這期間,也會發生一些意外,因為,是隨機抽取決定對手的,武王境界的人,也有很大幾率可能互相對上。

    若是運氣不好的,第一個環節,就抽中那八個武王境界的話,那也就只能自認倒霉了。

    ……

    在斗武場的中間,十座巨大的擂台建立在那里。

    經歷了不知道多少次比武,擂台上,似乎並沒有留下什麼痕跡。

    要知道,歷屆武道大會,武王境界的強者可不少,然而,在那擂台上,卻連留下一個痕跡都做不到,可見這擂台的堅固程度。

    據傳,這座斗武場,也是遠古時期遺存下來的建築之一。

    “一號,三十七號,上一號擂台,進行比試!”

    “十三號,一百六十三號,上二號擂台,進行比試!”

    “……”

    “三十八號,一百四十二號,上九號擂台,進行比試!”

    在念到自己號碼的時候,秦逸塵直徑走向第九座擂台。

    在他才上擂台的時候,其他前面幾座擂台,已經開始比試了,其中有兩人,面對的是武王境界強者,直接喪氣的棄權了。

    好在秦逸塵運氣不錯,第一個對手,是一個才晉入靈境大成不久的人。

    “嘿嘿,看來我運氣真不錯!”

    那人打量了秦逸塵一眼後,頓時滿臉喜色。

    秦逸塵無語,其實他也想說這句話來著,卻被他搶先說了。

    “可以開始了。”

    站在第九號擂台旁邊的一個裁判,用沒有什麼感情溫度的話語對著他們兩人宣布。

    “看我一招解決你!”

    那個人氣勢一震,就朝著秦逸塵沖殺了過來,靈境大成的境界在,倒也讓他的招式看上去頗具威勢。

    但是,在秦逸塵眼中,他卻渾身都是破綻。

    “唰!”

    腳下一塔,走著行字訣,秦逸塵直接避開了他一擊。

    “嗯?”

    眼前的人突然消失,那人顯然一下子還沒有反應過來,然後,伴隨著身後的一陣劇痛,他整個人直接被拋飛出了擂台。

    “一百四十二號勝!”

    裁判直接宣布了結果。

    秦逸塵淡淡一笑,然後走下擂台。

    而在他走下擂台後,就看到,夏紫靈站在了第三號擂台上。

    她的對手,同樣是一個靈境大成接近巔峰的強者,但是,在他看到對手是七公主夏紫靈後,不由苦笑。

    雖然,他已經是全力一搏,仍然被夏紫靈一招擊敗。

    甚至,夏紫靈連武魂都沒有施展,可見她實力之強。

    而此時,在四號擂台上,兩個武王境界的強者對上了。

    本來,他們都能進入前十的,但是現在,注定要被淘汰一人。

    頓時,擂台上就是一場龍爭虎斗,兩人都拿出了真本事,打的熱火朝天,而秦逸塵,也是認真的觀察著。

    因為,有可能他們其中一人,會成為他的對手。

    幾分鐘後,最終其中一人不慎,結果落敗,黯然離場。

    比賽在繼續……

    在第三輪的時候,那黑袍人終于上台了。

    頓時,秦逸塵就將目光轉移了過去。

    黑袍人的對手,竟然是八位武王境界強者的其中一個,名為左宏奕。

    這個左宏奕,也是個有來歷的人物,是這暮光之城一個頂尖世家傾力培養出來的天才,在暮光之城內,也是有一定的名氣。

    “有點意思。”

    秦逸塵嘴角流露出一抹淺淺的弧度。

    這里場面上可以說幾乎所有觀眾都認為,左宏奕能獲勝,但是,秦逸塵卻覺得,這不一定。

    這個黑袍人身上流露出來的氣息,讓他都忌憚幾分。

    比試一開始,左宏奕就以蔑視的目光看向黑袍人,戲謔的說道,“你是要自己豎著走下去呢?還是想橫著被抬下去?”

    黑袍人沒有說話,站在那里,就如是個木頭人一樣,身上的氣機也弱不可聞。

    他不理睬,左宏奕也感覺自己面子有些掛不住。

    “只能怪你自己倒霉了!”

    左宏奕獰笑著,身化殘影,直接朝著黑袍人掠去。

    “砰!”

    武王境界的一掌,直接落在了黑袍人胸口上,整個過程,黑袍人竟然連躲的意思都沒有。

    然而,讓左宏奕,讓所有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承受了左宏奕一掌後的黑袍人,並沒有被轟飛出去,他腳下如若生根了一樣,左宏奕的一掌,僅僅是讓他衣袍動了動而已。

    “啊!”

    發出慘叫的不是黑袍人,而是左宏奕。

    此時,他正一臉驚駭的捧著自己的手掌……

    那手掌,已經算不上是手掌了。

    前一刻還好好的一只手掌,現在,卻已經是鮮血淋灕,仿若是被什麼腐蝕了一樣,甚至都可以看到白生生的骨頭,好不駭人。

    “嘶!”

    周圍頓時傳出一陣陣倒吸冷氣的聲音,直到這一刻,大部分人才開始注意起這個連容貌都沒流露出來的黑袍人。

    黑袍人依舊站在那里,似乎,左宏奕一掌根本沒有給他造成任何傷害一樣。

    但是,秦逸塵卻明顯覺察到,黑袍人的氣息,也有些紊亂。

    可見,他並不是看上去那般若無其事。

    但是,和黑袍人比起來,左宏奕就淒慘太多了,哪怕他是武王境界的強者,也難以忍受那噬骨之痛。

    若不是他有一身修為在,只怕現在他那只手掌連白骨都不會剩下。

    接著,一些黑氣,從黑袍人身上流溢而出,化作兩只黑色大手,帶著一股令人作嘔的腥風,朝著左宏奕抓去。

    “去死!”

    左宏奕動用了他風屬性的真元,青氣彌漫,對抗著那兩只黑色大手。

    然而,接下來的一幕,卻讓他睚眥欲裂。